第39期

《女人至上》找回真實自我

...

《女人至上》找回真實自我

記者 黃湘茹 文  2008/12/28

《女人至上》(The Women),一部完全由女性主演的電影,道出了全世界女人的真實心聲,也演活了不同類型的女人在面對愛情或友情時,被迫作出選擇的掙扎與過程。

 
 《女人至上》(The Women)由眾多位女明星詮釋出女人們的愛情習題。  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五種女人 五種生存

故事圍繞著五個不同性格的女人,但卻細膩地描述出女人們在遇上愛情以及友情時,有著什麼樣的互動、會如何作出抉擇、其中又會經歷出哪些自我矛盾的過程。故事主角瑪莉海恩斯(梅格萊恩飾),看似擁有女人們夢想中的完美生活,有個名望財富兼具的老公、偶爾幫助父親事業設計服飾、保有自己對園藝的興趣、卻又同時擁有著豐富精彩的社交生活。如此忙碌卻充實的完美生活,就在偶然發現老公外遇後,全然崩解。

而瑪莉最好的朋友希薇佛勒(安妮特班寧飾),是一位在事業上有極高成就的女性,在時尚雜誌擔任總編的她,雖曾風光一時,最終卻仍敵不過時尚潮流轉變的速度。為了拯救事業,必須強迫自己在事業與友情之間作出抉擇,即使希薇的內心相當痛苦,她依舊選擇了背叛友情。

瑪莉對於希薇的背叛心痛至極,她離去前對希薇說:「你說過背叛是任何關係中不可避免的,我還以為你只是在說婚姻,原來更糟。」對於瑪莉來說,面對老公背叛、以及父親的不認可的傷痛,有著朋友的支持似乎就不再是如此痛心疾首,然而卻連最好朋友都選擇背叛,終於,瑪莉再也無法振作堅強。

瑪莉與希薇終於再度合好如初,開始向對方傾訴心事。  圖源:開眼電影網
希薇、伊蒂和艾麗絲到Saks百貨公司去幫瑪莉查探外遇的對象克麗絲托,卻發現她是如此貌美。  圖源:開眼電影網
瑪莉的朋友圈中,還有著另外兩個角色,一個是典型為家庭付出所有的好媽媽伊蒂克萊(黛伯拉曼欣飾),另一個則是同時擁有事業與愛情的知名女同志作家艾麗絲費雪(潔達蘋姬史密斯飾)。伊蒂凡事以家庭為重,與艾麗絲正好形成對比,艾麗絲代表了時下新女性,勇敢追求自我,在擁有愛情的同時,也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事業。

而瑪莉老公外遇的所選對象克麗絲托愛倫(艾娃曼德斯飾),則又不同於瑪莉生活圈中,那群身處上流社會的女性們。克麗絲托是一個位處中層階級,在Saks百貨公司的香水推銷員,靠著性感火辣的曼妙身材,吸引許多有錢有勢的男性與她交往,甚至發展地下情。雖然在劇中的角色定位,克麗絲托代表的是負面的一方,但其擄獲感情的方式,又何嘗不是一種生存手法,就如同飾演克麗絲托的演員曼德斯在官方網站上所說:「我越去了解克麗絲托愛倫的想法,我就越欣賞這個女人,雖然一切都以物質為主,但她很知道自己要甚麼,而且對她來說她所做的都只是為了生存而已。」

或許就與導演本身也是女性有關,不論在劇情或是角色上,即使再微小的細節也能被注意到,而劇中各個角色性格塑造壁壘分明,對比性強,也演活了真實生活中的女性情感。瑪莉雖為一個無憂無慮的上流家庭主婦,從劇中台詞可得知,從小她就不斷在為別人而活,所以一遇丈夫背叛和父親輕視,她的生活就完全失去動力。而不同於瑪莉,克麗絲托相當清楚自己想要的,即便採取的方式是展示身體優勢,得到的愛情是由占據他人的愛情而來,但她卻是為自己而生活。



女人為主 友情為輔

《女人至上》整部戲劇有個相當大的特點,即是劇中完全沒有出現任何男演員。在劇情交代上,瑪莉的老公似乎占據了重要的一角,但導演以巧妙的手法,讓男性角色的重要性完全消除,甚至加強了劇名「女人至上」的意義。不論是瑪莉老公第一次與克麗絲托相遇的情節,抑或是瑪莉知道老公外遇後,兩夫妻第一次吵架,並且決議暫時分居的劇情,都是藉由「女性喜愛談論八卦」這點來發展。女性做指甲美容時可以和店員談八卦,家裡的女性管家們也喜愛談論雇主的八卦,導演以此手法來交代劇情,徹底省略男性演員的重要性,也增加了戲劇的主題性,甚至讓人看了產生會心一笑的感覺。

劇中主題著重愛情和友情,或許可說友情部分更加細膩。對於女性來說,身邊最重要的人除了家人,就是朋友,即便失去了愛情,只要身邊有朋友的支持,一定可以很快地躲回避風港療傷。《女人至上》全劇兩個重大轉折點圍繞著「背叛」,愛情的背叛和友情的背叛深深打擊瑪莉,但相較之下瑪莉與希薇之間的友情,在劇中所占分量甚至多過瑪莉的愛情問題。彼此相互了解的好朋友,連和解的方式都相當戲劇化,其實彼此都明白對方的苦衷,也默默幫助著對方,然而女人也是要面子,只是不知該如何開口道歉。

導演安排的情節演出了女性心中的真實想法,不論是哪個角色都擁有自己所處的立場,每個角色都沒有所謂的對與錯,只是擁有不同的苦衷罷了。整部片以女性角度談論愛情和友情觀,也道出女性在面對另一半外遇時,多數選擇忍受,因為他們相信對方最愛的還是自己,即使認清了,卻還是為兒女著想而委曲求全,瑪莉的母親就以過來人的身分如此勸說:「當你不知道該怎麼做時,那就甚麼也不要做。」

戲劇的最後,讓男性平反一回,反駁了只有男性才會外遇的論點,卻令人感到有些許突兀,但或許也只有如此平反,瑪莉對於遭受背叛感到釋懷的結局,才讓人認同是合理的詮釋。

記者 黃湘茹
我是香菇,這是我從小到大完全沒變過的綽號。   我學過鋼琴,也學過畫畫,我想把這兩樣當成一輩子的興趣, 小時候只為了追求技術而練習讓我受不了, 所以我認為只有維持「興趣」的狀態下,才有可能持久, 當然能結合我的未來就更是好。   我喜歡聽音樂也喜歡看電影,電視對我來說更是從小的良伴, 別人說電視媒體充滿了腥羶色,但我覺得現實社會才是黑暗的可怕, 雖然說常看電視不好,但是接觸電視讓我知道現在的世界是如何轉動。   因為所有的媒體, 所以我喜歡胡思亂想,喜歡幻想充滿正面訊息的世界, 我不追求一定要特立獨行,我只想做我喜歡的事情。
記者 黃湘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