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期

產業寒冬 重新定位再出發

......

產業寒冬 重新定位再出發

記者 羅兆恆 報導  2009/01/11

2009,1月5日,前暨南大學校長李家同來到交大,帶著他的演講「我們要成為強國」。這個演講主題早已隨著他周遊全台各級學校,演講中針對台灣的科技公司搖擺不定的政策,缺乏遠見的經營態度提出了犀利的針砭,造成了熱烈的討論。而終於在今年初,在科技業不景氣的寒冬中抵達交通大學––這所被視為科技產業人才培訓重鎮的大學,卻也在前陣子被自由時報報導出「交大理工碩士 搶當月薪22000元臨時工」、「昔日榮景 清交人今憂錢景」等面臨不景氣,飯碗難找的新聞,所以今李家同的演講,格外引人關注。

  

前暨南大學校長李家同來到交大演講        /交大網頁

                       

學歷價值貶值 碩士光環不再

近三個月來,金融風暴衝擊全球。眾多科技公司遭受打擊,展開了種種緊急的應對措施,如晶圓代工的大廠台積電強迫員工無薪放假、聯電的主管減薪15%,裁撤人員500名;DRAM﹙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公司如茂德、南科、力晶等需要政府的介入協助,更遑論竹科的人事凍結了。李教授對於上述的種種情況,在演講中提出他的看法說:「台灣最大的問題是沒辦法掌握關鍵性的技術,即便工業技術不差,但都是建築在別人的技術之上。」因此企業綁手綁腳,無法創造屬於自己的高附加價值的產品,卻又得在代工拼裝的過程中不斷的付權利金給外國。於是在金融風暴一吹之下,導致今日不得不精簡人事的窘境。目前就讀於交大電子物理研究所的劉聿民就表示:「除了博士之外,剛畢業的碩士生很難在大公司找到工作。所以很多人考慮開始繼續攻讀博士,等幾年景氣好轉後再投入職場。」畢竟在景氣差的時候,唸書還是最好的投資,但高等教育機構恐怕已經成為年輕人逃避失業的避難所,大學畢業早已不再擁有光環,如今甚至擁有碩士學歷都惴慄不安,難道台灣學子未來只剩下攻讀博士一途?

除卻向上升學,提高自己的競爭力其實不少,或許選擇研發替代役就是個不錯的方式。一方面提早與企業接觸,另一方面又能繼續自己的研究,更能擁有四萬元以上的起薪,於是每年三千多名的替代役員名額成為了國內碩博士畢業生爭相競取的機會。研發替代役自民國96年1月24日總統公布施行後,於97年開始實施,目的是為了減少高學歷人才於兵役訓練期間造成的知識空白,期待學生能直接運用學校的知識進入業界,研發並革新現有的技術,達到業界與學校連結,減少公司找尋人才所花費的時間與經費,早一步提升學生實業的能力。清華大學去年就有兩百六十一名畢業生選擇研發替代役,交通大學也有兩百五十名。然而,雖說多了研發替代役這一條舒緩失業危機的道路,但恐怕對大多數人來說這只是暫時性的迴避,未足以抵禦這一波不景氣的潮流。

 

面臨景氣亂流 應思考人生規劃

除了繼續升學、投入研發替代役之外,也許面臨就業的學子們最須具備的能力卻只是自我心態的調整。正值科技業的寒冬,失業率的攀升,在這樣的情形下,就業時應該放開所謂的大材小用或是牛鼎烹雞的疑慮,不隨媒體流行起舞,堅持自我的方向,盡量充實知識,才是正確的態度。日前教育部補助交大就輔組5名短期約聘人員的職缺,11名面試者中便有兩名交通大學的畢業生,其中一位更擁有電子所碩士的學位。此事因而被媒體解讀為業界人力凍結,即使名校高學歷亦不能免俗。針對此事,交通大學校長吳重雨在回應《天下雜誌》專訪時提及,其實這名電子所碩士,已經找到科技業的相關工作,但認為職位與他的研究方向和興趣並不相符,於是選擇先回到學校,與師長有更多的互動,從而審視自己真正的需求。亦即與其一窩蜂或急就章地找尋工作,或許可以先沈澱一段時間,冷靜理性的思索更符合自己人生與研究發展的方向,耐心等待更好的機會。劉聿民也表示說:「之前選擇研究半導體製程也是因為它的就業機會多而且有不錯的待遇,但是否真的有興趣其實並不清楚。現在科技業的好景不再,所以反倒是一個可以重新檢視自己的機會。」他仍然相信景氣在未來一到兩年之內會復甦,到時候再決定是否繼續升學或是直接當兵就業。

或許科技產業也應該靜下來,好好想一想如何掙脫目前深陷的泥沼,不應一看見國外新技術的收入豐富,便試圖引進或是模仿,例如早年DRAM的市場需求大,利潤高,業者便一窩蜂的投資、擴廠,電子產業的人才也紛紛投入其行列。如今過了20年,台灣的業者卻不思改進,研發屬於自己的技術,導致市場供過於求,又需負載負大筆權利金導致虧損過大,不堪負荷。相似的例子更有前幾年的奈米產業與生物科技,政府均投下了大筆資金做研究,如今卻不了了之。李家同教授在演講中連連痛批這點,表示:「政府老是想創新,卻沒有累積經驗,導致研究做到一半便放棄,外國卻把它做完,從中獲利……技術不夠好,談什麼創新?」未能在既有產業上精益求精,卻只是新亦求新,然而不過是見異思遷而已。尤其國家政策只注重所謂的「先進科技」,把基礎的技術看做是過時的東西,導致無法讓產品自主,徒然知道代工與應用,卻不能夠另起爐灶了。「划至深處!」李家同教授引用耶穌的話說,意即做難的事需要真本領,若連游泳都不會還能划到哪去呢?他進一步鼓勵台灣人要aggressive(進取,有侵略性)和ambitious(充滿野心),勇於嘗試做難的事情。中國近期要開始製造中程的噴射客機;韓國宣稱即將完全掌握記憶體的技術,但,不知道台灣人會把這句話解讀成什麼意思呢?

 

記者 羅兆恆
這已經是一年多前的照片了,嚇死我也!歲月真不饒人 ! 如果一個人以這樣輕鬆的姿態看著照相機自拍,代表他不是看破一切,就是白目異常不通世務。 前者百分之百不會發生在年輕人身上的。   你會怎樣看自己呢?      
記者 羅兆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