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期

羊的觀點 《綿羊偵探團》

歹勢改題目...

羊的觀點 《綿羊偵探團》

記者 余建良 報導  2009/01/11

就像是一般的偵探小說,故事的起頭總是眾人在一如往常的生活中,突然驚覺異變,在愛爾蘭的格倫基爾這個單純的農牧小鎮裡面,一場意外的死亡事件打破原先小鎮的寧靜。死者是生性孤僻的獨居老人(如果你沒把他身旁的綿羊算進去的話),這則意外的消息令小鎮裡面的人們議論紛紛,他們想不透死者為何遭受謀殺,但是充滿嫌疑的村民們各個自危,誰也不想調查真相,除了死者最親暱的夥伴「羊」!

 

試想每天跟你相處、就在身邊的羊群不都是羊,而是批著羊皮的狼,這會有多恐怖?在格倫基爾這個人人自危的小鎮,似乎只有像是喬治一樣獨居才有自白的可能。
                                                                                                         
                                                                                                                 圖片來源:樂多網站

 

《綿羊偵探團》書如其名,作者萊奧妮史旺筆下的主角們,一層一層抽絲剝繭、調查老牧羊人喬治慘遭鐵鍬穿胸的怪異謀殺事件的偵探們,這群看似只懂吃草、容易驚慌、又常常太過驚慌所以吃草壓驚的羊兒們能做些什麼呢?綿羊在西方文明的觀點裡面扮演懦弱的角色,舉凡西方文明裡面以Lamb(羔羊)作為形容身心脆弱之用的俗諺、用法不勝枚舉,而這群綿羊在格倫基爾小鎮的居民眼裡面也一樣,他們搞不懂喬治在想什麼,養羊的人在格倫基爾不勝枚舉,但是像喬治一般飼養克雷多爾這種毛長不長、肉吃不胖,經濟價值極低的綿羊,而不若一般牧羊人為了經濟用途而飼養,像是喬治一般養興趣的想法著實令人搞不懂,更別談喬治替綿羊命名,彷彿他們就是人一般的怪異舉動,更怪的是喬治疏離人群的生活方式,而殊不知整起謀殺事件的源頭與喬治離群索居的原因緊密相連。

 

從綿羊的角度深入劇情

偵探小說令人著迷的地方,在於讀者可以隨著主角的推理逐漸釐清劇情,整理眾多而紛亂的線索,從中還原真相,《綿羊偵探團》同樣也有線索發掘與解謎的橋段安排,但是跟一般偵探小說不一樣的是,讀者必須要透過跟隨主角─經由羊的角度解剖事件,所以閱讀《綿羊偵探團》的時候,讀者可能會拍頭恍然:「啊!原來經由羊的角度,事情還可以這麼解讀」,同時也可能情緒激動地想告訴羊兒們:「代誌不是憨羊想的這麼簡單」,雖然可能委屈貴為萬靈之首的讀者們無法以人的邏輯推理,而僅能跟尋主角羊兒們的腳步追尋真相,但是《綿羊偵探團》的趣味正是在於以羊的方式思考、以羊的方式伸張正義,而不是以人的角度。

 雖然《綿羊偵探團》的翻譯名稱像是本活脫脫的偵探小說,但是故事裡面的羊兒們要解決的可不僅真相而已,還有失去牧羊人照顧的他們所面臨的生活挑戰,所以不像是一般的偵探小說,除了主線劇情的解謎之外,《綿羊偵探團》同時也是綿羊的成長紀錄,從原先綿羊懶散而好逸惡勞,而到綿羊積極而充滿警覺心的轉變,而這並非無來由的轉變,而是由於另外一個充滿惡意的牧羊人加百列介入他們的生活當中,原先對喬治頗有微詞的羊兒們,滿心期待加百列這位新牧羊人的來臨,隨著時間一天一天的經過,才發現新牧羊人加百列不過是羊兒們的一廂情願,加百列其實是覬覦喬治遺產才出現在牧場裡面,但是氣憤的羊兒們無力對付加百列,直到一隻神祕的羊、離開喬治的羊群流浪而充滿傳奇氣味的羊─梅莫斯,而故事也正是在梅莫斯的到來之後而有進展,原來喬治的離群索居是因為對於格倫基爾小鎮人們的失望,而由於喬治握有的機密消息,那是小鎮少數人對於神祕的喬治心生畏懼,隨著故事的發展,讀者將發現孤僻的喬治有許多祕密:被設計殺人案件難脫嫌疑、菸草走私罪犯、被始終無法如願的地下愛人迷戀著,於是一開始對於喬治毫無了解的綿羊們,終於慢慢清楚他們的牧羊人以及牧羊人身邊出現的人們,那些心懷鬼胎而各自充滿嫌疑的人們。

 

顛覆想像 素材豐富的故事

不可否認的,《綿羊偵探團》是一本元素廣泛的一本小說,除了偵探小說必備的偵探主線劇情之外,還包含綿羊的成長劇情,雖然作者嘗試以加百列的出現將偵探喬治死因以及綿羊自立自強兩條劇情串連,但是加百列其實是敵人的真相之前的故事鋪成過長,以至於在故事開端即發生的喬治之死事件調查,一直到故事的中間以後才有進展,如果將《綿羊偵探團》視為一般的偵探小說,讀者可能難以掌握故事行進的節奏。

《綿羊偵探團》同樣也採取單一觀點的方式進行故事,而非像是《達文西密碼》除了主角之外,讀者亦能借由閱讀了解故事當中其他角色的故事,而更接近故事真相,但是在《綿羊偵探團》這本書當中,讀者僅能純粹楚在綿羊的角度,讀者確實能借此角度深刻地了解故事內的棉羊們,以及綿羊推理、解謎的方式,但是在了解喬治的背景、與眾人的關係,以及格倫基爾小鎮複雜的利益關係,也就是在了解謎團是如何被建構的時候,光藉由綿羊的角度是不夠的,而羊兒們僅只能聽到片面的故事,化身為羊兒們的讀者能掌握的跟羊兒們探聽到的一樣,對於想深入了解故事內容的好奇讀者們,必須要跳脫羊兒們的邏輯而將探聽到的消息拼湊起來,才能掌握故事背景,而讀者即便做足功課也僅只能了解故事全貌,想追根究柢的讀者恐怕要充滿浪漫地天馬行空以補足橫跨二、三十年的故事背景。

用這些觀點看待《綿羊偵探團》也許不甚公允,畢竟這本書的主角是羊不是人,即便起初兩者明顯歧異,而後作者也確實將劇情結合,習慣一條線索追一條線索的讀者可能不習慣一次接受這麼多資訊,直到故事中後段才出現整合及推理,所以實事求是型的偵探小說愛好者,《綿羊偵探團》可能突破你們的想像,想像化身為羊,抱點浪漫情懷,這接是本嚴謹卻可愛的偵探動物小說。

記者 余建良
  我是個愛唱反調的人,就是不喜歡像別人說的那樣 就算被唱衰也會全力以赴,用行動叫人閉嘴 鬥志高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但是身陷在MSN和BBS的時候,就無三小路用了(多半時間如此) 神經有點大條,應該說多半時間是不喜歡用大腦,其實心思細膩 基本上就是個需要鬥志,不然就懶散起來的人!
記者 余建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