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期

我愛你 我想要用盡全力守護你

我想,人生就是由後悔和彌補交織而成的,不可能沒有悔恨。 然而,最重要的是在失去過後,懂的更加珍惜。 幸福,莫過於讓我愛的人都笑著。

我愛你 我想要用盡全力守護你

陳盈璇 文  2018/10/14

我是一個脾氣很差的人,也不懂得適當地抒發自己的情緒,所以總是後悔。

對於愛,我不會說多動聽的話,我覺得肉麻。
只會一股腦的去做。
因為不想再次錯過。

-

「仙仙,奈欸夜華擱阿內對待次次?」
「仙仙,次次擱被彼個歹查某欺負啊,真可憐。」阿嬤總是興奮地走到我旁邊跟我討論劇情。

阿嬤前陣子喜歡上了一部古裝劇,從半年前開始,58集的長度可能看了不下十遍。但是因為不懂中文,加上耳朵不好使,她只能靠著畫面去理解,就算看了十遍還是摸不透劇情。

「喔,我也毋知影餒。」
「足久無看,我也袂記得啊。」我總是興致缺缺地敷衍過去。

我知道她喜歡上這部劇的原因,因為想要忘記某些事情,需要轉移注意力。
我是知道的,但我還是選擇逃避。

「阿哩欲返去學校啊喔?阿捏我緊來準備。」
「莫毋甘開錢,呷卡好欸。」每次離開前阿嬤總是這樣說。

一個八十歲的老人,忙東忙西只為了給孫子最好的,我所謂的愛,相較之下,根本微不足道。
但我就是討厭這樣,因為我不夠好。

我忘不了阿嬤一個人坐在餐桌上吃飯的背影、一個人坐著發呆的側顏、一個人因為止不住的想念偷哭的樣子。

一個人,可我明明看到了。

-

我跟妹妹在成長階段很長時間沒有住在一起,彼此之間的關係,很微妙。
見過姐妹之間尷尬的嗎?我們就是。

「姊,我真的很喜歡我的社團,但是我很怕我接幹後成績會很慘。」

這是妹妹第一次打電話給我,主動跟我傾訴她的煩惱。她哭了,但我卻感到很開心,你終於願意依賴我一點點了。

原來我一直很嚮往那種姐妹之間的無話不談。

「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我都支持你,你覺得快樂是最重要的。」
這是我那時候給她的回答,現在是,未來也會是。

現在想想,幸好她當初不是問我愛情的問題。

-

「爸,怎麼辦......」我忍住眼淚不知道怎麼開口,接著把電話掛斷。

是的,我在十分鐘前被詐騙了,愚蠢至極,人生第一次坐警車、第一次做筆錄。

「喂,女兒啊,到底是怎麼樣啦?」爸爸又打電話來了。
「哇——我被詐騙了啦!他明明很有禮貌的,我還很擔心耽誤他的時間,他怎麼可以騙我?」我忍不住開始大哭,在人來人往的馬路上。

「哈哈哈,我的女兒怎麼那麼可愛啦!這麼善良,這都只是小錢而已,至少學到了一課啊!不過你可不要太常被騙,我可能會受不了。」爸爸半開玩笑地安慰著我。

好溫暖。

其實我一直覺得我們父女間是有距離感的,原來老爸你只是跟我一樣不會表達啊。

-

「你好。」

從遠處就看見這對父女了,女孩滑著粉紅色滑板車,開心地跟在父親身邊。

「請問現在兒童餐的玩具還有寶可夢的嗎?」
「不好意思,現在只能這種爪子的了。」我拿起玩具,尷尬地笑了笑。
「是嗎......那妳還想要嗎?」

女孩的爸爸看似不打算點餐了,試探性的問了女孩的意願。

「恩!」女孩奮力的點頭。
「那不好意思,請給我一份兒童餐。」
「好的,那玩具先給妹妹,餐點要稍等一下喔!」

女孩再次笑了,那笑容好像擁有了全世界。

父女倆拿了餐點後,走到了餐廳的角落坐下。
他們其實只點了一份兒童餐。

女孩父親沒有吃任何東西,他只是靜靜地看著女孩吃,看著女孩的笑容,輕撫著她的背。
我的目光總是不自覺地落在那對父女身上,女孩的笑容,父親的細心呵護。
淡淡的、暖暖的。

那個時候,我真的覺得這個女孩擁有了全世界。

我又開始了。
我想回家。

-

「阿嬤,哩欸水查某孫轉來啊!」

-

其實世界上沒有那麼多的如果,而且如果終究不會成為現實。很多事情過去了就是過去了,回憶終究只是回憶,然而我,只想要連那份錯過的一起守候。

始終在思索著幸福的定義,我時常告訴我自己:「我很幸福」。

是嗎?
是的,只要你們都很幸福。

我愛你,所以我想要用力全力去保護你,會不顧一切守護住那些你所有想守護的,包括我自己。

創作理念

愛有很多種,但對於家人的愛,對於很多人而言應該最難以表達,至少我是。愛的表達方式也有很多種,我喜歡感受人與人之間的溫度,無法說出口的,就用行動證明、用心去感受。希望大家可以從我的文字中感受到那份因為愛而想要變強大的力量,那份平凡的幸福感。

確實,只要你們都笑著,我又怎麼會不幸福呢?

縮圖來源:陳盈璇攝

記者 陳盈璇
喀報人生,我想吃人參。
編輯 廖庭歡
常常因為看劇荒廢寢食的女子
記者 陳盈璇
編輯 廖庭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