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期

黃牛猖獗 演唱會搶票大作戰

每當有知名歌手開演唱會時,黃牛票的議題一定會被拿出來討論,究竟為何在演唱會的領域,黃牛票問題會這麼難解決呢?

黃牛猖獗 演唱會搶票大作戰

許可晴 報導  2018/12/09

所謂的黃牛票現象是指不肖商人(即黃牛)販賣高價轉手票,以炒作票價來獲利的現象,這樣的情形在電影、演唱會、展演,或是交通票券都可能出現。

而不同於其他類型的票券,演唱會因有較特定且 有限的舉辦時間及場次,票券較為稀有,所以許多演唱會的黃牛票總能開出驚人的票價,甚至順利賣出。以韓國男子團體防彈少年團即將在台舉辦的演唱會為例,今年10月開賣的票券在官方購票系統顯示「選購一空」,但在票券轉手網站中卻仍有黃牛票持續販賣中,原價7800元的票被提高至18萬元;2800元的票,最高也漲到了19萬元,價差高達數十倍。

為了讓高票價開得「合理」,黃牛會在開票的時候囤積、吸收大量票券,創造出「完售」、「秒殺」的假象,使大眾覺得這場演場會的票是搶手的、值錢的,讓黃牛之後能「合理地」哄抬票價,不少觀眾也被這樣的「秒殺假象」嚇到,深怕買不到票而轉而向黃牛購票。

定型化契約與退票規則

而黃牛敢這樣大量囤積票券,就是因為他們確信自己能夠慢慢賣,就算日後賣不掉,只需要花一點手續費便能向主辦方要求退票。以往黃牛能將手上的票券留到開演前10日,賣不掉的再一股腦退票給主辦方,造成許多表演主辦單位的困擾和損失。而今年五月,文化部修訂了《藝文表演票券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一改過去單一的規定,退票的方案增加到四種,以供表演主辦方選擇,且其中有些方案壓縮了退票的時限,希望能藉此打擊黃牛,減少主辦單位的虧損。

包含先前的方案,藝文表演票券定型化契約中的退票規則增加到四種。(圖片來源/許可晴製)資料來源:文化部

縱使如此,退票規定的更改卻只能保障「非保證完售」的表演,使黃牛不敢任意囤積票券,但對於門票保證可以脫手的熱門表演來說,卻幾乎起不了遏阻黃牛的作用。

法律能有效制裁黃牛嗎?

社會秩序維護法》第六十四條第二項規定「非供自用,購買運輸、遊樂票券而轉售圖利者,處三日以下拘留或新臺幣一萬八千元以下之罰鍰。」此法條是目前用以管制各類型黃牛票的法律,但其效果備受質疑。

條文中的「非供自用」總成為黃牛在最後被法官宣判無罪而平安逃脫的理由,他們只要捏造一個藉口,表明自己原先有意要觀看表演,但由於意外原因不得參與,法官都可能以「沒有足夠證據證明其為非供自用的購票」為由,裁定不開罰,而所謂的「非供自用」並沒有準確標準,只能靠法官的自由心證。

另外,條文中的懲罰能否有效遏阻黃牛票也是值得思考的問題。縱觀社群網站以及票券轉手網站上的黃牛票,開價大多是原價的倍數翻漲,最誇張的甚至能漲到10倍以上,可見區區的一萬八千元罰鍰對黃牛來說根本無傷大雅,有時候一張票的獲利就能高於罰鍰。

主辦方聯合售票方 防牛出妙招

有鑑於現今的法律或規章無法有效制止黃牛,許多主辦單位及購票系統業者也藉由其他的方法來阻止黃牛肆虐。

「實名認證制」是現今最能有效防止黃牛的機制,民眾在訂購票券後必須留下個人基本資料,且當日要進場時,必須提供相關證件進行認證才得以入場,以確保購票者與入場的觀眾是同一個人。

而這樣的方式雖然能有效防止黃牛,但網路購票系統—拓元股份有限公司負責人邱光宗表示,實名認證面臨許多實務上的挑戰,像是演唱會場地外的空間及排隊的動線的限制,往往使進場前的認證檢查變得困難;另外,對於觀眾來說,要提前到現場進行認證的動作也會佔用不少時間。

除了「實名認證制」,另一個常見的方法便是「相關問題認證」,當消費者進入購票頁面時,必須先回答一個與歌手相關的考題,答對才得以購票,尤其是針對當紅、擁有廣大的粉絲群的偶像歌手,此方法能驗證購票者是否為粉絲,並過濾掉一些較「業餘」的黃牛。然而考題的難度一直是這個機制為人詬病的地方,如果題目太刁鑽,防到的不只是黃牛,連一般想看表演的民眾都會被阻擋在外;題目過於簡單,黃牛只要做點功課便能順利購票,也無法達到防黃牛的效果。

網路購票系統中的購票流程展示,提醒民眾售票當天會有問題驗證。(圖片來源/截圖自拓元售票系統

換個角度看黃牛

有一說法認為,根據市場的供需法則,當票券需求大於供給,且消費者可接受的最高價格高於官方定價時,就會出現黃牛票的現象,因此黃牛票的存在只是反映出了票券的「真正價值」。

針對這樣的說法,醒吾科技大學財務金融系副教授譚經緯認為,黃牛如同現今的炒房投機客,他們並非反映出票券在市場中的真正價值,而是透過炒作讓票券價格飆升,使真正想觀看表演的民眾買不到票。就算票券在市場中的價值真的高於官方定價而形成價差,要是沒有黃牛介入,這價差也會化為另外的消費者剩餘(即消費者多賺到),增加社會的福祉。

如果沒有黃牛介入,票券在市場中的價值和官方定價間的價差將會增加消費者剩餘。(圖片來源/許可晴製)資料來源:國家教育研究院

另外,搶票總要提早一段時間到定點排隊,費時又費力,或是近幾年大部分演唱會的購票方式轉為線上購票,意味著要搶到票券的關鍵變成網路的速度或是電腦設備的好壞,因此也有不少黃牛認為自己提高票價是合理的,因為他們也有耗費體力及成本來經營他們的「事業」。

有些演唱會需要至超商機台才能進行購票。(圖片來源/許可晴攝)

曾購買過黃牛票的廖同學就表示,當初主要是因為搶不到票,且藉由朋友引介發現有「開價較便宜的」黃牛票,才轉而購買。在與黃牛議價的過程中,對方曾說:「我這樣賣已經很便宜了,你要不要看其他人都賣多少錢?」另外又表明自己為了順利搶票還架了光纖網路,也付出不少成本,試圖合理化自己販賣黃牛票的行為。

該如何有效平定黃牛之亂至今還沒有正解,而之所以困難,是因為此議題有很大的複雜性,包含黃牛是否合理,以及如何定義黃牛,目前都仍有討論的空間,在某些情況中觀眾本身也可能身兼黃牛,且票券交易自由與黃牛票買賣的界線也是模糊不清。就因為現今制止黃牛的方法都還不夠全面,邱光宗也呼籲:「防治黃牛的關鍵就是別去買吧,只要有交易就會有黃牛存在。」只要消費者不被黃牛所營造出的市場假象欺騙而購買黃牛票,也許就能讓黃牛「玩不下去」,進而使黃牛現象漸漸消弭。

 

縮圖來源:許可晴重製

記者 許可晴
努力感受喀報的美好
編輯 卓瑋哲
王心凌最新專輯《CYNDILOVES2SING》上市中:)
記者 許可晴
編輯 卓瑋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