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期

鐵窗花的凋零與盛放

【專題名稱:老屋計畫】專題

鐵窗上的窗紋代表著早年台灣的庶民美學,是不可抹滅的建築符號,也是中生代的台灣人童年的記憶。三十年前是民居建築中常見的裝飾,但是卻因為不鏽鋼鐵窗的傳入和建築風格的改變逐漸沒落。

鐵窗花的凋零與盛放

記者 吳佳璘 報導  2019/04/14

鐵窗是跟隨著台灣已久的市容景觀,現經常和鐵皮屋被指控「市容殺手」、「都市之醜」的負面印象。以都市美學的角度來說,加蓋凸出且斑駁鏽蝕的鐵窗破壞了建築的外表。但鐵窗上的窗紋代表著早年台灣的庶民美學,是不可抹滅的建築符號,也是近年老屋新生浪潮下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曾文昌(以下簡稱昌仔)是永燊達金屬的工廠負責人,近年在鐵窗的復興上不遺餘力,希望能夠把老屋門面上的風景傳承下去。

時代之下的鐵窗花

鐵窗花於1920年隨著西洋現代建築傳入台灣,是早期洋樓街屋為玻璃窗加固的黑鐵防盜窗柵。鐵窗花以黑鐵為材料,經由燒焊、鉚接、彎折等手法,做出別具風格的窗紋。窗花由扁鐵條組成,首先將鐵條切割成長度相同的小鐵條,再將鐵條固定在夾具上,徒手進行彎折。將凹折後的鐵條排列,於交叉處做上記號、打洞,用鉚釘穿入後再打扁固定,設定好框架後再焊上圖案。圖案沒有制式的設計,全憑工匠和屋主風格品味,以繁複的幾何圖案、魚鳥花草、山水等圖示在全盛時期百花齊放。小小窗格也成為工匠們較量技藝的展演空間,立於門窗之外的鐵窗花也成為工匠們的「行動名片」,以期吸引顧客上門。

二戰期間,日本殖民政府下令「金屬回收令」,許多民宅主人會將鐵窗鋸斷,上繳給政府。鐵窗幾近消失,反映著戰爭期間的資源匱乏與環境現實。

六、七零年代的台灣,經濟起飛,蓋新樓房充分展現出家戶的經濟寬裕,對於生活美學意識逐漸提升,鐵窗花成為時代榮景的記號。鐵窗花兼具著防盜的功能,尤其當時台灣民居多為合院,市井間也是樓高低於三層的建築,雖然相比現代高樓的櫛比鱗次,多了鄉里之間的人情味,卻也讓小偷有機可乘,所以幾乎都會安裝鐵窗以保居家安全。

鐵花窗的凋零

鐵窗的原料黑鐵容易彎折,因此能夠變化出各式的圖樣,但卻必須定期維護,台灣長年濕熱,每一、兩年就要用鋼刷除鏽後重新漆上一層紅丹漆避免氧化。九零年代之後,黑鐵窗花被新式的建築風格與更優良的裝修材料所取代,萬丈高樓讓鐵窗的防盜必要性降低,不鏽鋼較佳的抗鏽蝕的能力也取代黑鐵成為市場主流。

當時台灣的焊接技術不夠成熟,扁鐵條多以鉚釘組合固定,以黑鐵彎折而成的鐵窗花皆仰賴人力製作,早年盛行的「學徒制」使得鐵窗花的製作人力成本低,但時至今日人事成本卻是復興鐵窗花的最大障礙。昌仔說:「鐵窗花就是難在不能量產,因為每一個扭折的距離都是要經過人工計算,沒有辦法透過機器複製。」

鐵工師傅在打磨鐵窗。(圖片來源/永燊達金屬提供)

近年來,製作鐵窗花的詢問度高但卻不容易,主要是因為工廠的營運考量降本求利,鐵窗花的費時費工,為了要獲得利潤,手工製作的鐵窗花造價不低,議價上難以和業主取得共識,鐵工師傅製作的意願自然降低。「我的前兩個案子都是賠錢做的,因為不知道原來做這個這麼繁瑣,錯估了師傅製作的時間,尤其扭折的地方如果出錯,整支(扁鐵)就廢棄了。」透過機器大量生產製造的不鏽鋼鐵窗問世、薪資水平提升,仰賴人工的舊式鐵窗就逐漸式微了。

你的風景 我家門窗

「鐵窗花對我而言是有情感的,想到以前在外婆家老式的三合院,小時候不以為意,長大後才會發現那是某些情感所在,逢年過節都要在鐵窗上刷油漆要防鏽。」談及復興鐵窗花的初衷,昌仔說道。鐵窗花是許多中生代孩提時期的共同記憶,雖然當下對這些鐵製裝飾不以為意,但繁複的花紋樣式卻在年長之後逐漸地深刻清晰起來,因此不少業主帶著翻修祖厝的請託前來,希望能夠重現老式建築的重要構件。

老厝的鐵窗是時代的情感記憶。(圖片來源/Storgram

新世代的鐵窗花含苞待放

「鐵窗花其實包含著我們鐵工手做的溫度,一種職人的精神。現在的白鐵(不鏽鋼)窗戶,因為是機器打出來的,所以冰冰冷冷的。」昌仔認為,鐵窗花除了是台灣鐵工發展進程的一環,藉著業主的委託還原給世人,是身為鐵工的使命感。「我覺得這個技藝沒有那麼容易斷,因為現在網路很發達,把一些工藝po上去就會有人學了。」越來越多鐵工廠承接鐵窗修復和製作的行列,鐵窗花逐漸成為老屋的代名詞之一。近年來老空間再利用的意識興起,不論是為了打著「老屋」的名號的熱門打卡點,或是一般住宅的重新修繕,無不透過鐵窗花、花磚…等建築元素,試圖串聯舊時代的記憶,復刻歲月的痕跡,再造經典。

隨著復古浪潮漸起,也有不少文創設計團隊,追尋著老時代的工藝將窗花紋融入各式設計品中,讓鐵窗花以新型態重新綻放。以後走在大街小巷不妨抬頭看一下這些鐵窗花紋,它們是歷史的圖章,也可以試圖去想像,還原當時代的生活美學,細細地品味鐵工師傅的手工創意,因為再多的觀注,都遠比不上這些文化的消退速度。

鐵窗花紋融入文創商品。(圖片來源/Facebook

(文章縮圖:Facebook

記者 吳佳璘
無時無刻都在想家的熊少女
編輯 汪彥彤
是不是有個烏托邦 裏頭種著土耳其藍的 仙人掌 還有 喝著抹茶的熊超人
記者 吳佳璘
編輯 汪彥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