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期

迷人的厭世黑色喜劇 倫敦生活

【你在煩惱什麼?從喪劇看人生】專題

《倫敦生活》是一部風格很喪的黑色喜劇,主角過著糟糕而邋遢的生活,總是處理不好自己的關係。為什麼沒有人可以直接告訴我們該如何生活,下一步該怎麼走?

迷人的厭世黑色喜劇 倫敦生活

洪蜜禪 文  2019/04/21

以下影評含有部分劇情,請斟酌閱讀。

在大都市中生活著,如同大海上的木筏,載浮載沉,每天日復一日的生活著,身邊的人來來去去,卻始終與幸福擦身而過。為什麼從來沒有人告訴我們該如何去生活,又該從何走向正確的人生軌道?

《倫敦生活》談的是每個人都會面對的人生課題:迷惘、孤獨,以及如何去愛人。面對家庭關係緊張,情感關係無法穩定長久,最愛的人又一一離去,主角該如何正視生命中的瘡疤?

《倫敦生活》於2016年首播,2019年播出第二季,獲得了比第一季更廣大的迴響。(圖片來源/IMDb

《倫敦生活》的原劇名是《Fleabag》,這個詞中文翻譯是邋遢、討厭的人,甚至有廉價低級的旅館之義,這些負面的辭義勾勒出了女主角生活的輪廓。有趣的是,這部劇中從頭到尾沒提到女主角的本名,Fleabag(以下簡稱Flea)就是她的代名詞,同時也是許多現代女子的縮影,庸庸碌碌的在大城市生活著,偶爾感到空虛而迷失,期盼找到愛的歸屬感。

荒誕而幽默的黑色喜劇

英劇《倫敦生活》由菲比.沃勒-布里奇(Phoebe Waller-Bridge)獨挑大樑,自編自演,劇本改編自她自己2013年寫的同名獨角舞台劇,每季只有短短六集,快速的故事節奏與對話讓劇情顯得十分緊湊。

不同於大多數的戲劇電影,《倫敦生活》採用「打破第四面牆」的拍攝手法,演員會直接透過鏡頭對觀眾說話或致意,讓觀眾彷彿正在目睹真實事件。此劇的經典也正是女主角對觀眾擠眉弄眼,或是吐槽生活中的各種狗屁倒灶之事,彷彿觀眾就像是她的幻想朋友。利用「打破第四面牆」的手法除了製造幽默的氛圍,也能夠將觀眾更加帶入劇情,讓我們與劇中角色產生某種親密感,帶來不同的視覺敘事效果。菲比是一個懂得如何與觀眾對話的演員,即使有語言的隔閡,仍然可以感受到她獨樹一幟的幽默,許多橋段都讓人覺得新穎、眼前為之一亮。

Flea時常對著觀眾吐槽生活中的各種事情。(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倫敦生活》屬於黑色喜劇,此類型的作品中並不只是展現傳統的幽默諷刺,而是悲劇和喜劇交織,添加了荒誕絕望的色彩,讓人啞然失笑的同時,也增加了沉重與苦悶的氣氛。劇中應用了幽默理論中的「失諧理論」,也就是當劇情內容超出觀眾的預期,或與本身價值觀出現矛盾,讓人覺得荒唐、不合邏輯時,幽默的效果便會產生。

例如第二季中就加入了宗教元素。宗教應該是神聖而嚴肅、神父也理應是一個穩重、安定民心的角色,在天主教中神父更需禁慾且不可結婚,但劇中的神父卻會抽菸喝酒、罵髒話,甚至與Flea產生情愫,此舉正違背禁忌。然而這些違背常人價值觀的宗教元素,在這部劇被操弄得很好,讓人嘴角失守的同時,又不會感覺褻瀆宗教,同時也傳達了神職人員也是有七情六慾的普通人,他們也必須做出人生的選擇。

我們與愛的距離

《倫敦生活》中傳達了身在都市中的孤獨與疏離,快速的社會流動與生活節奏讓人疲於奔命,逼著人打起精神、強顏歡笑。在劇中,Flea和家人一直處在一個微妙而疏離的狀態。像是與姐姐克萊兒的關係,兩人明明在意對方,卻又互相防備,當對方問起近況時,無論過得再糟都要說:「我很好。」和父親的關係也因為母親離世且父親交了新女友,讓Flea認為父親似乎更在意繼母而非女兒,而逐漸疏遠。

Flea與姐姐克萊兒,雖然嘴上說討厭彼此,但其實十分在乎對方。(圖片來源/IMDb

然而,就算與家人的關係一言難盡,也不能否認我們與家人有著某種程度上的心靈連結,家人的支持也是無可取代的。我很喜歡劇末Flea與父親的談話,父親跟她說:「愛一個人不代表會一直喜歡他,偶爾也會討厭他。」這樣的愛,尤其體現在親人的身上,你愛你的家人,卻偶爾會不喜歡他們的性格、行為、處事,或許有時家人會讓你感到屈辱難堪甚至怨懟,可是最終,你還是必須承認是愛他們的。

從女性視角敘事

《倫敦生活》主要透過女性角色敘事,無論是對於女性身體的展現或是男女之間的關係,皆帶有女性主義色彩。女主角性觀念開放,傳達了女性可以勇於表達性慾,主宰自己的身體,並充分享受性行為所帶來的歡愉。然而,此劇不僅是傳統女性主義對於男權的批判,也包括從微觀、日常的事件來反思女權。

第一季時Flea與姐姐出席女性主義講座,當講者問道「你們有誰願意用五年的生命來換完美的身材?」全場卻只有他們姊妹倆舉手。Flea也曾經質問自己,「如果我胸部大一點,是否就不會是女性主義者了?」劇中拋出種種問題讓人思考女性主義的真諦,雖然女性主義反對「物化」女性身體,然而身為女性主義者,難道不能想要擁有完美的身材與容貌,或是享受色情片帶來的感官愉悅嗎?

劇中幹練優秀的 「年度商業女性」貝琳達發表的言論也令人印象深刻,她說:「女生的疼痛是與生俱來的,而男生的疼痛卻要自己去尋找。」經痛、脹奶痛、生產痛,女人注定天生要遭受這樣的罪,是週期性的、年復一年的痛,男人卻需要透過戰爭、橄欖球運動去感受痛覺。當Flea問道「變老不會很可怕嗎?」她回答:「一開始確實會,但終究是甜美的。」隨著更年期來臨,女人也獲得了生理及精神上的自由,不再是生育機器,而可以是一個單純的白領。雖然我們不一定認同「女人疼痛宿命論」,但對於「變老」的人生態度值得咀嚼,我們應恣意享受年輕的優勢,享受與異性交往的愉悅,然而也應欣然面對年華的老去,並正視自己的價值。

給自己一塊橡皮擦

女主角曾經對父親自白:「我覺得我是一個貪婪、堕落、自私、冷漠、憤世嫉俗、低俗卑鄙、道德淪喪的女人,甚至不配自詡女性主義者。」顯示她某程度上非常自我厭惡,害怕以真心待人,也覺得自己不配擁有好的人際關係。

每個人生來都是一張白紙,潔白而美好,是什麼讓我們開始不再喜歡自己,甚至無情地蹂躪自己?第一季中時常穿插Flea與好友波的回憶,她們共度生活的狗屁倒灶、一起經營咖啡廳,波總是能給Flea方向與安全感。但第一季最後揭露了,Flea其實就是波的男友出軌對象,她的自私與背棄道德害得朋友自殺。波是她唯一的好友,失去波之後讓Flea無法原諒自己,陷入亂七八糟的生活循環。

自我厭惡者的內心彷彿存在著一個尖銳、嚴苛的批評者,不斷質疑、貶低,甚至是羞辱自己或別人,這點在Flea身上完全體現,她善於調侃生活中的任何事物,不斷地向觀眾吐槽。然而,神父這個角色很神奇的可以看見Flea與觀眾對話,甚至質問她:「你在跟誰說話?」我的解讀是因為神父是唯一走進Flea心裡的男人,他可以了解她的喜怒哀樂,因此在他面前什麼面具都起不了作用。吐槽諷刺不過是她掩飾內心孤獨的一種方式,特意顯現出她的玩世不恭,拉開與現實生活的距離。但其實恰恰相反,Flea比誰都在意這些關係與情感,也渴望愛的歸屬。

「就好像為什麼鉛筆後面會有橡皮頭一樣,因為人也會犯錯。」自我厭惡常始於罪惡感,做了某個錯誤決定後彷彿再也不是完美的自己。我們需要面對生命中的陰影,正視並接納自己的錯誤,需要花很長的時間是正常的,只是最終,還是要相信自己有被愛和愛人的能力。


向Fleabag告別

我最喜歡的場景就是第二季最後一幕,Flea與神父在公車站告別,Flea對神父說:「我愛上你了」,神父說:「我也愛你,但會過去的」。在愛情與信仰間,神父選擇了信仰,兩人最終分道揚鑣。

兩人坐在公車站,Flea與神父告別的場景。(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一個人走進生命裡,泛起漣漪,當他離開,你也不再是當初的你。最後,Flea也與觀眾致意告別,似乎也象徵著《Fleabag》的結束,無論是向這部劇,或者是她做為Fleabag自我放逐的日子,最終她原諒自己,走向下一段旅程。

雖然《倫敦生活》是部喪劇,看完後卻覺得它有治癒性的力量,讓我們重新審視生活的意義及自己的人際關係。身為劇迷,雖然對第二季為最終季感到惋惜,但我仍十分喜歡這樣不完美的結局。Fleabag就像每個人生命中的一個階段,糟糕而迷惘,然而度過低潮後,時間仍持續滾動,我們仍必須向前走,那些經歷的愛恨,終究會成為力量。

縮圖來源:豆瓣電影

記者 洪蜜禪
喜歡貓咪,希望成為自由自在的人類。
編輯 王允姸
再跟喀報和平度過一學期就好
記者 洪蜜禪
編輯 王允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