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期

梗圖、創意背後——狂小編A

「我覺得我們這個工作就是在逗網友開心。」狂小編A說道。

#狂粉必看 #948794狂

梗圖、創意背後——狂小編A

梁書瑜 報導  2019/05/19

採訪這天台北的天空終於放晴了,雖然因著幾天前的綿綿細雨,空氣中還飄著濕氣。

我們來到了卡提諾狂新聞(以下將以狂新聞為簡稱)位於內湖的辦公室。「可以接受我邊訪邊吃嗎?」坐在我們面前的正是狂新聞四位小編之一的小編A,留著可愛的齊劉海、髮尾挑染成亮粉色,一派俏皮的和我們打招呼,散發著大學生氣質的她,完全看不出來已出社會一段時間。

為了保持小編的神秘性,小編A拍照時只露出一雙眼睛。(圖片來源/梁書瑜攝)

「不小心的」小編之路

「我大學是觀瀾社,現在應該已經不在了。」這個社團提供社員們對於電影、音樂知識的自由攝取,回溯多年前的大學時光,小編A描述著這個清大歷史最悠久的社團,「它是那種真正聚集同好,真正的社團活動,也因為這個社團的影響力很大,所以幾乎和我同代的人後來都轉去唸影視、影像、或新媒體。」在觀瀾社裡他們一起看電影、也自己拍片,雖然潛移默化的影響了當時不少人後來的職涯發展,但小編A卻在畢業後一腳踏入了設計的世界。

「我的狀況比較特殊,在成為狂新聞的小編之前我做了很久的服裝造型和美術設計。」其實從她當天的髮型到服裝選擇多多少少可以看出她在這方面的天分和心思。說到當起狂小編,小編A坦言,「可能就是剛好,它算是一個興起的行業,然後我朋友和我說這邊有缺,我就來了,所以我們這批人算是狂新聞的第三代。」看似誤打誤撞,不過我想狂新聞以影音為主的出產形式或多或少也讓小編A應用到一些大學時在觀瀾社所培養的相關技能吧。

從網路世界踏入現實社會

「我自己是學社會學出身的,我的背景確實需要去接觸到很多台灣社會的東西,所以對於一些政治人物他們的家系會比較了解,這樣的好處是對於一些社會脈絡,或是為甚麼某些政治人物會提出這樣的政策,我大概都知道原因。」這樣的經歷似乎和狂新聞以輕鬆詼諧的方式諷刺時事有一定連結,不過話鋒一轉,小編A苦笑道:「但如果你是一位知識分子,你就是不適合做這個工作,因為大眾是盲從的,而我們在做的又是讓他們開心。」

我好奇曾受過社會學的訓練會讓她在工作時產生矛盾嗎?小編A給出答案:調適。

「剛開始一定會有點無所適從,特別是你又有學一些批判性思考,有一點哲學底子的話,其實是會心理掙扎的,但久了你會自己想通。」小編A認為好的東西本該具有老少咸宜的特性,加上自己想做有趣、有創意的內容,除此之外,她也表示想藉由小編這個職業加強與大眾溝通的能力。

「我非常喜歡上網,我是一個登入PTT次數超過5000次的人,所以很多靈感來源都是PTT。」曾經因為要蒐集論文的素材而在網路上認識了寫玫瑰瞳鈴眼維基百科條目的人,讓她驚覺網路的力量,「我很喜歡讓你眼睛一亮的東西,就是那種:『哇~原來是這樣的感覺。』」本來是一位自由的網路子民,踏入狂小編的行列,開始學習如何把事情深入淺出的做統整。「有時你想到的梗或是想傳達的意思,不太可能就直接發出去,因為大家可能看不懂,那像我之前又是一直在做美術設計,所以其實這是一個很好訓練自己的機會。」

小編A向我們坦言自己不喜歡太艱澀的東西,「做這個我是開心的,也覺得很有意義。」看到粉絲喜歡自己的作品,生活苦悶之餘可以放放鬆、笑一笑,偶爾來點鄉民正義,是這份工作帶給她的成就感,「但同時身為一名狂小編,你又要有一點傲慢,可能會像是:『嘿~要嘛你來打我啊!』這樣,所以需要真正進入到這個角色裡,如果態度對了,那可能你只是隨意地發個地震文,也能引起很大的共鳴。」小編A睜著一對圓滾滾的黑眼珠調皮的和我們演繹著,或許可以把一件事情講得簡單同時又深入是狂小編的能力也是他們一直在追求的目標。

圖為正在收集影片素材的狂小編之一。(圖片來源/梁書瑜攝)

當不同的聲音嚙咬

「你們會怕被告、怕被挑戰嗎?」我們問道。

眾所皆知,狂新聞以幽默的敘事風格嘲諷社會、政治、交通類新聞出名,在有梗、搞笑的前提下也容易被人誤解或是惹上一些是非。

「我們的創作採一條龍的方式,你寫稿也剪輯,所以雖然沒有一定的發文標準,但你就是要替你的行為、作品負責。」不像其他知名的社群媒體有專門的公關部門,相對來說較草根性的狂新聞在工作上也有其堅持,「我們算是在一個保護傘下做有趣的影音作品,但如果牽涉到一些特定層面,我們還是會守住底線,另外,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扭曲原意。」小編A坦承這就像是踩在一條鋼索上,必須盡力拿捏好分寸。

其實我們都知道只要是一個公開的、有在經營的媒體平台一定都要面對支持和反對兩股不同的力量。「我們也面對不少酸民。」小編A緩緩地說,「大家一定都很想要跟你抗衡、想要跟你辯,想要跟你酸回去。」不過漸漸地,他們也發現其實很多的酸民只是想要個回應,「雖然還是會有點生氣,但大部分不會太認真看待,因為這只是一個工作。」她半開玩笑地說:「如果是我本人出現在他面前,他應該不敢罵我,因為我很兇。」

不過小編A也道出了身為一名小編,在面對觀眾的質疑時無法替自己辯解的無奈,「有時觀眾會懷疑你做這則新聞背後是不是受誰的操控,但其實我們都沒有,但我們卻不可能真的跑出來澄清。」對小編A而言,不能為那些懷疑挺身而出,或許比面對酸民的留言更加令人難受。

工作還是生活?

「小編其實不用一整天都待在線上,而且因為狂新聞出來有一段時間了,基礎觀眾群已經養好。」雖然如此,每週五則搞笑新聞的生產形式,也讓就算已離開工作崗位,進行私下的社群活動時依然保持著隨時都在找素材、找靈感的狀態。「我是不知道其他人的習慣,但至少就我個人,不太可能將工作和生活完全分開,連滑個IG看到工作上可能會用到的東西還是會截圖一下。」身為小編們的主管,小編A不僅對自己的作品、底下的員工負責,更是站在公司出任務的第一線,「如果今天臨時有甚麼大新聞爆出來,老闆第一個連絡的也是我,做這一行比較看你的反應速度。」

線上、線下,公領域、私領域的界線模糊,我疑問,「如果連無聊滑手機打發時間的時候都不太能全然的放鬆,久了不會疲乏嗎?」「一定會疲乏。」此時小編A拋出了一個問題:「但你要怎麼去處理?剪輯這些東西不難,不過你有沒有辦法在剪輯的同時還保持著快樂?如果你現在每週都要生影片,你一定會想:『天啊我不要了。』但你又要回頭想喔,這又是你的工作的話,怎麼辦?」不過小編A接著說:「我覺得如果你是一個喜歡想梗,想讓自己的梗被大家看到的人,那你就很適合當小編。」

我想整個專訪似乎以「調適」為主軸,我們看到小編A不那麼大眾的性格在製作內容上時做的平衡,在面對不適當的指控時心態上的轉變,在體認工作性質的同時毅然接受上司賦予的責任。狂小編就像一位廚師,把各種蒐集而來的素材加以調配後放到影片的時間軸上,產出一部部作品、一則則貼文,貫串其中的便是小編在不斷調適後所呈現出的姿態。

「小編這個職業已經刻板化了」

隨著社群的發展越來越蓬勃,狂新聞不再是這類型媒體裡觀眾唯一的選擇。入行一年多的小編A抱持著客觀的態度看待這樣的競爭,「我覺得現在的人本來就是越看越多這種東西,而且還有越看越無厘頭的傾向,像是最近很紅的迷因。」具她的觀察,雖然小編對大眾來說還算是新奇的職業,但從去年年底開始,各家小編已經開始玩串聯,類似YouTuber誰feat誰的形式,「這就代表這種東西已經很世俗化了。」

當問到小編的職業週期時,小編A 思考了一下說道:「通常不會待很久,算是週期短的工作。」

網路世界變換速度太快,或許我們無法預測未來這個產業的走向,我們也無從說明現在如日中天的網紅文化對台灣社會是好是壞,但唯一不變的是在枯燥乏味的生活裡狂新聞帶給我們的會心一笑,而這樣的「狂」因子在小編A的體內流淌,帶著她「想做有趣、有創意內容」的初衷持續「搏君一笑」。

狂新聞辦公室一景。(圖片來源/梁書瑜攝)

後記

訪問結束,小編A帶我們隨意參觀公司內部,這時走來了另一位小編,和小編A討論一些文案的撰寫方向。聽完對方的提議後,小編A立馬針對內容做出修改,這讓我見識到了小編平常多聽、多看後所累積的實力,靈感的創造絕非一蹴可幾。

縮圖來源:梁書瑜攝

回到【編編的LIFE】專題

記者 梁書瑜
我好想去——天空之鏡
編輯 林函諭
希望我能竭盡所有,但也有想竭盡自己的念頭。
記者 梁書瑜
編輯 林函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