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期

病態社會下的勇敢 我要準時下班

「時間到了,我要下班了!」生活中,有多少人能坦然地說出這句話? 準時上班、準時下班,本應是理所當然的一件事,爲何我們總會畏懼別人的眼光,害怕被認爲不認真,不上進,沒有責任心呢? 日劇 《我要準時下班》,跟著性格溫柔卻勇敢堅守私人時間的東山結衣一起對抗不合理的職場價值觀!

病態社會下的勇敢 我要準時下班

王會瑄  2019/10/13


日劇《我要準時下班》是由朱野歸子所創作的同名小說改編而成的電視劇,在日本首播時就獲得廣大上班族的强烈回響。劇中描繪現代社會發展出的職場病態以及許許多多衍生而出的惡循環。

病態的職場文化顯然是個沉重的議題,但特別的是這部電視劇多以暖色調敘事,就好像是被女主角東山結衣正向、溫柔而有力的天使光芒所暈染。儘管劇中刻畫的是那麽現實而令人無奈的困境,但故事的發展總不乏令人會心一笑的溫馨橋段。劇中同在Net Hero 工作的不同角色們,每個人身上的不完美,更是造就了劇情的生動,活靈活現地刻畫了上班族所會遇到的不同困境。導演對待鏡下的人物,嚴格而不苛刻,使得觀劇者多為角色感到憐愛而感嘆其處境的無可奈何。

比起升職,還是朝九晚六吃小籠包比較幸福

準時下班,喝一杯Happy Hour的半價啤酒是結衣的小確幸(圖片來源/KKTV

一個看似平凡的日本上班族,東山結衣,每天六點下班,最在意的事情就是能否趕上公司附近「上海飯店」的Happy Hour,大口喝下只有在六點十分前抵達才能享受到的半價啤酒。爲了享受這一刻的快感,女主角願意一下午滴水不沾,這樣的行爲恰恰符合了前一段時間風靡日本與台灣的生活態度——小確幸。

村上春樹的散文《尋找漩渦貓的方法》說到:「為了找出個人生活中的小確幸,還是需要或多或少有類似自我節制的東西。例如忍耐著做完激烈運動之後,喝到冰冰的啤酒之類的。」對於女主角而言,準時下班吃小籠包喝啤酒就是她生活中的小確幸,爲了達成心中這個假想目標,她每天工作比誰都還要專注,做事有條有理,反而成為公司高效率的代表與榜樣。

台灣的社會現況其實與日本多有相似之處,又或者說在這個全球化的社會下,每個國家或多或少都面對相同的困境。加班文化應該是現代社會職場上的通病,雖説小確幸是被大家嚮往而推崇的,但當其他同事、甚至是上司都還坐在座位上努力加班的時候,東山結衣敢默默收拾好東西,匆匆趕去享用小籠包,如此堅守屬於自己的小確幸也確屬特例了。

片頭結衣與其他大衆上班族背道而馳(圖片來源/我要準時下班》官網

每集電視劇的片頭,都會再次呈現了女主角是個與衆不同的「怪咖」:身著亮色套裝的她與其他一片黑壓壓的上班族們背道而馳。大家都知道,人在跟別人意見相同的時候是較有安全感的,而究竟什麽造就了女主角東山結衣的特立獨行?什麽成就她擁有被討厭的勇氣?這部電視劇運用女主角周遭和她所作所為恰恰相反的人物特質,向我們娓娓道來。

不是因為有公司才有我,而是因為有我才有公司!

「不是因為有公司才有我,而是因為有我才有公司!不要為了工作犧牲自己,一定要好好吃飯和休息。」劇中女主角不止一次的說出了這樣的訴求,而她所呼喊的對象是從小到大儘管生病也從不請假的全勤女三谷、生產完再次回到職場用力過猛的人妻賤岳、不折不扣的工作狂甚至忘記與結衣訂婚時間的前男友種田、想要榨乾員工的上司福永、工作無效率可言而住在公司裡的吾妻,以及曾經爲了前東家拼命工作,結果因爲過勞在工作時從樓梯摔下,「死去」的舊東山結衣。

劇中主要角色關係圖 (圖片來源/我要準時下班》官網

這些人,甚至是現實生活中的我們,大多從小就耳濡目染,父母親、師長都教導我們唯有認真工作才是正途。我們的文化教導我們對待工作就是要鞠躬盡瘁。在女主角的前男友種田晃太郎因爲工作忘記了與結衣雙方父母的見面會時,儘管自己的女兒就曾因超時工作而差點失去生命,但結衣的父親仍沒有責怪種田,反倒是贊賞他對待工作認真的態度。這樣的劇情難免有些令人不能接受,使我們思考著「真的有這麽誇張嗎?」,但又不敢鐵口直斷現實生活中沒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有了孩子的女前輩總是會被別人在背後說三道四

除了工時過長,《我要準時下班》也聚焦女性在職場上的困境,像是職場性騷擾以及職場媽媽的焦頭爛額等等。身爲一對可愛龍鳳胎的新手媽媽——賤岳八重的初登場是在她跟結衣有著許多美好回憶的「上海飯店」,散發出的滿滿都是親切、照顧人的前輩愛。

結衣對前輩賤岳回來後反常的行爲獻上關心(圖片來源/cinemacafe

Net Hero是女主角結衣在上一份工作差點賠了性命後,求職應徵的第一百家公司,也是第一家接受她要準時下班的公司。賤岳就是當時負責帶她的前輩,總是告訴結衣能準時下班的時候就要準時下班,她們也總是一起在上海飯店享受快樂的下班時光。但在後面的劇情中賤岳簡直變了一個人,因為害怕失去自己在公司的一席之地,不但主動地强調自己可以加班,也急於展現自己的能力而無意間打壓了公司的其他同事們。這樣劇烈的反差,導演要說的是一個職場媽媽在工作、家庭兩頭角力之下無助的故事。

「你沒聽說過嗎?有了孩子的女前輩總是會被別人在背後說三道四的,說什麼孩子發燒了就立刻要回家、總是搬出家裡的事情來做文章,有這種人真是麻煩,所以絕對不能放心地把工作交給他們。所以我很不甘心,如果我是男人,有沒有孩子這種事,根本就不會產生任何問題了。」在一次與同事鬧得不愉快時,賤岳有些氣憤地對結衣說。

劇中細膩地刻畫了賤岳的不甘心以及内心的糾結。社會似乎對女性的要求與定位特別的嚴苛,劇中賤岳的母親指責她工作跟家庭都沒有照顧好,說沒有媽媽的孩子很可憐,被迫請育嬰假在家照顧孩子的爸爸也很可憐。現實生活的情況可能往往如此,職業女性在家庭中的責任總是特別的重,賤岳的老公請育嬰假,聽到的女性都羡慕不已,男性們也都不可置信,但如果是角色交換,是賤岳請了育嬰假在家照顧孩子,應該就是見怪不怪的事情了。這樣的角色安排,展現了男性獨自照顧孩子的辛苦,以及在職場工作的女性兩頭燒的困境,點出照顧家庭沒有誰做什麽事情是理所當然,夫妻之間應互相尊重、互相體諒的相處之道。

《我要準時下班》劇組照片(圖片來源/我要準時下班》官網

在這部電視劇中,我們不乏看到角色平凡、軟弱的一面,是如此的貼近生活,而女主角也並非從頭到尾都沒有加班過,因為面對種種的無可奈何,我們有時候會不得不屈服和委曲求全。但是工作究竟是爲了什麽?生活的意義又到底爲何?當然不會僅限於像女主角一樣吃吃喝喝的小確幸,但藉由女主角這樣角色,告訴我們就算是這麽簡單的訴求都值得抗爭,爭取自己的權益是理所當然的。準時下班與否不會成為對工作是否抱有熱情的唯一判斷依據,也不應該是人們決定是否尊重一個人的準則。做一個與現代社會價值觀背道而馳的人需要勇氣,而我們又是否是有勇氣跟著自己的内心深處的聲音,勇於挑戰權威的那一方呢?

縮圖來源:《我要準時下班》官網

關鍵字:叛逆上班族、職場女性、職場文化、超時工作、小確幸

記者 王會瑄
喜歡到處趴趴走,但是方向感跟平衡感都不好的女子。
編輯 陳炘瑜
喜歡天馬行空的想像和所有「美」的事物,吃就是一件美爆的事(。・ω・。) #愛漂亮小姐的貪吃日常♡
記者 王會瑄
編輯 陳炘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