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期

環遊世界只為了找到家 新加坡女孩的尋鄉之路

你有獨自旅行的經驗嗎?如果給你一個機會,踏上一場沒有終點的旅行,你會成為自由瀟灑的風,還是隨波而流的浮萍? 一個新加坡女孩花了365天,走遍世界的角落。是什麼讓她願意不計後果,開啟一場名為「流浪」的旅程。

環遊世界只為了找到家 新加坡女孩的尋鄉之路

李芝謙  2019/10/13

陳綺貞告訴我們,「離開」就是旅行的意義。的歌卻寫著尋找世界的光亮,才是飛翔的本質。有人說,旅行就是一場逃離平庸日常的越獄,但終點還是我們最熟悉的家。今年夏天,在陽光灼人的台東,我認識了一個新加坡女生,為了尋找旅行的本質,用自己的雙腳橫跨了大半個地球。

「我叫沈惠盈,今年29歲,來自新加坡。」一句話,Sarah簡單俐落地結束了她的自我介紹。長期旅行而曬成天然小麥色的皮膚,讓人第一眼看到會有種「她應該很會衝浪吧!」的錯覺。Sarah的日常,就是在民宿裡替客人準備舒適鬆軟的床,或是盯著訂房本上密密麻麻的字,邊皺著眉頭邊啃蘋果。雖然身高不到155公分,但過去在工作職場養成的精明幹練,仍然無法被嬌小的身形和陽光的外表掩飾。

Sarah正在安排客人的訂房(圖片來源/李芝謙攝)

一年前,Sarah辭掉人人稱羨的工作,一把抓起護照,逃出原本應該稱之為「家」的地方。她在世界各地流浪,最後駐足台東。「很多人可能會想說,我可以一直旅行,是不是我們家很有錢什麼的,但我們家喔,只是那種餓不死也不是大富大貴的類型」講到自己的原生家庭,Sarah的眼神多了一些無奈。從小因為爸媽都忙於工作,身為家中獨生女的她,只能什麼事情都自己來。

20歲憤而離家 想辦法養活自己

15歲那年,家中的經濟遇到了難關,Sarah開始在週末跟著外婆做清潔工作賺外快,替家裡分擔壓力。「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跟爸媽說不用擔心我,我可以自己賺錢,一直到理工學院畢業,我的學費都是自己賺來的。」

看似是一家人齊心協力支撐起的家,卻有一條隱約的裂痕。父母不顧後果,過於大方的花費,壓得Sarah越來越喘不過氣。21 歲那年,與父母大吵一架以後,她頭也不回地選擇離開。「從我拎著行李箱走出家門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雙手。很多人可能覺得我很不孝吧,但是…」眼眶微紅,她頓了頓,輕輕的嘆了口氣,「只能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啦。」。在往後的數年,她沒再見過父母親一面。

從學校畢業以後,Sarah進入了國際貿易公司工作,負責油品的業務協商採購。每天24小時,不同時區,海上的商船來來去去,她必須要隨時待命,為客戶解決問題。「七八點下班,可能要去應酬吃飯,回到家洗完澡上床準備睡覺,晚上十一、二點,歐美國家的客人開始打電話來詢問價錢之類的。」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八年,不斷累積的疲憊,讓她辭掉了月薪6000美元(台幣約18萬)的工作,再次選擇離開。

撞擊心靈的旅程 染上旅行的癮

沒想到這一走,竟已是在千里之外。不到一個月,Sarah獨自踏上了中亞的土地。在她眼前的,是外蒙古的寬廣草原。無止盡的天和地撞擊了她的視野,讓這個城市女孩,心中的某個開關被打開了。在滿天星斗下,享受羊奶酒大口吃野味的生活,仍無法滿足她旅行的癮。她踏上了中國的長城,遙想千年皇朝的開端。她醉心於烏茲別克的圓頂清真寺,細品伊斯蘭文化的韻味。

每當提起這段中亞的旅行,Sarah總是有說不完的故事。「我在烏茲別克的火車上遇到一個好心的媽媽,用破破的俄文跟google翻譯跟她聊天後,她就約我去她家住,讓我一住就是三天,明明不是很富有,但一家人都對我這個陌生人很好。」在講述這些回憶的時候,Sarah分享的大多不是自己去過哪些知名景點、拍了哪些美照,而是在旅途中一個又一個意料之外的緣分。比起藍寶石般燦爛的秘境之湖,她更忘不了的,是好客的那一家人為她端上的熱呼呼的烤饢饢(類似烤餅的傳統麵食)。問她為什麼要旅行,她說:「當你不確定你想要怎麼生活的時候,你就去看看別人的生活,找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Sarah到烏茲別克家庭作客(圖片來源/Sarah提供)

原本計畫三個月後就要折返新加坡的Sarah,臨時收到德國朋友即將結婚的消息。這趟沒有終點站的旅行,便在歐洲繼續展開。許多人對歐洲的印象,是童話的發源地。見證王子與公主幸福結局的古堡和教堂,是觀光客必去的熱門景點之一。但顯然Sarah並不滿足於童話的浪漫想像,一問之下,才發現她旅行清單的冷門程度不是普通地驚人: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維利奇卡鹽礦(Wieliczka Salt);烏克蘭核爆事件的車諾比核電廠;摩爾多瓦(Moldova)的國中之國蒂拉斯波爾(Tiraspol)等等。

旅行的意義 不該是為了別人

Sarah告訴我,真正的旅行,是要盡自己所能去貼近、體驗當地人的生活。有深度的旅行,才能讓人產生共鳴,那樣的感動,比起搜集漂亮的照片炫耀給朋友看更值得追求。喜歡登山的她,在旅行過程中,看過許多網美穿著飄逸的長裙在登山入口處拍拍照就走了。「我真的不太喜歡這樣,那你來的重點都放在給人家看『哇!你看我過的生活是如何如何』。的確,很多人或許會很羨慕你的生活,但so what?」相機原本是用來記錄令人屏息的瞬間,但社群網路的出現,讓每個瞬間變成精心佈置的產物。問她會不會只是每個人的旅行方式不同,她說:「或許吧!但我看過更多的是在背包客棧裡剪片剪到昏天暗地的部落客啊、youtuber之類的,景點拍一拍就必須馬上分享出去,根本沒辦法享受當下。我旅行是為了自己,又不是要給別人看的。」

繞了地球一圈 找到回「家」的感覺 

旅行的腳步走著走著,到了台灣以後,速度卻慢了下來。台東的土,更是將Sarah連人帶心黏住了。「其實說真的,我是一個了無牽掛的人,那麼多年沒和爸媽聯絡了,新加坡的房子對我來說也只是放了我的東西的地方,但我在這裡(台東),找到了像家的感覺了吧!」原本只是為期一個月的打工換宿,老闆Paul的信任讓她非常感動,決定留下來幫忙。「我其實只是一個陌生人,但當時他願意把民宿整個交給我照顧,相信我有能力把事情做好,這種信任,讓我更願意把民宿當成是自己的家一樣照顧,老闆他們就跟家人差不多吧!」

經歷過一次又一次的出走,旅行的目的從一開始的逃避到自我的追尋。Sarah的生命歷程,一直讓我想起日劇「逃避雖可恥但有用」裡女主角森山美栗曾說過的一句話:「希望有一天,能夠從所有束縛我們的東西當中、以及肉眼看不見的細小傷痛中,真正解放出來。或許有時會流淚,但仍然能夠一直笑著走下去。」

縮圖來源:Sarah提供

關鍵字:背包客、愛旅行、環遊世界、旅行的意義、說走就走

記者 李芝謙
我是大大方方愛台灣, 來自大肚王國, 正港的台中好女兒。 夢想是成為超級厲害的記者~    
編輯 鄧萱妤
夢想夏天有小麥肌,冬天有雪肌...精
記者 李芝謙
編輯 鄧萱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