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期

Uber行不行?目前沒問題!

Uber自2013年進軍台灣後備受爭議,甚至歷經中途退出又重返台灣市場,法條也是一改再改,民眾對於其合法性茫然無措。Uber在台灣到底經歷了些什麼事?而今年(2019年)10月《新Uber條款》上路,對Uber及消費者又會有什麼影響?

Uber行不行?目前沒問題!

記者 林怡恩 報導  2019/10/13

 

共享經濟正夯 Uber從中竄起

Uber叫車示意圖(圖片來源/Forbes

用兩句話來形容共享經濟:「我需要它,但不需要擁有它。」以及「我擁有它,但好像不需要用到全部,乾脆分給大家一起用好了。」簡單來說,共享經濟就是將多餘的資源分享出去,讓需要的人使用,如此一來能將資源發揮到最大值:使用者能以相對便宜的價格獲得幫助,也能分攤資源擁有者的成本,可謂雙贏。 近年來,共享經濟興起,從汽車到住宿、從食物到醫療,無論什麼行業或項目都可以共享,共享什麼都不奇怪。

Uber便是在這個趨勢下的產物,更可說是共享經濟B2C (business to customer)類型中的典範。其公司成立於2009年,總部位於美國舊金山,目前已在全球785個城市提供服務。Uber透過平台的建立,媒合車主和乘客,讓轎車司機多一個工作機會,也提供需要搭車的民眾一個新選擇,而後Uber再從中收取手續費,三方皆獲利。Uber和一般計程車最大的不同在於乘客可以透過app迅速地叫車,而app結合衛星定位,讓駕駛和乘客獲得對方的正確位置,同時計算行車路途以事先報價。

爭議頻傳 規範不及

2018年10月,Uber在台北發生一起嚴重車禍,司機在轉彎途中撞上對向計程車,導致計程車翻覆,對方乘客被拋出車外,送醫急救。這起車禍誰該負責?此時網路謠言四起:「搭乘Uber等於租車,乘客在法律上是承租人,因此發生車禍乘客須負連帶責任。」 根據《民法》第188條規定:「受僱人因執行職務,不法侵害他人之權利者,由僱用人與行為人連帶負損害賠償責任。」對於搭車的乘客是否需要負責,前公平會主委、現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系教授吳秀明持否定意見:「《民法》第188條規定的是受僱人需選任、監督受雇者,但乘客只是叫車而已,並沒有達到『選任、監督』這個條件,因此『乘客須負連帶責任』並不成立。」​那麼Uber公司會負責嗎?據關鍵評論報導,其發言人曾表示:「提供運輸服務的是租賃業者,Uber只是協助媒合雙方。誰提供交通服務,誰就是主要承擔者。Uber的責任是如果檢方需要資訊,我們可以提供交通過程、行車定位等資訊。」也就是說Uber主張它僅僅是一個供駕駛和乘客使用的平台而已,Uber肇事後的責任歸屬仍有待討論。

另外傳統計程車規定司機得將車牌號碼和駕駛執照掛在車內,駕駛姓名、證號等全寫在上面供乘客瀏覽,Uber卻只有駕駛名稱寫在app上,因此許多民眾憂慮可能因駕駛資訊不完全使得駕駛大膽犯罪。這種憂慮並不是子虛烏有,2016年8月發生了全台首起Uber駕駛被起訴的事件:某司機將女性乘客載至汽車旅館性侵成功。對此,Uber回應會全力配合警方的調查工作,也在第一時間終止與該駕駛的合作。Uber表示有參與統一保險,且每一位駕駛在申請合作前皆會進行背景審查。不過Uber仍因保險內容不透明且審查機制有漏洞而飽受外界批評,Uber司機犯罪的新聞也時有所聞。

除了上述例子,Uber仍有許多爭議尚未平息,讓些許民眾對此叫車平台保持懷疑的態度。Uber是優是劣,民眾也各持所見:經常搭乘Uber代步的民眾王怡昕表示:「我覺得Uber可以在線上叫車很方便,又比計程車便宜。不會特別去想它不安全,不然也還有評價可以看。 」而從沒搭乘過Uber的民眾趙立雯則表示:「Uber不像計程車會把駕駛名字掛在車內,且計程車出事的話還有車行可以保障,我比較安心。」

與其說是Uber的問題,倒不如說是共享經濟這個趨勢所帶來的共同問題。目前法律規範的是舊有的營運模式,共享經濟的概念太新,且在未做好配套措施和規範前就已上路,導致問題日益顯現。該如何去緩解此種營運模式所帶來的爭議,應當是政府近年在制定規範時的首要之急。

Uber進軍台灣 合法之路坎坷

Uber來台大事紀年代表(圖片來源/林怡恩重製)資料來源:Uber部落格

自2013年Uber正式進軍台灣以來,民眾對其接受度頗高,一下就可以和計程車業抗衡,卻也因此侵蝕計程車生意。2014年7月,計程車司機首次上街,抗議「Uber司機沒有司機執照」、「Uber車輛不是職業用車」等問題,並質疑Uber的合法性。

2016年蔡政府上任後正視Uber問題,指正Uber並未「納稅、納保、納管」,更於隔年1月修改了《公路法》78-1條:「在未合法登記的情況下行計程車載客之實,得依法罰款最高2500萬元。」罰金加上高額檢舉制度,使Uber在不到兩個月間就被裁罰超過11億。

面對高額罰款,Uber決定於2017年2月暫時退出台灣市場,並於同年4月調整營運模式後返台。新Uber與「租賃車」及「計程車」合作,駕駛得是「合作車行司機」或考取「職業小客車」證照,且汽車得依法登記為「職業用車」才能上街載客。

2018年5月和11月,小黃司機二度上街,抗議政府並未積極取締網路叫車和小客車租賃間的灰色地帶,仍有許多並無職業駕照的司機透過網路(Line群組等)攬客。為輔導計程車業者競爭,政府於2019年推動計程車汰舊換新方案,並規劃補助金。

2019年2月,政府更研擬推動《新Uber條款》(全名: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03條之1修正草案)。法規生效後將對Uber造成嚴重影響:計費方式改為日租、時租,並不得提供優惠卷給乘客;租賃小客車不可以在路上巡迴,也就是說司機載完一趟必須回車行等待下一位乘客叫車。Uber公司對於此條款非常不能接受,稱《新Uber條款》「完全犧牲了台灣『創新』的機會」。條款釋出後,上千位Uber司機用汽車排出「103-1 NO」字樣,希望政府能調整法規。此事件甚至引起了美國政府關注,美國在台協會去函,直指蔡政府可能讓台灣成為對投資者不友善的環境,不但讓外資不敢進入,也會讓台灣錯過數位創新帶來的經濟成長與消費利益。​

與交通部攜手合作 沒有人應該輸

《新Uber條款》訂定2019年10月6日上路,交通部次長王國材表示,9月之前Uber司機大多抵制此條款,而9月之後則許多駕駛開始有意報考,導致場次爆滿。交通部也收到許多駕駛陳情,表示時間太趕沒辦法報名考試。

對此,10月交通部允諾給予Uber兩個月寬限期,暫緩實施此條款,初步規劃11月前駕駛要取得職業證照,而車輛需在12月前擁有計程車牌,否則將開罰。Uber同時也宣布轉型為「多元化計程車」,並與交通部合作,一同輔導駕駛獲得執照和牌照。

Uber的轉型對於駕駛來說影響重大,Uber駕駛唐翊中即表示:「要花時間考試很麻煩,不過還是先考看看,之後怎樣再說。」對於乘客則不會有太大影響,App叫車、信用卡付款等功能皆照舊,上路的車子也仍為私家轎車,只是車牌將改為紅字白底的營業用牌照。至於消費者最關心的費率問題,交通部提出「協議費率」配套方案,只要Uber合法,未來將讓Uber保有浮動費率,不過可能會有下線的限制。


縮圖來源:Forbes

關鍵字:Uber、合法性、新Uber條款、計程車、共享經濟

記者 林怡恩
兩萬五台幣夠我在歐洲玩兩個禮拜
編輯 馬鈺絜
喜歡吃東西、喜歡睡覺。
記者 林怡恩
編輯 馬鈺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