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期

從電影《灼人秘密》中,你發現了幾個秘密呢?

電影《灼人秘密》由導演趙德胤編導,故事帶出演藝圈光鮮亮麗背後持續發酵的黑暗面,和浸染其中的受害者被潛規則後,精神經歷創傷的過程。

從電影《灼人秘密》中,你發現了幾個秘密呢?

曾弘碩  2019/10/13

以下影評含有部分劇情,請斟酌閱讀。

入選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的《灼人秘密》,今年也入圍第56屆金馬獎八項大獎,獲得的肯定包括最佳原創編劇獎、導演獎、音效獎等多個獎項。電影題材選擇與國際接軌,編劇兼女主角吳可熙投入自身演藝經驗,結合好萊塢「#Metoo」事件完成了這部劇本,探索電影中女主角妮娜灼人的祕密,並與老搭檔–導演趙德胤一同創造台灣新型式的恐怖驚悚類型片。

電影宣傳照。(圖片來源/灼人秘密 Nina WU臉書

本片導演趙德胤選擇用拼湊的方式,製造出懸疑、驚悚的觀影感受,引導觀眾陪著片中女主角妮娜(吳可熙飾)尋找那些想要忘記,卻如影隨形糾纏著她不放的記憶,最後無處宣洩的情緒、被嚼碎的情感,化作灼人秘密,深埋在妮娜以及觀影人的心中,隱隱作痛。

是誰撕碎了妮娜的心?

電影開端伴隨著詭譎的音效,畫面帶到在黑暗山洞裡行駛的火車,暗示著這趟觀影之旅和故事發展的不安與模糊。而後在燈光昏暗且狹小擁擠的公寓裡,獨自一人到台北追尋演員夢的女主角妮娜吃著水餃、開直播時聊色情內容賺錢,忽然,經紀人的電話響起,希望打拼七年都還沒出名的妮娜能參加一場試鏡,揭開了惡夢的序幕,並透過後續的故事介紹妮娜被潛規則後,受傷扭曲的心靈,但到底是誰殺了單純的妮娜呢?

女主角妮娜感受到導演給的壓力。(圖片來源/灼人秘密 Nina WU臉書

這部電影值得讚許的地方就是沒有過水的人物,每一個人物的出現都有它特定的目的,有些人物成為妮娜為何越來越迷失自我的動機,「父親」生意的失敗、拋棄「前女友Kiki」北上打拼的決心、「經紀人」給的警告、夢裡一位媽媽牽著小孩怪罪她不會表演以及妮娜「母親」生病,這些都成為妮娜不得不往前的壓力,喘不過氣的她,只能往最壞的地方做打算。而某些人物則是妮娜創傷過程中給她致命一擊的人,包括戲中戲「導演」的責罵和污辱、性剝削妮娜的「製片」、片中發火的「副導」以及「媒體」跟「路人」等等,都讓妮娜的身心不斷受到打擊,最後在絕望中哭嚎。

內心的混亂 假做真時真亦假

本片中,導演趙德胤使用非線性剪輯的手法,透過現實、夢境、幻覺三個不同維度的空間推進劇情的發展,頗富饒味,利用虛實交疊的錯覺來介紹女主角妮娜內心混亂的世界,卻不讓觀眾明確看出哪一段是幻夢一場,而哪一段是現實,亦沒有順序可言,因為不管是在現實、夢境或幻覺裡,妮娜在精神上都已經被折磨到消耗殆盡,而無論何處,她也逃不出這段傷痛,這時辨別事件存在的真假亦無意義了。

類似的劇情編排方式,以動畫大師今敏的動畫作品《藍色恐懼》最為人熟知,同樣描述經歷演藝圈黑暗生態而產生創傷症候群的藝人,藍色恐懼的主角未麻常出現幻覺看到清純時期的自己,而灼人祕密中的妮娜則看到了長相似前女友的幻影,讓人覺得有以今敏的作品借鑑之意味。

電影也利用許多象徵性的符號與大膽飽滿的顏色帶出女主角妮娜不安、惶恐的精神,其中「紅色」的使用最為突出且鮮明,妮娜試鏡和拍片時穿的衣服、地毯、口紅以及幻覺出現時刻,代表著無法抗拒的誘惑,也代表妮娜心中的恐懼、擔憂、彭湃的情緒,而相對的「白色」往往是妮娜迄於到達的平和,例如電影中,妮娜待在白色的醫院、護膚室和夢境中離開長廊走去的樓梯間,但當幻影出現時,妮娜就從原本的安定中被紅色的情緒吞噬。

妮娜拍片時的衣服、地毯為紅色。(圖片來源/灼人秘密 Nina WU臉書

至於象徵符號的運用,包括「狗」這個元素的使用貫穿電影,原本在大家心中可愛、順從的模樣,在電影中卻諷刺這樣愚忠的想法,以及「蜥蜴」、「蟑螂」也代表妮娜的慌張,不過這類動物元素的使用稍嫌刻意了點,不如電影《醉生夢死》中運用「老鼠」、「螞蟻」、「蜘蛛網」等暗示人物的卑微和生活的匱乏那樣來的自然,也較貼近整體電影抑鬱的風格。

搭上台灣類型電影的潮流

這幾年國產片從《紅衣小女孩》、《我的少女時代》、《目擊者》到今年最受大眾矚目的《返校》,都能看到台灣從寫實主義、關懷人文鄉土的新電影浪潮中,慢慢走向多元的商業化模式,並成功吸引觀眾目光,導演趙德胤也在這個時間點,轉換過往寫實的題材,如《再見瓦城》、《冰毒》等,挑戰並創造台灣少數見到的驚悚片類型,像是在驚悚片使用不少長鏡頭的表現手法,傳達事件的真實性,讓人融入其中體會含意頗有新意,如電影最後一段,長鏡頭拍攝妮娜被人蹂躪的過程非常震撼,而音效、剪輯、攝影等拍攝技術往往對於類型片來說是重要關鍵,例如電影中運用音效像是煮沸的水聲前後貫穿。而類型片通常都會有不同受眾,《灼人秘密》因為在議題的設定上新穎且結合了時下題材,增廣了它的受眾分布,也為台灣影史上,留下一部佳作。

恐怖驚悚類型片。(圖片來源/灼人秘密 Nina WU臉書

「一旦忘記為甚麼哭著,眼淚也就不怎麼悲傷了」、「好好活著就能改變的,對吧」、「而她還在習慣自己..總有一些秘密」。以上歌詞擷取自電影《灼人秘密》同名宣傳曲(由歌手陳珊妮操刀填詞創曲),歌曲風格呈現出平靜寧淡的氛圍,歌詞卻透露著一絲哀愁,如同鎮痛藥的成效,撫慰那些看完電影後被無情灼傷的心,同時又提醒著我們不要選擇遺忘這份灼人的秘密。

不同於歌曲表達方式,電影扒光我們的偽裝,要我們赤裸地去體會、理解受到職場性騷擾以及不平等對待的女性,在她們身上所留下的疤痕,時時刻刻折磨、耗損他們的心與靈魂,而這些受害者除了接受上司的壓力,也害怕外界的眼光,往往不敢把自己的遭遇公諸於世,於是這些事變成為了秘密埋藏在他們心中,灼人發痛。以上為本篇文章所看到的秘密,而看完此片的你,又發現了幾個秘密呢?

縮圖來源:灼人秘密 Nina WU臉書

關鍵字:灼人秘密、坎城影展、金馬56、恐怖片、趙德胤

 

記者 曾弘碩
沒有意義,無所謂方向,不想怎樣。
編輯 陳炘瑜
喜歡天馬行空的想像和所有「美」的事物,吃就是一件美爆的事(。・ω・。) #愛漂亮小姐的貪吃日常♡
記者 曾弘碩
編輯 陳炘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