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期

用故事說故事 玫瑰少年

音樂背後,有人穿西裝打領帶,表情嚴肅、肢體僵硬,有人卻穿著輕鬆的衣著,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心境不同目的卻一樣,這些身影都在說話,用他們的身體說話。

用故事說故事 玫瑰少年

記者 陳千柔 文  2019/10/20

玫瑰少年收錄於歌手蔡依林在2018年底發行的專輯《Ugly Beauty》當中,蔡依林親身參與了作詞與編曲,除了以葉永鋕先生的故事為發想的起源外,歌曲中還融合了許多蔡依林對人生經歷的體悟。從歌詞到舞蹈,在眼前呈現的,都是掙扎過後的平靜。

故事背後是和自己的對話

「誰把誰的靈魂,裝進誰的身體?」故事一開始問的,是誰把葉永鋕女性化的靈魂,裝進了男生的身體裡?同時這也是作者給自己的問題。

時間倒轉到二十年前,那時蔡依林剛出道,而青澀的她並不受歡迎。被評為十大最爛歌手不說,接著爆出與公司的合約糾紛,從外表到作品無一不受抨擊,外界的聲音,讓她對自己極度沒有信心。為了平息批評的聲浪,她學習了馬鞍舞、彩帶舞、鋼管、折手舞、體操等等,就是希望可以透過努力的成果,獲得大眾的肯定。外表的堅強,只不過是為了掩飾軀殼內的柔弱不安,但是誰把這個靈魂,塞進倔強頑強的身體裡呢?不是別人,正是蔡依林她自己。

「I wish I could hug you. 」2012年,蔡依林在拍攝《我》的MV時,被導演要求仔細看看鏡子裡的自己,想想自己的過去。這時,她哭了,不知道為什麼的哭,事實上這些淚水來自於靈魂的潰堤。從那時起,她開始藉由各種方式探索自己,像是寫日記、閱讀相關書籍等,最終,她找到的答案是「情緒」。

「Till you're really really being free.」原來小女孩的靈魂已經承受不住外界的壓力在抗議了,眼淚不過是她給軀殼的暗示。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探索,軀殼才終於接收到並且了解這些訊息,她才開始不再藉由外界的眼光評斷自身,而是去擁抱自己的靈魂,打從內心的去肯定自我。她,自由了。

這句給玫瑰少年的鼓勵,又何嘗不是蔡依林給自己的期許呢?

「最好的報復是美麗,最美的盛開是反擊」懂得傾聽內心訴求擁抱自我的蔡依林,將一路上的跌跌撞撞以及所遇見的風景人事,化為力量,最後形成結晶──Ugly Beauty。

專輯《Ugly beauty》封面(圖片來源/蔡依林臉書)

《玫瑰少年》的情緒奇幻歷險記

所有的舞者在歌曲的開頭,不論男女穿著的都是制式化的黑西裝外套,搭配著白色襯衫、黑皮鞋、黑西裝褲。這種裝扮象徵著大眾眼中的標準,穿著必須符合這種標準,才是好的,行為也要達到所有大眾的期待,才是值得讚賞。與其說舞者的神情是嚴肅的,不如說是眼神空洞、面無表情的。所有人沿著牆壁排成一排,就好似機器人一般,他們感覺不到別人的喜怒哀樂,也封閉了自己的感受,撇下了情緒,只是因為還能呼吸,所以活著。

接著舞者們開始出現掙扎、憤怒的表情,試著抗議外界對自己的欺壓,這是他們重拾第一個感覺。Jolin在這時也扯下了一位女舞者的衣袖,象徵著脫離桎梏的第一步。接下來,男舞者身上的西裝外套不見了,領帶則是被蔡依林給扯了下來。最後,舞者們自己脫下白色襯衫,在這之下,是五顏六色的衣服。擺脫大眾眼中的標準,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個自己,有獨特的偏好、個性、性向,黑白的世界是單調無聊的,彩色的它才會充滿生機,也為有接納他人與自己的不同,才能營造出彩色的世界。

相較於舞者們漸進式的改變,蔡依林的改變是一瞬間的,原本的她穿著高跟鞋、西裝外套以及綁著交叉結的緊身內裡,再塗上豔紅色的口紅,百分之百呈現出女強人的氣場及冰冷。在舞者都換上其他顏色的衣服後,蔡依林身上出現了明顯的變化,她穿上平底鞋、運動衣,也換了淡色的口紅,變成盡情跳舞的人。蔡依林改變自己的過程也投射在內,以前的她冰冷的活在他人的眼光下,在她開始探索自我的過程中,也許是講到一件事的當下,也許是看到某句話的片刻,總之在那個瞬間,心裡的結就打開了。試著改變要花很長一段時間,但真的明白那個過不去的點,卻是一瞬間的事情。

不同於舞者被扯下衣袖與領帶,蔡依林的改變靠的是自己。對於外界的害怕,讓她一直以來都是孤獨的,別人的鼓勵她聽不進去,而批評卻字字清晰的記在心底。一直到她鼓起勇氣放下這些批評,打開心房去接納那個,有缺點有極限、不完美的蔡依林,在想法與作品上才真的有了改變。

在MV的最後,原本藍色陰暗的牆面變成開朗活潑的黃色;原本面無表情的機器人,變成開懷大笑充滿熱情的舞者;原本僵硬的隊伍,變成動態流暢的隊形。MV中一開始舞者們的肢體動作是比較不自然、不協調的,而越到後面就能發現,他們的舞變得柔軟,身體真正出現律動。

《玫瑰少年》MV片頭(圖片來源/蔡依林臉書)

跳舞  是擁抱自己的一種方式

《玫瑰少年》的MV全數由舞蹈組成,拍攝手法上只用了幾個長鏡頭作剪輯,氣氛全由燈光和舞者帶出,乾淨俐落不拖泥帶水。其中最特別的是舞蹈,它強調的是身體自然的律動感,許多動作都是對自己的擁抱、撫摸,藉由音樂去跟自己的身體做互動,而音樂本身的旋律是熱情的,但歌詞是悲傷的,舞蹈則療傷的過程,把旋律和歌詞聯結了起來。與其過於複雜華麗,倒不如去享受最自然真誠的自己,藉由舞蹈,更加強了整首歌想傳達的理念。

玫瑰少年除了在訴說葉永鋕先生的故事外,它其實也暗指著社會上很多的故事面。以與他人不同而備受欺壓為主軸,一方面去鼓勵被害人要勇敢做自己,一方面則希望大眾能接納與自己不同的人、不同的想法,這種情景或多或少或輕或重,都發上在每個人身上過。能夠幫助被害人,引起社會大眾的反思,這件作品的對於社會的意義,遠大於它好不好聽。

關鍵字:玫瑰少年、Ugly beauty、蔡依林、葉永鋕、霸凌

記者 陳千柔
喜歡蠟筆小新的神奇女子
編輯 李旻珊
里民珊珊可愛
記者 陳千柔
編輯 李旻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