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期

想贏不想動?台灣體育發展的困境與展望

運動比賽總是可以激起人民的熱情和愛國之心,比賽期間總能在台灣刮起熱潮。然而,每當賽期結束,熱潮消退後便沒有人再繼續關注;國家代表隊出征也屢屢鎩羽而歸,高額的獎金也換不到好成績。 原來,台灣體育的問題就出在教育體制,以及根深蒂固的社會觀感。

想贏不想動?台灣體育發展的困境與展望

記者 石恩亞 報導  2019/10/20

2020年東京奧運剩不到一年,國人必定期望中華代表隊拿下好成績,然而似乎沒有人關心選手的備戰狀態,反而在爭論到底要用中華台北還是台灣的名義出賽;連續三年拿到職棒冠軍的Lamigo桃猿,卻因球隊連年虧損,落得轉買下場;2017年台北世大運風光一夏,隨著將聖火交給下一屆主辦國後,就沒有人再持續關注,教練、球員苦惱下一步該怎麼走,球迷各自返回崗位,事不關己。

台灣體育,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2018年冬季奧運中華代表隊持會旗入場。(圖片來源CNN

上不到體育課 何來全民運動?

要改變一個人的想法,首先要從教育開始。由於台灣教育升學主義掛帥,家長只注重孩子的考試成績,因此除了考試要考的「主科」外的課程,如音樂、美術、體育等,時常被主科「借用」來考試或複習。這反應了國家不重視體育,讓學生認為體育不重要,導致爾後即使有機會上到體育課,學生還是零零散散待在樹蔭下,形成學校、學生對體育不重視的惡性循環。

而校園裡,還存在另一種觀感:只有書讀不好的學生才去打球。體育班學生花大量時間去鑽研某項運動,成為專業技能,就如同學生在課堂中努力學習學科,培養知識能力。然而,如全運會帆船金牌、中華隊國手江秀丰所說:「沒人把運動當一回事,大家把運動當成休閒,而不是一種專業。」運動員身上「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標籤永遠撕不掉。

因為教育體制和社會觀感問題,台灣缺少青少年運動人口,間接影響到成人運動員。球評石明謹曾說:「正常的國家,每個學生都是運動員,其中有一部分是優秀的運動員,能代表國家出賽;但台灣的問題是,學生一開始就分成運動員跟非運動員,大部分學生不愛運動,運動事業自然不會成。」曾為UBA甲一級球員、國體大籃球助理教練、現清交兩校體育講師陳虔倖也認為,要改變體育生態,必須從根深蒂固的教育觀念和社會風氣開始。
 

高額獎金很重要 那基層培訓呢?

從國小開始,台灣社會追求的不是培養全民運動的興趣,而是為了競爭,因為有比賽成績才有獎金補助。據天下雜誌報導(2016),中華隊里約奧運金牌獎金高達新台幣3000萬元,看起來獎勵優渥,卻是致命的根源,因為「獎金」就是台灣唯一的體育政策。

里約奧運各國金牌獎金表。(圖片來源石恩亞重製)資料來源天下雜誌

根據Fox Sport統計(2016),日本金牌得主有158萬元新台幣獎金、美國80萬元、德國62萬元、澳洲48萬元,英國沒有獎金。大多歐美國家認為與其設立高額獎金的誘因,倒不如將資金投入基層,推廣社區運動,培養大量運動人口。「高額獎金固然會讓選手有動力,」北中運女子標槍冠軍蘇昭綺表示:「但如果全為了獎金而訓練,是不會長久的,要真的喜歡運動才有能堅持下去。」

這樣的獎金文化扭曲了運動本質,奪牌有獎勵固然是美事一樁,卻沒有解決體育圈的困境,「只有在成績有利可圖時,台灣才會重視競技運動。」蘇昭綺說。政府必須投入更多資金到基層,讓運動員有完善的訓練環境,而不是看到結果後再頒發巨額獎金,那麼選手奪牌之前的資源都必須靠自己爭取。「補助總在贏球後才有,但如果將資源投入在訓練上,會贏更多球。」前CBA職籃國手、現交通大學籃球隊教練陳忠強表示。
 

職業運動發展不利 運動員生涯沒保障

職業運動除了是運動產業賺錢的重點外,更能代表國家體育發展的成熟度。知名球星如王建民能帶起棒球潮、戴資穎讓大眾準時要收看羽毛球比賽。如果說國際賽激起熱情,職業運動則有吸引民眾運動的特性,間接讓更多人有運動和收看比賽的習慣。

同時,職業運動也讓運動員有保障的出路,讓他們從小鑽研訓練的專業得以發揮,工作賺錢生活。美國運動風氣良好、職業發展順利,例如NBA的金州勇士靠著門票、轉播金、周邊商品等行銷手法,在短短九年賺進31億美金。但在台灣,社會不重視體育,企業就不會投入職業運動,自然沒有亮眼成績。

Lamigo桃猿拿下中華職棒三連霸,卻逃不過虧損倍轉賣的命運。(圖片來源新頭殼 newstalk

例如中華職棒十幾年來人氣最高的兄弟象或連續三年拿下總冠軍的Lamigo桃猿,都因為球隊連年虧損而經歷轉賣,棒球已經是台灣最多人看的運動了,更不用說其他職業運動的發展會有多淒慘。而看來很多人喜歡打的籃球,甚至沒有職業聯盟,只有半職業的超級聯賽SBL,這樣對運動員來說毫無保障。
 

一窩蜂效應 熱潮一退沒人看

每當奧運、世界杯足球賽等大型國際賽事進行時,總會在台灣刮起一股熱潮,媒體爭相報導、民眾睡覺吃飯都要看球、在街上隨處可見穿球衣的人。然而,當賽事結束後,媒體不再追蹤報導運動員的新聞,球迷迅速流失,再也沒有人關心這群幾天前正叱吒風雲的運動員。

跟過往著名的蛋塔效應、雷神巧克力熱潮類似,體育賽事在短時間刮起熱潮消退後,便成了冷門議題,慈心華德福高中體育老師林勁毅說:「這是台灣人的特質,喜歡熱鬧、跟風,但都無法延續下去。」每年三月刮起的HBL籃球旋風後,有誰關注這群打進小巨蛋的高中生?有誰知道奧運跆拳道金牌得主的後續發展?

往好處想,會出現熱潮,可以得知台灣人還是存在對體育的熱情,然而因為平時沒有關注的習慣,無法延續下去。全中運帆船金牌、中華隊國手陳沛穎針對這個現象表示:「大眾容易因為潮流跟話題而追流行,或抱持追星的心態。」國小為棒球隊、高中為HBL甲級球員、現為台科大籃球隊的李品弈也認為,台灣人只想感受大型比賽的緊張氣氛以及快感,而不是真正熱愛運動。

2017年臺北市主辦世大運,球迷熱烈參與籃球賽事,擠爆小巨蛋的盛況。(圖片來源緯來體育台官方臉書

推廣全民運動 政府大眾都要動

政府自2013年推動全民運動政策,如研訂運動i臺灣計畫等。根據教育部體育署公布107年運動調查報告,台灣規律運動(每週運動3次、一次30分鐘)人口比例達33.5%,看似有些成果,仍顯不足。要改善運動生態,從教育做起,讓大眾尊重體育、創造運動風氣才是解決之道。一旦養成龐大的運動人口,有適當的訓練和防護資源,傑出的選手自然出現,職業聯盟也能順利發展,一切都是環環相扣的。

體育署於2019年10月的論壇表明,政府將會強化國際賽事的綜合培訓體系,並提升運動科學支援系統,讓選手有更優良的訓練環境。除此之外,各運動協會運作機制會更完善,與選手、教練有良好溝通,與職業和企業有合作計畫,在不浪費的情況下爭取更多資源。

2020東京奧運近在眼前,看政府是想繼續灑錢給獎金,然後拿到少少的獎牌;看大眾是想跟風維持一個夏天的熱度,還是從現在開始關心運動員的備戰狀態,給予支持。改變從自己開始,台灣體育將會變得更好。

關鍵字:體育、運動員、教育、獎金制度、職業聯盟、一窩蜂效應

記者 石恩亞
嘿!我是石恩亞,大家都叫我10N。愛聽故事,愛說故事,愛寫故事。
編輯 曾弘碩
沒有意義,無所謂方向,不想怎樣。
記者 石恩亞
編輯 曾弘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