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期

請撕掉「年齡」這個標籤

年齡歧視在社會上,是日益嚴重卻不能忽視的問題,這個議題同時也影響了社會職業層面的發展。

請撕掉「年齡」這個標籤

記者 曾弘碩 報導  2019/11/03

年齡歧視的問題不斷在發生,知名女歌手瑪丹娜就透露,因為年齡關係備受歧視,導致新歌被漠視、忽略,更在獲獎舞台上,呼籲大家對此的重視。而年輕一輩的世代,更不能置身事外,需要了解年齡對於社會上的影響和國家發展的考量。「老」是一個成長的過程,也是需要學習和了解的人生階段。就社會層面而言,在許多方面像是政壇、職場、社會上,我們對於「老」、「高齡」這類詞彙所抱持的態度,往往是負面的想法,認為老人衍生社會問題、造成經濟或福利上的負擔等等。

甚至,在日本上超高齡化的趨勢下,更有「老害」一詞來形容老人是危害公共的群體,而這群被稱之為老害的長者,是經過二戰後嬰兒潮,默默耕耘、努力打拼,撐起日本經濟體系的世代,卻在現今遭受嚴重的年齡歧視。歷史脈絡、經濟發展過程和日本相似的台灣,也面臨到相同問題,年齡歧視的議題伴隨著老齡人口的增加,也成為需要探討和應對的課題。

對於老人抱持的態度

基於亨利‧泰菲爾(Henri Taijfel)跟約翰‧特納(John Charles Turner)在1986年提出的社會認同理論,可以解釋為何年輕人會與老一輩長者之間產生隔閡。社會認同理論是指,根據自己的個人因素,比如擁有相同生活經驗、具有特定社會階級、或是生活水平等等,會對某個團體產生歸屬感,並認同自己的社會化過程。就理論而言,在心裡認同上,年輕人會以年紀這個屬性,做出與高齡人口的分別,將自己歸屬於新世代、千禧世代。就讀世新大學公共關係暨廣告學系王子衿對老齡人的態度:「我會覺得他們因為老了,就常常不知道要幹嘛,只能重複講往事,很可惜吧!覺得他們有更多可以發揮」。

又根據理論當中提到的「內團體偏私(in–group favoritism)」,年輕人希望將社會資源、福利等利益,分配給和自身歸屬的團體。因此,就台灣人口結構來看,老年人口過多且壽命延長,並握有社會上大部分資源,造成年輕世代利益缺損;抑或是政府發布老人福利政策不當時,不免看見網路使用率較高的年輕人,在網路上發出聲浪撻伐老年人,更脫離事件本身,用不雅、難聽的字眼形容他們,產生年齡上的歧視,也造成世代對立。

韓粉分布年齡層較高。(圖片來源/新頭殼New Talk)

而從生活上、政治層面都能看見,為何台灣年輕人對於老人帶有歧視的眼神。例如:韓粉這個詞彙,是現下用來判斷你是年輕選民,還是對年金改革不滿的退休高齡人口。或是媒體播報老人痛斥某高中生不讓博愛座的訊息,都會影響世代之間的相處,容易對老人有既定印象,進而逞生偏見、歧視,造成世代對立局面和社會紛擾。

他們也是職場上的需求

勞動人口不足是許多已開發國家面臨的問題,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推估2015–2065人口比例趨勢,台灣工作年齡人口在2015年達到最高峰,並自此下降,雖然仍屬於人口紅利階段,但自2027年,勞動生產力將不再豐富、人口數下降。就讀國立政治大學土耳其語文學系輔修民族學系的許容慈表示:「在韓國,年長者的捷運會免費這樣,就有讓年長者送比較近距離的文件的工作,一來讓他們可以運動身心,二來可以利用他們的勞動力」。現階段,已進入高齡社會的台灣,在面對少子化、高齡化的情況下,勞動力不足是潛在危機。解決勞動力不足的方式有兩種,一是引進外來移工,二是提高退休年齡。而台灣高齡就業人口比例,與其他國家相比,50歲以上的就業人口比例明顯略低,其中年齡歧視便是一大因素。

2030年台灣進入超高齡社會。(圖片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

《yes123求職網》在今年10月提出的《中高齡勞工危機與銀髮族照護調查》,針對45歲以上的受雇員工進行調查,明顯發現不管是對於雇主,還是中、高齡的員工來說,年齡對於就業市場是一大考量。約七成的企業主表示對於「年齡較高的一般員工」有所顧慮;而對於中、高年齡的員工來說,會擔心因「年齡被裁員」、「年紀大轉行不易」等因素,產生職場憂慮。更有將近八成的受雇員工表示,自己曾經遭受過年齡歧視。就讀中山大學中文系的李柏宏表示:「遊民很多都是中年以上,我之前有疑問他們為何不工作,後來發現不只他們的外表,他們大多偏向中高齡,也會被雇主歧視限制」。

根據Rita Chiesa在《PSM Journals》上提出的論文,年齡歧視可能造成老年人口對於公司向心力下降,間接影響參與事務的熱忱與執行能力,尤其是自我效能高的那群。顯示工作環境中,年齡歧視會導致工作效能降低,並影響高齡人口工作規劃的選擇。

歧視真的能解決嗎?

根據勞動部調查,收回4510份有效問卷,表示在就職歧視上,年齡歧視比起種族、性別歧視佔了更大的比例。台灣現行法律當中,以《就業服務法》當中第5條明確裁定,在職場上,雇主不得因年齡而歧視受雇員工,若違反之,將依次數而處罰鍰。而為了鼓勵高齡人口的勞動參與率,今年行政院制訂的《中高齡者及高齡者就業促進法》,讓高齡人口在就業上,能得到更為平等的待遇,以及友善的工作環境,雇主若違反,也將處以罰鍰。

然而,訂定這些規範真的能降低年齡歧視嗎?受雇員工若感受到年齡歧視,則可以向機關申訴,但又有多少人會主動去揭發呢?國家訂定的法律仍然屬於被動的型態,只能以最低標準來保障受到年齡歧視的就業者,若是可以化被動為主動,制定相關政策確保公司當中的就業人口保障名額給高齡人口,或許也是一種解決歧視的方式。現就讀台灣大學社會學系雙主修法律系的彭玄驊表示:「台灣目前法令當然不行消除年齡歧視阿,因為雇主有很多考量,老齡人的體力、專注度相對低,若是政府能制定相關考核,證明老齡人的工作能力。當然還有很多其他考量」。

年齡歧視不管在哪都會出現,本文以職場作為探討,但在生活當中,年齡歧視要消失,必然先屏除我們對老年人先入為主的觀念,進一步去理解後,才能消弭歧視,達到社會上的和諧與進步。

縮圖來源:搜狐

關鍵字:高齡化社會、年齡歧視、世代對立、高齡勞工、老害

 

記者 曾弘碩
沒有意義,無所謂方向,不想怎樣。
編輯 陳婉宣
我是Joanna!
記者 曾弘碩
編輯 陳婉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