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期

一個人,我完成兩個人的夢

創業最需要的從來不是充足的資金、經營策略,而是一份支持自己的熱情和越挫越勇的精神

一個人,我完成兩個人的夢

記者 吳宥芯 報導  2019/11/17

徐文彬工廠出貨情形(圖片來源/吳宥芯 攝)

創業,對於所以人來說都是一個看似遠大卻又看不著、碰不到的目標,令人退避三舍卻又投以渴望的眼神。然而不願讓自己受困於同溫層,徐文彬破釜沈舟,頭也不回地大步邁向創業之路。

30年前,徐文彬只是任職於汽車公司的小小行銷專員,靠著微薄的底薪,用口水、汗水換來的佣金過活,生活雖然艱辛,卻也平穩踏實。而此時天外飛來一筆,一筆增添他生活色彩的重要轉折,徐文彬認識了他的妻子,徐文彬說:「你看到我太太,你就會懂他有多美,他是世界上最懂我的人,」當時徐文彬與妻子都不願待在舒適圈,於是各自辭去工作,踏上創業之路。

熱情是努力的動力

徐文彬說:「你以為我懂創業嗎?我當時只知道往前衝。」零經驗的徐文彬夫婦在一些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一家食品供應商,加上當時徐太太非常喜歡吃肉乾和肉鬆類食品,在當時可說是奢侈的零食,靈機一動,他們決定主打肉乾及肉鬆。而因為是徐太太所喜愛的食物,因此促成於1996年「徐媽媽」的誕生,徐文彬也強調說:「就是要選喜歡的事物,不然你根本無法堅持多久。」

危機就是轉機

草創時期,徐文彬表示當時只知道,創業就是需要一個店面或一個攤位,因此選擇在量販店中租賃一塊自己的角落。起初營業額都有盈餘,並決定拓點營業,眼看自己是選了對的路的兩夫妻,卻碰上了2003年的重大危機—SARS。因SARS的緣故,民眾因畏懼而足不出戶,更不用說台灣遊客數驟減,此外當時徐氏夫妻育有兩女,排山倒海而來的金錢壓力,重挫了徐文彬的信心。呆坐在家中客廳,打開電視,一度以為自己的人生要以失敗告終時,他意外發現實體店面,不全是銷售他們家商品的全貌,於是他咬緊壓根,抱著最後一絲希望,攜家帶眷前往電視台,嘗試從實體店面轉向郵購。

當時徐文彬只覺得,郵購僅是為了度過這一波SARS的難關,然而卻意外地透過郵購的銷售額竟比先前實體店面多上許多。此刻他才明瞭,做生意不只是簡單的一手交錢一手交貨,需要有長遠的計劃,應對的備案,徐文彬說:「從SARS風波過後,徐媽媽才算是真的走上軌道。」

原則是我的堅持

徐文彬的事業開始走上軌道後,業績蒸蒸日上,進入穩定成長狀態,然而生活總不是一帆風順,此時徐文彬妻子被檢驗罹患癌症。經過不斷的治療依然未見好轉,令人遺憾的,最終他與妻子的夢想剩下徐文彬一人,除了需要一肩扛起自己與兩人的心血外,還要獨自扶養兩位正要就讀國中的女兒,可謂是蠟燭兩頭燒。連抹乾眼淚的餘力都沒有的他,逼不得已只能待大女兒國中畢業後,選擇讓她就讀高中的夜間部,白天在家中幫忙,後來妹妹也走上同樣道路。

不受妻子離世的影響而裹足不前,相反的徐文彬帶者兩位女兒,積極拓展事業版圖。起初徐文彬看準了旅客的市場,積極與機場免稅店及團客指定地點為目標,毛遂自薦寄出他們的商品至欲合作公司,然而就在寄出後第二天,包裹就被原封不動地寄了回來。備感挫折的徐文彬開始詢問業界友人,希望能讓他親自見一面公司管理階層人物,徐文彬說道:「儘管我的公司渺小,我也不怕見到大企業高層,因為我知道誠懇,以及我們販賣的產品都是我本人親自挑選的,」並自信地說道:「口味及品質上絕對不會出差錯。」果不其然,徐文彬靠著誠懇的心以及對產品的嚴格把關,成功為公司簽下第一份大型合作契約,並也為品牌轉向中游食品行業埋下了伏筆。透過這次合作經驗,徐文彬決定,無論之後事業走向如何,他都要親自去勘查工廠流程、產品衛生以及口味的把關,徐文彬說:「現在食安風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沒辦法對自身心血有絲毫懈怠,無論我的工廠一個在南一個在北,我都要定期親自去試口味,我才安心。」徐文彬還再三強調說:「要能長久在市場中站有一席之地,就要誠實,對合作客戶誠實,對自家產品也誠實。」

徐文彬親自把關產品品質(圖片來源/吳宥芯 攝)

我知道你是支持我的

至今「徐媽媽」所出產的肉鬆,都還是由徐文彬一手包辦,親自在熱辣辣的爐灶旁翻炒肉鬆。隨後徐文彬因產品一直維持在水準之上,受到許多廠商的喜愛,合作邀約可說是如雨後春筍,一家一家登門拜訪,在業界有了「徐爸」的稱號,也由於客戶訂單驟增,使得徐文彬暫時無法專心打響自己品牌在下游市場的知名度,因而退居中盤,將實體店面全部撤銷。

至今營業了超過20年,徐文彬對於公司的運作可說是得心應手,天性骨子裡流著冒險的血液的他,當然無法從安穩的現況中得到滿足,徐文彬計劃在未來幾年中重新拾回自家品牌在民眾眼中的記憶,並擁有一家實體店面,供客人在店內享用他們的產品。此外持續關心台灣育幼院孩童發展的徐文彬,也低調表示:「有時產品其實還能吃,只是政府有規定嚴格有效期限規範,應此時間一到需要被強制下架,若直接將這些未被開封的食品直接丟掉,相當可惜。」因此徐文彬將每次多餘的產品都直接寄送到全省各大育幼院,也希望吃到的小朋友能感到一絲幸福。對於自己事業一直相當有規劃的徐文彬最後說到:「如果我老婆還在,他絕對會支持我這樣做的,所以現在的我必須繼續做下去。」

育幼院回寄的感謝信函(圖片來源/吳宥芯 攝)

一件扛起家庭的他,是兩個女兒的徐爸爸;一肩扛起與妻子的心血的他,是大家的徐媽媽。

關鍵字:創業、熱情、夢想、徐媽媽

記者 吳宥芯
人生唯一夢想是環遊世界吧!!
編輯 曾冠霖
愛大海的凹豆孩子。
記者 吳宥芯
編輯 曾冠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