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期

「青銀共居」大齡與青年共處的新世代

孤獨老人有陪伴需求、年輕人有住房需求,社會上急需解決的兩個問題,就這樣一手給「青銀共居」包辦了。

「青銀共居」大齡與青年共處的新世代

記者 李旻珊 報導  2019/11/24

高齡化社會顯然已是許多開發中或是已開發國家的重要問題,65歲以上佔總人口數達7%為「高齡化社會」;達14%為「高齡社會」;而到20%為「超高齡社會」。根據內政部統計處公告,截至民國107年3月的戶籍登記人口統計數據中,在台灣65歲以上人口已占14.05%,表示已正式進入「高齡社會」。此外,於民國108年的資料顯示,每3.3戶就有一戶有65歲以上的老人。

隨著時代演變,多數的青年完成學業後離家打拼,留下家中年邁的父母,在台灣,與未滿65歲之父母同戶的比率達74.17%,與65歲以上父母同住的僅有60%。儘管年輕人偶爾回老家,但還是逐漸衍生老人孤獨問題。

對離鄉的青年來說,完成學業後,可能無法在原本的家鄉居住,又得負擔不少的房租、水電費,加上房價不斷高漲,居住開銷儼然成為大學生以及社會新鮮人需要面對的壓力。

「青銀共居」起源地

「青銀共居」最早由荷蘭的Humanities安養中心發起。(圖片來源/Humanities官網

其實「青銀共居」最早始於荷蘭,成立於1964年的老字號安養中心Humanities,於2016年,首度以「學生住戶計畫」,篩選出六位大學生免費居住安養中心,唯一的要求只有每個月花30小時與安養院的老人們當「好鄰居」,方式不限,例如有學生白天、晚上煮飯給安養院的居民吃。以關心鄰居來換取住宿,而不是以志工或是打工的名義,沒有按表操課而是自行安排服務,就是希望學生能發自內心,用生活與相處的過程與銀髮族交流。另外,對於身處高房價環境的荷蘭大學生來說,免費居住的條件無疑是其中一個吸引力,且開放的公用空間讓居住在Humanities的人能進行各種活動,讓大家都能成為朋友。

繼荷蘭之後,許多國家也陸續跟進。除了西班牙由政府計畫之外,其他都是民間發起,如:德國由Geku-Haus公寓推動、日本由非營利團體「街ing本鄉」主辦,而美國是由安養中心Judson Manor開始。

文化不同下的疑慮

2017年,由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以下簡稱城鄉局)發起「青銀共居」試驗計畫。城鄉局住宅發展科的武允薇表示,推動計畫前,事先與社會局及各大以長輩為主的組織聯絡,發現台灣要推動青銀共居計畫最大的困難是,身在台灣傳統文化的長輩,還是習慣在年老時與自己的兒女一同居住。另外,清華大學外國語文系的劉同學表示,如果是與不認識的長輩當鄰居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要居於同一屋簷下,意願並不大,畢竟素昧平生的長輩跟父母還是不同,因為父母一直以來都住在一起,所以互相影響的程度磨合的差不多了。所以就算是年輕人,有些還是比較習慣與家人或是年紀相近的人一起同住。這也是在台灣,青銀共居由政府首先推動,而非如歐美國家由民間或校園自發推動的原因。

發現老年與青年的齡距離

武允薇也分享道,在2017年第一次計畫,為期三梯次的三天兩夜體驗營,令人出乎意料的是有逾百人報名,且銀髮族也不在少數。武允薇從計畫實行的過程中發現,「青銀不是問題,共居才是問題。」年齡在青銀共居不是最大的差異,生活習慣才是。因為世代間的想法不同而衝突的狀況幾乎從未發生,爭執反而只有發生在年長者之間,且只要是需要一起在同一空間居住,自然成為一個社群,住戶之間也會自訂規則主動調解,就與大學生的室友相處一樣。

訪問到與年邁母親居住李德欽也表示,即使是不認識的年輕人,有機會也願意共居,「因為有年輕人共居,有些力有未逮的事有人可以幫忙,另外與青年人共居或許可以讓自己心態上年輕些,彼此可以分享各自的觀點、經驗,若能將對方當成自己的晚輩、長輩一樣看待,將更能促進社會的和諧,減輕對隔代族群的代溝問題。」但是個性、觀點的不同會是對青銀共居最大的顧慮,如果互看不順眼也難以同居,需要透過磨合或相處找到最適合的室友最為重要。

銀髮族與青年在共居體驗營中皆收穫滿滿。(圖片來源/玖樓臉書粉專

體驗營的成果手冊中,分享了三梯次的活動設計:共識、共享、共創三階段,透過這次的活動,突破了陌生人之間與年齡的差異,發現青年與銀髮族之間的零距離。銀髮族從年輕人身上獲得活力,而年輕人也獲得豐富的經驗以及生活上的建議。

可以看出,比起年齡差距,價值觀以及人與人之間的包容與和諧,才是最重要的,年齡不是年輕人與銀髮族之間最大的距離。

「青銀共居」試住計畫

新北市於2017年11月,推動長達6個月的青銀共居長居計畫,並以玖樓共居空間合作。青年的年齡限制為20到40歲之間,而銀髮族需為60歲以上。參與者要提供薪資資產證明,甚至規定不能持有超過40平方公尺的共居住宅;但是年滿60以上願意將住宅轉作公益出租或包租代管也可以參與,在薪資上也有做限制。另外,還需要通過面試,如果有社群經營、相關志工經驗、或是參與過青銀共居體驗營者,將會大大加分。

問及老年人的照護問題,武允薇則表示,能參與的銀髮族需要以生活能夠自理為主,所以也需要完成「巴式量表(ADL)」,並確認如生病或是有任何意外,無法再與青年共居,有相關單位可以收留,或其他家屬可以接手照顧、處理。到目前為止,因不適應或是爭執而後悔參與青銀共居,而決定退出的狀況未發生過,只有因為就學、就業等狀況解約,且案例也非常少。也從中發現青銀共居在台灣的可行性。

青銀共居需要民間的推動

除了希望能更有計畫地結合社會住宅之外,「最終目的希望民間相信青銀共居在台灣是可行的,由民間推行更有效。」武允薇也說明道,畢竟只有民眾發自內心的願意撇除年齡差異,開闊自己的胸襟,才能讓所有人都能共存共榮。

「陪伴難能可貴,也是一種實際的心靈幫助。」於悅齡協會以及福志社區實習的孔培華表示,多陪老人家們聊聊天、多問問題,都可以得到很多的回饋。另外,對孔培華來說青銀共居也不是問題,並且分享了與銀髮族相處的經驗:「我覺得語言很重要,雖然我們社區的長輩大多聽得懂國語,但還是有少數需要完全用閩南語或客語溝通的長輩。」

適應與尊重彼此的生活習慣、語言或是不同的價值觀,都是不論年紀、不分老少需要學習的課題,唯有更多的友善、包容與分享,撇除年齡差異的成見,才能使青銀共居更加順利的推行,銀髮族不再孤獨,年輕人在外地能享有家的溫暖,創造社會的共榮。

縮圖來源:玖樓臉書粉專

關鍵字:青銀共居、老人、年輕人、老年孤獨、租房壓力

記者 李旻珊
喀報之神眷顧我吧(´இωஇ`)
編輯 吳宥芯
人生唯一夢想是環遊世界吧!!
記者 李旻珊
編輯 吳宥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