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期

教育現場──特殊選才到底在特殊什麼?

考試不再是唯一的方式!「特殊選才」於107學年度起納入正式入學管道,目的是招收具有特殊才能或不同教育資歷學生,隨著試辦順利,各大學也爭相釋出名額。特殊選才對於招生方式和入學後安排,都由各大學自行籌劃,再經教育部審核即可,因此各校的特色皆不同,同時也會遇到不少困難。

教育現場──特殊選才到底在特殊什麼?

記者 石恩亞 報導  2019/11/24

台灣的教育體制,長久以來孕育出不少優秀人才,卻也錯失許多不擅長考試,但仍有出色能力和想法的學生。基於這樣的情況,「特殊選才」於107學年度起納入正式入學管道,目的是招收具有特殊才能或不同教育資歷學生,讓有潛力的學生不必因考試制度受阻,並在入學後接受適性的學習發展。
 

多元化浪潮 報名人數年年倍增

成功大學資工系教授,也是特殊選才負責人蘇文鈺表示:「目前高中生升大學管道多元,有繁星計劃、個人申請、獨立招生等,不過衡量基準多半還是看分數。」這個現象讓有特殊成就的學生,在追逐更高學習殿堂時受阻,同時也讓各大學難以透過考試鑑別他們的能力。「透過考試出來的學生面貌差異不大,但未來世界是如此多元,這就是為何教育部要推動特殊選才。」蘇文鈺也說道。

而《實驗教育三法》通過,更添增了許多不同教育經歷的學生,他們可能不擅長考試,卻擁有別於一般學生的專才。因此,教育部自104學年度起開始推動「大學特殊選才招生試辦計畫」,名額上限都維持在該校學生總量的1%。經過幾年試行,效果甚佳,各大學也爭相釋出名額,人數年年翻倍。

根據教育部「109學年度大學特殊選才招生」資料顯示,共有47校、458科系提供1214個名額,其中國立大學755個名額、私立大學459個名額。值得關注的是,過往只錄取考試成績頂尖的台灣大學,今年開出高達82個名額,可見其對於特殊選才的重視。

教育部核准特殊選才人數年年倍增。(圖片來源/石恩亞重製)資料來源:教育部

其餘傳統學術研究型大學如清華大學(60位)、交通大學(47位)、成大(29位)、政治大學(9位)、台灣師範大學(42位)也紛紛開出不少名額,希望在原本透過考試招來的學生外,有不同類型的學生進入校園。而在校選生的同時,生也在擇校,畢竟真正特殊的學生就那一群,因此各校必須展現自己特殊選才學程的特色,吸引學生。
 

別再用同一把尺 衡量不同學生

特殊選才的宗旨為多元化,對於招生方式和入學後安排,都由各大學自行籌劃,再經教育部審核即可,因此各校對選才的標準和相對措施也各有定見,大致上分為學校各系所開名額去承辦或由學校特別設立學士班或學程制度。

清大是國內最早施行特殊選才的學校,104學年就開辦的「拾穗計畫」如今規模宏大。該學士班採大一不分系,大二分流至各系,更推出「客製化學程、實驗教育方案」,讓學生提出未來三年的課程規畫,組成學習小組和專屬導師制度,有更自由的學習空間。「實驗教育方案提供我自主、跨域、適性的學習環境,找到為自己帶來意義的學習、認識有趣的人,以及面對各種挑戰,」106學年度拾穗計畫榜首林芳如說道:「能在大學階段懷著好奇心,保有熱情和付出,是很開心的學習過程。」

交大自107學年度開辦的「百川計畫」,強調學生需具備跨領域能力,希望跳脫過往學習框架,培養多視野的「非型人才」。目前錄取來自各地普通高中、高職、實驗學校、自學生、境外台生、美國學校等50人,包括資安、機器人、音樂、設計、教育、數學、建築、法律、體育、外交、藝術、新聞等特殊專長的學生。

交大特殊選才百川計畫學生討論畫面。(圖片來源/石恩亞)

交大校長陳信宏表示:「校方要評估,將專才學生收到交大,學校是否能提供他適當的學習環境和養分?」由於要重新設立獨立的學士學程,交大也為百川計畫做了多年的準備,包括核心主修的安排、選課制度、導師分配等,「等到一切都準備妥當、基礎打好時,才向教育部提出百川特殊選才計畫。」陳信宏說。

台大「希望入學」針對家境清寒、特殊境遇、新移民子女,且有關懷、服務經歷者招生,希望讓弱勢卻優秀的學生,有一舉翻身的機會。成大「成星計畫」主要栽培偏才和極弱勢學生,試辦大一到大四不分系學制,推動跨領域學院(College X)的概念,開創全新的學習模式。
 

從選才看見台灣教育扭曲面貌

任何新創制度都會遇上困難,特殊選才也不例外。除了上述清交成三校有開設立學士班外,其餘大學選才方式大多採各系獨立招生,入學後直接進入該系就讀。由於要展現特殊性,其中大部份學校科系的申請資格是競賽成績,例如台師大「獅子座計畫」的地理系申請資格為曾於國際地理、地科、生物奧林匹亞競賽獲獎者,或國內地理奧林匹亞比賽獲小論文前三名者。

利用競賽成績作為標準是可以理解的,這是展現學生能力最直接的方式,但在台灣的教育觀念下卻不然。部分高中為求提高學校聲譽和國立大學升學率,會刻意挑選成績優良的學生參與競賽,並給予特別指導以為校爭光,讓這些原本成績就出色的學生,在面對各類申請時增添優勢,反應了台灣教育只注重菁英的習慣,這與特殊選才希望吸收自主學校、多元人才的核心價值背道而馳。

再來,為了爭取這不需考試的管道,竟然出現特殊選才才藝班,特別開班讓高中生培養特殊能力,顯示台灣扭曲的補習文化。這樣的情況持續個幾年,特殊選才也會步上個人申請的後塵,有人專門替學生寫備審資料,家長介入和捏造子女的能力及經歷以求升學順利,不具特殊專才和特質的學生經由補習班培訓出來的假專長,都是未來特殊選才甄試會遇到的狀況。

台灣補習文化盛行,竟然連特殊選才都可以補。圖為普通補習班示意圖。(圖片來源/報橘

「特殊選才非常不公平,比的不是孩子,而是看家庭能掌握的資源多寡,能編出多少備審資料,跟孩子有多少才能根本無關。」從事中學教育的李明敏說道:「我班上用這管道上了國立大學的孩子成績全班倒數,所有備審文章都是媽媽寫的,如何叫人能心服?」這可能是誤解和特例,卻也是特殊選才的另一面。遇到這種情況,大學也需負起責任,甄試的教授需有足夠的細心、耐心,能透過備審資料和面試找出真正特殊的學生。
 

要多特殊?熱情才是專才的核心

回歸特殊選才的本質,是希望協助無法用現行考試管道、卻有特殊專才和經歷的學生,而這些學生會提前培養技能或經歷,是因為他們熱愛自己的興趣和所學。因此,在用競賽成績證明能力前,重要的是如何表達主動積極、勇於嘗試的態度,發揮創造力;如何展現比一般學生提早接觸專業;如何透過清晰的資料整理讓他人了解你,才是特殊選才的意義。

特殊選才的蓬勃發展固然體現了台灣多元化的概念向前,然而回到最初,不是每一種學習方式和升學管道都適合每一種人,因此特殊選才也不見得適合每一個人。這才是教育該傳達的價值。

關鍵字:教育、特殊選才、大學

記者 石恩亞
嘿!我是石恩亞,大家都叫我10N。愛聽故事,愛說故事,愛寫故事。
編輯 吳宥芯
人生唯一夢想是環遊世界吧!!
記者 石恩亞
編輯 吳宥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