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期

連上班也在創作?TP田珮的多重生活

有一種頭銜叫做斜槓青年,普遍出現在現今社會當中。TP田珮除了上班之外,她的多重身分為生活增添不少樂趣。

連上班也在創作?TP田珮的多重生活

記者 曾弘碩 報導  2019/11/24

面對社會、工作和一大堆雜七雜八的事,無形的壓力讓人喘息不順,生活陷入低潮,彷彿「快樂」只存在於光譜的另一端,搆不著也無處可尋。我進入了空窗期。我一手拎著背包,一手拿著手機等待訊息。是午後昏黃的時候,她從捷運的手扶梯緩緩步來,不慌不忙,帶著一點下班後的倦容,田珮笑著和我打招呼。

現擔任FEELA輕鬆畫攝影師的田珮,和我分享她生活的點滴,原來她除了田珮這個稱呼外,還有個藝名「TP」,來展現她私底下多元的樣貌。

TP的多重分身術

田珮說起她平日在工作室裡的大小事,其實遠遠超出了攝影師的範圍。企劃影片的內容,到現場拍攝、導演,甚至事後的剪接,她一手包辦。雖然工作內容過多,讓她不免抱怨,但創作已經成為她的養分,不單單是為了讓工作維持下去,也是為了在生活上找到樂趣。

畫室裡,來學畫畫的小孩子,也是影片構想的靈感來源之一。影片中,田珮讓小孩子唱嘻哈,而歌詞提到小孩對於畫畫的想像、喜愛,孩子們支支吾吾的樣子,讓畫室影片可愛、活潑許多。而私底下,田珮也很喜歡玩音樂,嘻哈風格便是其中之一,把工作和興趣結合在一起,或許事情就沒那麼難了。

田珮在頻道上搞笑的風格。(圖片來源/YouTube)

除了在工作上產出影片,田珮也有自己的YouTube頻道,YouTuber也是田珮正在經營的另一個TP,在平凡的生活裡,她以無厘頭的方式,把生活每一種趣味榨出來,放到影片當中。因為喜歡一些創意的生活小物,所以常常在影片當中開箱給大家看。生活繁忙,她也不忘停下來分享她的感受和發現。

而提起音樂,也接露了田珮另一個TP的身分「音樂人」。在第一屆華流菁英計畫培訓成果展上,舞台聚光燈打在她身上,大家的歡叫聲是那麼雀躍,專心聆聽田珮的音樂。田珮對於追求音樂的理想,就像她歌詞裡提到的「Who Knows, 誰知道最後會是怎樣?」,她還沒打算結束這段旅程。沒有從小培養的音樂底子,音樂之路對田珮而言不易,雖然堅持下去或許不會成功,但不堅持就沒有,再次站在大眾前唱歌的機會。經歷過桃園青年選拔、聲林之王試鏡,堅持到現在,正是田珮對於創作、音樂的那份熱忱。

田珮(右1)和歌手呂薔(左1)在成果展上合作歌曲。(圖片來源/曾弘碩攝)

重新審視了一番

喜歡上創作和表演,一切都是一個機緣。大學時期就瘋癲的田珮,說起她那段風光的時期,眉梢和嘴角也不自覺向上飄揚,從她的字裡行間,我推敲TP從那個時候就出現了。

大二時,田珮參加系學會,就把自己的照片大大的印在活動傳單上,誰也阻止不了她,於是整棟教學大樓都貼滿了她的身影,因為無厘頭的性格,讓她更積極展現自我。田珮更在大三、大四時,創立了阿卡貝拉無伴奏合唱社,她說:「因為都沒有人嘗試的東西,我就很想試試看」,她想去盡情創造。

出了社會後,汲汲營營於工作,那時候還不是在畫室,而是待在一間公司的會計組裡,田珮說:「那時候,我根本就不會,所以都加班到很晚,就是硬做」。其他人迎合董事長,她則大剌剌地在會議上,公開表示董事長的行銷策略弊大於利,付出很大心力在工作上的她,後來,因為一個微弱的理由就被資遣了。

她說那時候壓力很大,覺得被資遣很丟臉,每天早上依然上班時間出門,不想讓家人發現自己丟了工作,後來甚至開始掉頭髮。之後在朋友的邀請下,去了美國,而這一去,就是四年了。這段時間裡,田珮意識到表演才是她喜歡做的事,於是更努力去學表演、唱歌,去尋找舞台。她說:「我覺得這是老天的旨意。」去美國念書,除了自己想去之外,也是因為剛好遇到有過經驗的人,推薦她去一些便宜但教學不錯的學校,考試成績也是剛好可以上,就連去美國的費用也是剛好有朋友借助。一切種種,讓田珮不得不信服這是重生的機會。

田珮在美國參加表演性質比賽。(圖片來源/田珮提供)

快樂是可以選擇的

洛杉磯待了四年後,回到台灣,田珮還是喜歡站在舞台前,以TP的姿態站在大家面前。笑容總是掛在臉上的田珮,卻也是有沮喪、無力的時刻,她說:「台灣的體制下,很難有機會去創造自己想要的東西,在美國,你真的覺得你的夢想會實現。」,她偶爾也會陷入停滯不前的狀態,面對社會上和身旁那麼多無力改變的事情,心情也受到很大的打擊。

我問她,那該怎麼辦,她回答「在自己脆弱的時候,注意吸收資訊的來源」。網路媒體時代,大量的資訊在各個媒體上出現,並環繞我們的生活,隨時隨地影響著我們的思緒。田珮察覺到這點,也意識到周遭環境帶給她的焦慮。有時讓自己暫停,對世界避而不見,不是一種逃避,而是為了下次重新迎接它。而生活沒有動力的時候,她也鼓勵「那就找點刺激的事情,找回動力呀」。如果真的快樂不起來,那就不要勉強;如果無法往前,那就停下,覺得自己準備好了,那也還來得及,反正創作就是找出新的東西,創作不會永遠消失。

結束專訪後,一整天的抑鬱稍微舒緩了許多。田珮的話,在我腦海轉來轉去,我才發現,原來快樂不就是那麼一回事,當我迫切渴望的時候,其實靈魂早已缺乏滋養;當我不經意察覺心裡的舒坦,和生活上的愜意時,言語早已不足表達內心的雀躍。

關鍵字:TP田珮、音樂人、YouTuber、快樂、多重身分

 

 

記者 曾弘碩
沒有意義,無所謂方向,不想怎樣。
編輯 李芝謙
我是大大方方愛台灣, 來自大肚王國, 正港的台中好女兒。 夢想是成為超級厲害的記者~    
記者 曾弘碩
編輯 李芝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