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期

保育動物與我何干?不是只有愛動物那麼簡單!

【不是只有愛動物那麼簡單!保育知識面面觀】專題

每次人為開發下的犧牲,其實都深深影響著大自然的平衡與脈動,也是野生動物需要保育的實際理由。野生動物路死觀察與傷病救援,更是值得關注與學習的課題。

保育動物與我何干?不是只有愛動物那麼簡單!

記者 李旻珊 報導  2019/12/22

自雲豹逐漸消失於台灣這片土地上,加上石虎等野生動物路殺事件層出不窮,民間、政府、業界等開始以保育石虎為名舉辦各種宣傳活動,網路各界也紛紛倡導石虎的保育。但是大家響應物種保育的同時,是否思考過,除了為自然、物種留下存活的機會之外,與我們生活又有甚麼直接關係呢?

保育聲浪四起的社會

台灣與美國幾位生態學者花了約13年的時間,四處以氣味及影像的裝置蒐集、調查、觀測台灣山區與雲豹的生存環境,卻還是不見任何雲豹的蹤跡,所以於2013年研判台灣的野生雲豹已經絕種,並推測即使有零星個體,應該在不久的時間內滅絕,其研究結果最後更是被英國的國際保育期刊《Orxy》信任而採納、刊登。雖然林務局曾經研擬將雲豹從保育類名單剔除,列為已絕種的野生動物,六年過去了,台灣雲豹的存在仍眾說紛紜。雖沒有任何明確紀錄,台灣雲豹還是名列於台灣瀕臨絕種野生動物名單中。

因為環境與道路的開發,加上野生動物無法辨認路上的各種危險而身陷危機,造成近年來野生動物路殺事件頻繁出現。例如生存於開發中環境的石虎,每年路殺數量不斷上升。2019年就有高達31隻遭到意外路殺,同時也面臨農民捕獸夾、農藥與家犬的傷害,在台灣目前預估數量僅500隻。民間成立的石虎保育協會,致力在各方面減緩石虎可能面臨的生存危機,除了建立適合石虎的通道,也與當地農民協商展開石虎友善農作。除此之外,一些企業也響應石虎保育的提倡,例如繪圖板品牌Wacom Taiwan與谷汨文化合作發起了「石虎畫撥活動」,邀請網民利用繪圖的方式畫下石虎在Instagram發布並hashtag及標註Wacom Taiwan帳號,並聲明每張發布的圖將為石虎保育協會貢獻50元,此活動吸引許多插畫家與1000多位網民參與。參與過程中不禁會開始思考,除了因為石虎令人憐愛的外貌,以及對小動物的憐憫之心之外,還有那些實際的理由,證明動物保育的重要呢?

牽一髮而動全身

食物網上的任何動植物彼此環環相扣。(圖片來源/部落格

「關鍵種」(Keystone Species),又稱作基石物種,最早於1969年由Robert Paine提出。當時研究團隊以海星、貽貝、牡蠣、藤壺以及藻類或其他軟體動物等為主的生物群落為實驗對象,發現群落中的單一物種貽貝對於基本的生存條件的壟斷(例如生存空間或養分),常常被捕食者海星所阻止。當海星消失在群落中,貽貝將會擴張佔有80%空間,牡蠣及藤壺數量增加,而生存空間的壓迫與食物的減少導致軟體動物、附生植物或是底棲藻類消失,群落中的物種由15種減少至8種。由此可見,捕食者的消失,不僅會降低生態系統多樣性,也讓群落的生態平衡更加不穩定。

另外,因關鍵種是食物鏈中具有重要影響力的物種,不只是滅絕,僅僅數量上的增減,其實就足以影響整個生態系。朝倉裕《狼與森林的教科書》一書中,就以日本的狼群因為殘酷的天性以及傳統文化給與狼的刻板印象而遭人類殺害為例,說明了狼的存滅對於森林的影響。如果狼消失了,野鹿與其他草食性物種不再受天敵威脅而大量增加,森林的植物也會消耗殆盡,最後可能導致森林荒漠化。生態系上的破壞,除了會造成自然與土地的毀滅,更會使人類失去了生存與飲食的來源。而台灣的石虎與原生雲豹,屬於純肉食性的貓科動物,屬於食物鏈的最頂端,也是對台灣生態系具有關鍵影響的基石物種,在整個生態系中都難以被取代。這是失去台灣雲豹之後的台灣,對於石虎存亡更加關注的重要理由。

關鍵種固然有存在的重要性,但同樣身處大自然生態系一環的任何物種,也都在物種間與環境間的影響下環環相扣。在人類大舉開發之下,入侵了野生動植物的原生環境,影響的不只是石虎與其瀕臨絕種的生物,更是影響了整個生態系的存亡機會。

我們可以怎麼做?

當我們遇到傷亡的動物們該怎麼做呢?不論身處都市或是遊於山林之中,遇到受傷或死亡的野生動物在所難免。

點開「台灣路殺社」臉書社團,一張張野生動物橫屍於柏油路上、或是被電線纏住的鳥類等相片映入眼簾。路殺社,全名為「台灣路死動物觀察網」,於2011年以虛擬臉書社團成立,提供民眾一個通報動物傷亡的網路平台以及寄送、處理動物死屍的管道。旨在助於改善動物路死情況做研究,以及國內狂犬病、農藥傷害的監控,期盼能給予野生動物更安全的生存環境。

現在除了可以透過路殺社臉書社團回報之外,也可以將相片上傳到「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或是「路殺紀錄Web app」,依照線上的流程指示,留下小動物的死亡地點與死亡原因等資訊。如果情況允許,也可以將小動物寄送至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的爬蟲室,或是將死屍移到路邊,可以避免重覆破壞死屍,或防止想要食取死屍的動物也受到路殺所害。

遇到野生動物遭意外路殺時的救援流程。(圖片來源/李旻珊製)資料來源:台灣動物路死觀察網

如果開車時意外撞死野生動物也不必緊張,只要非蓄意接觸或傷害,都不算違法。立刻通報相關單位,才是幫助傷亡動物最好的方式。

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以下簡稱特生中心)組織中的野生動物急救站,除了是治癒受傷或生病野生動物的專門機構,同時也協助國內保育動物的復育工作。特生中心網站也說明到,確認受傷的野生動物所受到的傷害,以及是否急需幫助後,最好的方式是聯絡相關單位,並提供完整的聯絡資訊。請求專業的支援,是幫助野生動物獲得最好的方法。

台灣水鹿為台灣第三級保育類動物。(圖片來源/DEERWORLDS

或許大家都理解物種的幾百萬年前的演化與天擇,導致許多不適生存的物種消失,但是人類的開發所造成的物種滅亡,與大自然循環的規則有所不同,快速的開發更是影響了維持大自然演化與存滅的原則。

不論出於道德與惻隱之心、或實際上環境傷害對人類生存的潛在威脅,都是我們對野生動物與環境保育需要貢獻的理由。無論是實際的救援、相關機構的捐款、或是關注與推廣等,都是為野生動物及我們的土地貢獻的方式。畢竟人類開發對自然所欠的債務,還是需要還的,不僅還給動物們生存的機會,同時也還給人類更好的環境與生活。

縮圖來源:Accupass

關鍵字:石虎、野生動物保育、保育類動物、關鍵種、生態系、食物鏈

記者 李旻珊
因為李旻珊 所以里民珊珊可愛
編輯 楊采寧
如果忘記我的名字,就記得有一隻羊踩在泥巴裡。
記者 李旻珊
編輯 楊采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