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期

陽光普照 家庭何時開始瓦解?

導演鍾孟宏所執導的第五部劇情長片《陽光普照》,故事聚焦在一個庶民的家庭成員之間,那些微小的事情仿若台灣社會的縮影。此片一舉得到第56屆金馬獎六項大獎,包含最佳劇情長片。

陽光普照 家庭何時開始瓦解?

記者 楊詠嵐 文  2020/04/05

陽光普照是導演鍾孟宏所執導的第五部劇情長片,在第56屆金馬獎共入圍十一項,並獲得六項大獎,包含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男配角獎等。

由左至右為阿和、琴姊、阿文及阿豪。(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陽光普照,陽光是甚麼?

「陽光普照」,並不如字面上的意思一樣溫暖正面,而是陽光熾熱。太靠近了,燒得人都疼;曬太久了,生命無處可逃。在這個家庭中,無論是物理上的昏暗、擁擠、老舊,還是心理上的充滿疙瘩,都非常的陰暗。然而出現了一個很完美的孩子阿豪(陳建豪),他就如同陽光出現在長期缺乏光照的地區一般,給了父母翻轉階級的希望。但在向他索取各種需要的同時,這一家子卻忘了這一個溫暖如陽光的兒子,仍然是需要陰影來躲避的人類,而並非真正的太陽。 

家庭的悲劇,從哪裡開始的?

父親阿文是一個駕訓班的教練,個性非常的頑固,總是拿著駕訓班的標語「把握時間,掌握方向」告誡兒子;母親琴姊是在八大產業工作的的美容師,處事圓滑卻暗藏著情緒勒索;小兒子阿和(陳建和)是一個脾氣火爆,且沉默寡言的浪子,因為和朋友菜頭砍斷了他人的手而進入少年輔育院,間接開啟了一連串的悲劇;而大兒子阿豪是一個溫暖如陽光,總是為他人著想和付出的高材生,在劇中,他因為沒有考上第一志願醫學系,而選擇重考。

而這個家庭的悲劇,看起來是從阿和進入少年輔育院開始,但實際上,悲劇的種子早早就種下。

沒有陰影、無處可逃的人

「我沒有水缸,沒有暗處,只有陽光,24小時從不間斷,明亮溫暖,陽光普照。」 ——阿豪

在這個故事之中,我們在阿豪的身上看不見身而為人總會有的黑暗。既便是碰上了多大的災難,像弟弟與人砍斷人的手而進去少年輔育院、被補習班老師莫名的轟出教室、弟弟的女朋友懷孕了、在輔育院會面的時候弟弟對無辜的他發火,他總表現得不慍不火,語氣平穩,善解人意。從不失格,卻了無情緒。他把身而為人會有的陰暗通通埋了起來,讓人看不見他的黑暗和負面。

在這個家庭之中,每個人都有陰暗的所在可以容許他們犯錯,容許他們休息。弟弟犯錯,這個社會的防護網給他機會重新做人;爸爸可以離家出走,可以鬧脾氣,可以期待著阿豪遵行著「把握時間,掌握方向」;媽媽在工作或家庭瑣事上總看似冷靜,但他心煩之時,卻又默默的將問題拋給阿豪,向他尋求幫助。

在一場媽媽煩惱著明天沒有人可以帶阿和懷孕的女友小玉產檢的戲中,琴姊站在燒開且叫的刺耳的水壺前,抽著菸發呆。若有所思的模樣被阿豪看見了,體貼的他用溫柔的口吻問琴姊:「媽,怎麼回事。」琴姊告訴他沒有人能夠帶小玉產檢,爸爸也在鬧脾氣。阿豪善解人意的說他可以帶小玉去產檢,明天的課可以第二節再去。這一幕完全的暗示了觀眾,這樣的家庭如何逼迫阿豪,在理當是仍需要家庭情感支援的年紀成為「大人」,他成了劇中那個沒有陰暗可躲的角色。 

即便阿豪像是太陽一般的溫暖,每天照常的升起照耀身邊的人,但他仍然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不是太陽。他的生命也需要暗處躲著,總是曝曬在陽光底下的他也會曬得熾熱,曬得疼。讓這個太陽一般的存在,在生命中無處可逃,最後只好逃離了生命。直到他縱身一躍,他的家人才明白,身為觀眾的我們也才明白。

活在陰影下的人

「從小到大,大家都喜歡他。他功課好,長得好,他甚麼都好,他好到連沒考到第一志願的醫學系都要重考。……他們都說我很爛,很不好,但至少我現在還在這裡。」——阿和

弟弟阿和不是一個很會讀書的人,在臺灣社會中,這樣的孩子多數並不是在祝福之中長大,尤其阿和還有一個模範哥哥阿豪,相比之下,阿和顯得「無路用」。若在一個傳統保守的環境之中成長,家裡持有「唯有讀書高」的思想,那這樣的孩子肯定是不被祝福的。

本部片有許多運用光影構圖的元素。(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小學的時候他很不快樂,我在想是不是學校同學對他怎麼了,問他他也不說,到了國中,他就變成另外一個人……。」——琴姊

雖然劇中對阿和成長的過程著墨不多,但其背後曾經遭遇過的事情,或許每一個在這個社會長大的人,都可以大致描繪出其生活的模樣。那些書讀得不好的孩子,是如何被大人貶低、嘲諷,這樣的畫面相信你我都不陌生。阿和就是一個哥哥太優異,自己卻太平凡的人,哥哥總是如同陽光耀眼,而他總是活在陰暗之中。

另一個家庭 同樣的故事

在2015年上映的國片《醉.生夢死》中,媽媽對老鼠說:「你跟你哥哥能比嗎?」在稱不上中產階級的家庭裡,老鼠有個一路讀建中台大的高材生哥哥,總是被拿來比較。成長過程哥哥受到的讚美和希望的投射,也讓不會讀書的他蒙上一層陰影。

這兩個故事有許多相似之處,雖然《醉·生夢死》中對於哥哥的描述並不多,但我們可以知道老鼠至少還是有可以讓自己表現軟弱的角落。老鼠和阿和一樣,兩個人都蒙在比不上哥哥的陰影之中,而兩個人最後都走上了不歸路。這就是讀書至上的儒家社會縮影,有時候並非這些人主動選擇走歪路,而是我們的教育體制,希冀所有人都能夠讀書,塑造唯有讀書得高分才可以出人頭地的氛圍。有些孩子除了讀書,社會有時候沒有給予其他的選擇去擁抱他們,是這樣的價值觀讓這些人只得去逞凶鬥狠的社會角落。

許多上一輩的人也是在「唯有讀書高」這樣的教養方針中成長,而他們也複製了這樣的價值觀教育下一代。唾棄那些讀書不得志的孩子,推崇書讀的好的學生。我們有時就在社會案件之中,看見了這樣的身影,一個小時候看起來與他人無異的孩子,是怎麼變成一個逞凶鬥狠的人?是怎麼有了想逃離生命的想法和行為?或許阿和與阿豪的故事,提醒了我們無論他們怎麼樣的罪大惡極,怎麼樣的看似堅強,他們都仍是與我們相處在同一個社會之中的人啊。

關鍵字:鍾孟宏、國片、陽光普照、巫建和、許光漢

縮圖來源:甲上娛樂

 
記者 楊詠嵐
想知道答案嗎?小編已經私訊你囉~
編輯 王冠云
只想出去走走、曬曬太陽
記者 楊詠嵐
編輯 王冠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