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期

Kumu Walis 台灣與大溪地間的橋樑

賽德克原住民與大溪地,透過舞蹈連結了南島民族,建立文化之間的交流。

Kumu Walis 台灣與大溪地間的橋樑

記者 王冠云 報導  2020/04/12

也許你曾在某些舞蹈表演中看過她,穿戴鮮豔的花草,跳著曼妙的大溪地舞蹈,她是Kumu Walis(姑牧.瓦歷斯),台灣賽德克族人。曾經的她,只是一位愛跳舞的女生,如今已成為台灣大溪地舞的知名老師。她不僅是南島大溪地藝術工作室舞團的團長,更是台灣大溪地舞蹈比賽(Heiva I Taiwan)的創辦人之一。

南島大溪地藝術工作室表演照片。(圖片來源/南島大溪地藝術工作室

從小習舞 熱愛舞蹈

Kumu因為家住南投埔里,鄰近以台灣原住民族文化為特色的九族文化村。當時全台灣原住民地區的國中小學生,幾乎都會學習九族文化村的舞蹈,因此Kumu從國小即受到深刻的影響。國中時期更因就讀原住民專班,會表演原住民舞蹈給貴賓,有時更是需要靠去外面表演,以賺取專班經費。雖然辛苦,但從那時開始,舞蹈便成為她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Kumu因為國高中時期沒有明確的目標,讓她覺得前途迷茫。高中畢業後,她認為自己需要的,是把一件事情做好。因此當家人試探性地問她出國讀書的意願時,便毅然決然地離家,遠赴夏威夷就讀語言學校。在夏威夷,除了課業繁重,親密的朋友也不在身邊,讓她無法感受到與夏威夷之間的連結。直到考上夏威夷大學,有次在校園聽見鼓聲,循聲而去後發現有人正在跳舞,從而報名了夏威夷及大溪地舞蹈課程。那天開始,她每天都去舞蹈班報到,她不只找到了興趣、結識許多朋友,也透過舞蹈與這片土地開始有了連結。
 

過程雖艱辛 努力就能達成

剛開始學習大溪地舞時,Kumu每天除了固定一至兩小時的課程外,還會會自主練習半小時。為了讓自己進步,每周她還會設定一個小目標,像是希望自己體力更好,或是要將動作做得更標準等。老師看到了她的認真及努力,便將她介紹到夏威夷當地的舞團,並與舞團一同參加他們的大溪地舞蹈比賽。

待在夏威夷的大溪地舞團期間,Kumu除了跟其他舞者較為格格不入,團員也比較沒有那麼友善,更何況每天都要光腳在停車場的柏油路面練舞,把腳都麼到破皮了。讓她在舞團感受不到歸屬感,也感到非常痛苦,甚至一度想要放棄,但她還是堅持著去練舞。她認為這是她的選擇,再不喜歡這個地方、這個舞團,也要待完並努力地達成目標。即便以後不跟這個舞團了,也要繼續將這個愛好經營下去。

回到台灣後,Kumu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回夏威夷及大溪地進修。並2014年及2017年,她參加了全世界最盛大的大溪地舞蹈比賽,且在2017年榮獲團體組第一名。Kumu提到,在大溪地準備比賽時,每周至少要練習26個小時。如此高強度的練習,不只精進了她的能力和技巧,更讓她體驗到專業舞團的帶團方式。即便過程十分艱辛,她還是會想要繼續參加下去。

開始經營舞蹈教室後,為了維持生活開銷和支付回大溪地進修的費用,她總是四處奔波。更是常常早上教課,晚上就直接睡在舞蹈教室,這樣的生活持續約四年的時間。慢慢地,身體開始有了狀況,不只是壓力大,肝和胃都出了問題。現在,Kumu計劃調養身體、深耕舊有的教室跟學生,而非像年輕時一樣,拚了命地到處衝。別人讓她去哪裡表演、比賽,她就去哪,就算遠在日本也不例外。
 

Kumu教導大溪地舞的基礎動作。(圖片來源/王冠云攝)

當職業舞者還是厲害的老師?

夏威夷的朋友曾問她:「你要當很厲害的舞者還是很厲害的老師?」也曾有經紀公司希望Kumu能夠朝向職業舞者發展,靠表演賺錢。但Kumu認為若當了職業舞者,就會失去學習及進步的機會,她希望能用教課的方式維持生活,同時也能回大溪地繼續學習與進修。因此,她決定當舞蹈老師,並在台灣發展舞團。

Kumu不只在台北開班授課,還會到各地的運動中心、社區大學、救國團等地方教課,也接了很多表演。剛開始的幾年,她利用不斷的教課、表演和比賽,將自己的形象打穩,讓大家知道「Kumu Walis是跳大溪地舞的」。後來,她創辦了南島大溪地藝術工作室(Te Natira’a),讓喜歡大溪地舞蹈的人有管道可以學習。Te Natira’a是大溪地語「橋梁」的意思,她希望能透過舞蹈,將台灣和大溪地的文化連結起來。

如今十年過去,Kumu在台北、新竹、南投都有開設固定的舞蹈班。學生數量雖然不多,但都持續地在進步。即使住埔里,為了讓學生能持續練習,Kumu每周還是會到全台各地教課。
 

南島大溪地藝術工作室師資,Kumu位於右二。(圖片來源/南島大溪地藝術工作室官網

創辦比賽 提升知名度

2015年,Kumu和另外兩位大溪地舞蹈老師,共同創辦了台灣大溪地舞蹈比賽,目前已經舉辦到了第五屆。Kumu想舉辦一個屬於台灣的大溪地舞蹈比賽的原因,是因為當她看到世界各地的大溪地舞蹈,蘊含著不同的風情,詮釋出的感覺也不相同。她希望能透過創作,激發出新的東西,創造屬於台灣的特殊之處,而非僅是模仿和複製。

如今有越來越多的舞團參加比賽,觀眾也持續地在增加。Kumu認為,參加比賽可以促進學生學習舞蹈,同時也讓學生獲得成就感。參加的舞團不只有台灣團體,也有來自日本和韓國的舞團。常常有學生會認為外國舞團是來搶他們的名次,但外國舞團的加入,無非是讓比賽變得更多元,也讓台灣人看到其他國家舞團的長處,建立學生學習的目標和進步的動力,而非只滿足於做台灣的冠軍。

第五屆台灣大溪地舞蹈比賽。(圖片來源/臉書

透過文化帶出舞蹈的韻味

為了讓更多人透過舞蹈認識大溪地的文化,Kumu一定會在課堂中介紹舞蹈歷史及大溪地文化,也會與賽德克族的文化連結。她認為理解文化是非常重要的,文化讓一個舞者不只有肢體動作好看而已,更是讓眼神、情感、靈魂都能傳遞出獨特的韻味。

Kumu提到,來上舞蹈課的很多人並不愛聽她介紹文化,他們只想要跳舞,有時甚至覺得文化介紹是在浪費時間。但她為了讓學生對於大溪地舞蹈能有更完整的體悟,還是會認真的介紹。同時也為了讓學生更好的理解文化之間的異同,她會利用較常見的例子,或是請講師來演講。讓學生深刻的感受,並拉近他們與大溪地之間的距離。

Kumu Walis身為台灣原住民,在接觸南島文化後,並沒有因而忘記賽德克族的文化,而是在學習他人文化的同時,更加認識自己的文化。從不同族群的角度看世界,不只讓她更認識了台灣原住民,也讓她對文化的視野寬廣了許多。

關鍵字:舞蹈、大溪地、夏威夷、賽德克族、原住民

縮圖來源:王冠云攝

記者 王冠云
只想出去走走、曬曬太陽
編輯 楊詠嵐
想知道答案嗎?小編已經私訊你囉~
記者 王冠云
編輯 楊詠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