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期

想像與恐懼 怪物對你的心理戰

兒童文學中的怪物其實是有演變規則的,面對不同年齡層擁有的想像力與心態成熟度,如何會是「成功的」怪物,其中需要依循的是許多層面的心理學。

想像與恐懼 怪物對你的心理戰

記者 邱于非 報導  2020/04/12

許多人的童年中,都曾有幾個讓自己害怕到難以入眠的怪物。不論是從童話、恐怖小說還是電影中接觸到,怪物駭人的模樣或詭異的行為皆在我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若這些怪物的出現,是為了引發觀眾緊張害怕的情緒,究竟他們的創作者是以什麼樣的角度、融合了哪些元素,才能夠讓怪物成功挑起人們心中的恐懼呢?
 

與你一起成長 怪物的進化守則

英國鄧迪大學(University of Dundee)的研究員勞倫克里斯蒂(Lauren Christie)今年三月在權威科學期刊《自然》發表了關於兒童文學中的怪物演變的論文。其研究分析了從兒童到青少年閱讀物中怪物進化的型態,並探討其中作者是以什麼樣的特徵去包裝他筆下的怪物,讓怪物能給讀者帶來恐懼的情緒。

在成長的過程中,能夠造成恐懼的原因有很多,而由恐怖故事所造成的情緒影響是非常主觀的。面對相同的恐怖來源,每個人所引發的害怕程度皆有所不一。這種程度上的差別在不同年齡層間又會更加明顯,比如說幼童會對大野狼、巫婆等感到畏懼,但對於青少年來說,這些怪物角色或許根本就提不起他們害怕的情緒。

形成此差異的關鍵,在於每個人的心態成熟度。隨著讀者年紀增加,怪物的設計要盡可能地去配合該讀者年齡層的普遍成熟度,才能使讀者在想像力與恐懼間達到平衡。以小紅帽的故事為例,因為兒童的心態成熟仍在初步發展,野獸吃人的這個行為是可以被理解的,所以他們會相信大野狼可以偽裝成人類來吃掉奶奶。接著透過兒童豐富的想像力,使他們幻想自己也可能會被大野狼吃掉,從而達到恐懼的效果。

在論文中,作者表示恐怖故事以及這些故事中的怪物,對於兒童的成長是有正面影響的。透過接觸這些邪惡可怕的事物,不僅可以提升孩童的危機意識,也能讓兒童通過想像與怪物戰鬥,或跟隨故事解決危機,來增加對自己的自信心以及勇氣。

兒童文學中的怪物有助於提升孩童的危機意識。(圖片來源/邱于非攝)

怪物來自於你心底的恐懼

讀者從兒童變成青少年的過程中,會不斷地戰勝還有遇見新的怪物,而那些存在於故事中的怪物,其實是能夠反映出成長過程中,小孩在現實生活所經歷的恐懼的變化。

對於兒童來說,怪物通常是透過怪異的外表特徵來引起恐懼的情緒。巨大壓迫的體型、尖銳具攻擊性的牙齒利爪、噁心的黏液或是陰險的表情等等,皆是最直觀會讓孩童反感以及害怕的。例如皮克斯電影《怪獸電力公司》的怪物角色設計,就是屬於大眾認知中,能嚇到小孩的模樣。

《怪獸電力公司》中怪獸的形象。(圖片來源/IMDb

而青少年文學中,有鑑於讀者對怪物的長相、形體不再感到恐懼,故事中的怪物逐漸變為偽裝成人類的怪物,或是有著怪物般詭異特質的人類。會有如此轉變是因為青少年在成長的過程中,對社會情況如氣候異常、政治動盪,又或是近期讓全世界陷入苦難的疫情危機等,有越來越多的接觸與了解。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性以及未知產物的威脅性,正是青少年的恐懼來源。而由現實與想像力交織出的危機意識,會讓青少年偏好像是世界末日、人類大規模死亡等故事。其中帶來的不安與焦慮感,則會投射在殭屍、變異物種、機器人等人造怪物上,因為這些怪物通常會讓讀者有將要被抹殺、被取代的恐懼感。
 

本能的恐懼 當你面對「人類」

如上述所提,兒童成長為青少年後,怪物的形象也從「與野獸相似」轉為「與人類相似」。其實不僅僅是在青少年文學中,從成人的電影、遊戲和文學中也可以發現相同的趨勢。究竟為什麼我們最畏懼的,不再是長相與我們相去甚遠的怪獸,而是與人類外型相似或本就是人類的怪物呢?

其原因在近年備受討論的「恐怖谷理論」中可以獲得解釋。1970年,日本機器人研究專家森政弘教授(Masahiro Mori)在日本工業科學雜誌《能源》發表了《恐怖谷》的文章,並提出了「恐怖谷理論」。該理論的核心概念,就是認為依據物體與真實人類形象的相似度,人類對此物體的喜好程度會有所不同。

森政弘根據自身對機器人的研究,繪製了「恐怖谷曲線圖」。如果一個物體它模擬了人類的特徵,當它越來越與人類相似時,人們就會產生移情作用,而對它懷有越來越多的好感。但是,當它超過一個臨界值,與人類太過相像時,它和人類剩餘的差異就會被放大,顯得格外礙眼,使人們對它產生反感以及排斥。

森政弘的恐怖谷曲線圖。(圖片來源/邱于非重製)資料來源:《IEEE》

在理論中,對模擬人類物體的好惡是瞬間且有一定落差的,而這樣的論點,在近期被用來解釋許多部故事作品。例如《機械公敵》與《安娜貝爾》,前者是因為其中的機器人的能力已經超過大眾對於機器人的認定,所以會令人感到恐懼;後者則是人偶詭譎的長相和行為,會讓觀眾本能的產生厭惡感。其他像是《沉默的羔羊》中的食人魔漢尼拔,還有《牠》裡面的小丑,這兩個角色雖然是人類(或擁有人類的形體),但由於他們極端的非人類行為,殘忍獵奇的舉動和神情,也能讓觀眾嚇得心驚膽戰。

《沉默的羔羊》中的食人魔漢尼拔。(圖片來源/IMDb

現實壓力的窗口 讓怪物陪你

在勞倫克里斯蒂的論文結論中,他認為兒童文學中有怪物的故事,提供了孩童一個非常安全的假想空間,讓他們挑戰面對恐懼,並從中建立自信與正面積極的態度。兒童會因為豐富的想像力,讓他們相信自己在現實中也能夠戰勝怪物。然而當我們漸漸成長,正面陽光的想像力被現實社會消磨殆盡,但對怪物的想像仍然存在時,我們將因此感到孤獨與無助。

其實不只是對兒童,對於青少年還有成人來說,怪物與恐怖故事都能是心理壓力的抒發窗口。駭人的角色以及刺激的劇情,加上想像力的潤飾後,就能夠讓讀者或觀眾釋放日常生活中的焦慮,轉而沉浸在虛構的故事中並坦然面對自己的恐懼。

故事中的怪物,是想像力的產物,也是人們心理恐懼的投射。當我們失去以往正向積極、天馬行空的思考模式時,不妨替自己選一本恐怖小說或是一部恐怖電影,透過緊張刺激、焦慮恐懼的心情,來重新找回原有的想像力。

關鍵字:怪物、恐怖故事、心態成熟度、想像力、恐怖谷理論

縮圖來源:邱于非製

記者 邱于非
新年快樂。
編輯 王乃安
嚴肅又大喇喇的女子。 會散發莫名的威嚴感令人難以親近。 最親民的時候是迷妹上身的時刻~
記者 邱于非
編輯 王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