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期

「憾」你再次活著,第二個人生

如果某一天妳死而復生,你最想做的是什麼?韓國熱播連續劇《哈囉掰掰,我是鬼媽媽》,透過深刻描寫鬼媽媽死後和復生的心境,來探討死亡的議題。

「憾」你再次活著,第二個人生

記者 黃博暄 文  2020/04/12

《哈囉掰掰,我是鬼媽媽》是由韓國電視台tvN(Total Variety Network)播出的周末連續劇,在2020年2月22日於Netflix上線,甫推出就引起熱烈關注,於韓國播出時每一集收視率都超過5%,在收視和討論度上收穫了亮眼的成績。

劇情描述一位新手媽媽車瑜理(金泰希飾)在一次意外中身亡,留下剛出生的孩子曹棲玗(徐宇真飾)和丈夫曹剛和(李奎炯飾),放不下摯愛家人的瑜理,變成鬼魂後每天在家人身邊遊蕩,因此讓年幼的棲玗看的見鬼魂。這一切讓瑜理覺得上天不公平,於是頂撞上天,而上天為了處罰瑜理,將她的審判移到陽間進行,便讓她死而復生,但必須在49天之內找回自己死亡前的身分,屆時便能選擇重新投胎成人。

復活後的瑜理與棲玗。(圖片來源/擷取自Instagram

用遺憾拼成的鬼生

在劇中每隻鬼都有屬於自己的「鬼」生。根據神界的新規定,如果鬼在人間還有遺願,可以等到了無遺憾之時再投胎,這種獨特的設定,讓劇中鬼的生活與人間環環相扣。

遺憾始終源自最深沉的思念。住在靈骨塔的鬼們,看著來探望自己的家人,是最欣慰也是最感概的時候,他們的遺願大多也和家人相關,他們無時無刻都在關注著自己的家人,但什麼都不能做。而重新復活的瑜理,成了他們與活著的家人產生連結的唯一管道,瑜理同情他們的處境,並答應完成他們一個願望。

瑜理咒罵著上天的不公平。(圖片來源/擷取自Instagram

在處理如此沉重的議題,編劇權慧珠卻用了一個最稀鬆平常的方式來闡述。劇中,張大春一家人在某次前往接兒子放學的路上,因為車禍在兒子面前去世,放不下他的一家人在成為鬼魂後,仍默默的關注他的生活直到成人。當他們知道瑜理可以幫忙後,馬上就許下幫忙他兒子整理房間,還有煮一頓家常菜的願望。如此稀鬆平常、每天都發生在生活中的事情,卻是一家人長久以來的願望,因為錯過了兒子的童年,家庭的溫暖還有日常都成了不可能。即使只是在一旁指導瑜理做自己的拿手菜,最終兒子也不知道是媽媽做的菜,但他們也心滿意足了。

愛體現在無形之中,不用心可能感覺不到,但細細品察會發現無比溫暖。對於鬼來說,重新復活或是短暫出現在他們在意的人身旁,是不可奢望的,所以默默在一旁看著重要人士的神情,對於他們就是最大的滿足了。不管是臨死前還是死後,他們最關心的還是家人。

編劇的精心安排不僅是觸動了觀眾對於悲劇的憐憫心,也讓人開始感恩家人的關愛,因為沒有人知道哪一天那些曾經的日常會突然消失。日前台灣國標舞星劉真的驟然逝世,令許多人心生感慨,在我們抱怨家人很煩的同時,也要想著他們也是為我們著想,珍惜相處的時間,不要等到失去了才後悔。
 

媽媽的沉重心靈

「當我死了之後我才明白,我的人生並不是我自己的。」瑜理的經典台詞透露出,人的社會感情網絡相當緊密,少了任何一點,都會對周遭的人產生巨變。

瑜理媽媽全恩淑(金美京飾)面對喪女之痛,堅強的希望自己擔下所有沉痛,表面上裝做不在乎,還要家人切斷跟剛和與棲玗的聯繫。但其實恩淑私底下才是最痛苦的,不時會偷看棲玗繼母在社群媒體上,更新棲玗的近況,還會偷偷去寺廟為瑜理祈福。「妳知道為什麼喪子的父母都沒有稱謂嗎?因為沒有詞彙可以表達出那種痛苦。」經典台詞再次為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恩淑,增添一份難以體會的無奈和悲苦,再沉痛日子還是要過,她選擇第一個起身往前邁進,帶著所有家人往未來前進,卻在顧及其他人有沒有跟上的過程中,一直回頭觀望,反而更沉陷在過去的感情旋渦裡。

強忍悲痛的瑜理媽媽。(圖片來源/擷取自Instagram

另一位媽媽是棲玗的繼母吳珉貞(高甫潔飾),學生時期即暗戀剛和的她,在瑜理過世後與剛和結婚,卻發現婚姻生活與她的想像不符,心生離婚的想法。儘管婚姻並不美滿,但對棲玗的關懷是真心的,會因為棲玗可愛的舉動而感到窩心,也擔心她的成長和感受,像是在她發現幼稚園的家長說棲玗很怪,需要去看精神醫師時,她裝作不在乎那些話,但還是默默帶著棲玗去診斷。

再婚後的剛和一家。(圖片來源/擷取自Instagram

劇中的媽媽因為瑜理的死,生活發生改變,然而在他們的生活重心裡,卻很少顧慮自己的感受,一個是為了家人強忍悲傷,一個是為了能細心照料年幼孩子的生活。編劇除了描繪瑜理這個鬼媽媽的際遇,同時也讓其他兩個媽媽展現他們的母愛,讓觀眾發覺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偉大。
 

悲喜交加的敘事手法

《哈囉掰掰,我是鬼媽媽》不同於以往的敘事手法,在每一集的開頭與結尾總是會有一段角色的回憶錄,透過回憶來回放瑜理與其他角色的關係,曾經經歷的趣事,或是瑜理身為鬼魂時,看見他們悲傷的時刻。

用這種方法來處理回憶,而不是直敘法,或是在劇情演進中回放,有許多優點。一​是能更加映襯了角色在現實生活中的壓抑,像是剛和會在開車時大聲唱著《我很快樂》這首歌,事實上在開頭卻發現她因為瑜理的死,生活快過不下去想自暴自棄。

而另一個優點,是可以讓角色增加更多自白,像是將塵封已久的痛苦回憶、原本只敢在心裡說的話,全部和觀眾闡述,讓觀眾更能進入他們的內心,設身處地的思考,如果今天發生在我身上會怎麼樣。
 

韓國戲劇的奇幻鬼神元素

韓國戲劇近幾年在全球迅速發燒,而科幻鬼神劇情也不是第一次出現,像是同為tvN製作的《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還有去年討論度破表的《德魯納酒店》。鬼神議題除了科幻增加了趣味以外,不外乎就是和死亡相關,最痛苦的就是想見但再也見不到,如此虐心的情感,不管是誰都一定可以體會,更容易使觀眾帶入角色情感,創造收視佳績和討論度。

雖然《哈囉掰掰,我是鬼媽媽》的故事套路,可能和其他鬼神戲劇有點類似,但在這部戲裡頭多了更多關於親情、友情、愛情錯綜複雜的成分。此齣戲劇還未完結,可以好好期待瑜理在人間的49天,將會如何處理跟每個人的關係,會好好的跟所有親人朋友,說完想說的話道別,還是會極力找回自己的位子,短暫的作回棲玗的母親。

關鍵字:鬼媽媽、遺憾、死而復生、韓劇、鬼神

縮圖來源:Instagram

記者 黃博暄
我有BMI過低的困擾
編輯 吳政陽
嗨,您好。 祝您有個愉快的一天,再見。
記者 黃博暄
編輯 吳政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