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期

李榮峰 尊重生命的行動教育家

「要先懂得尊重動物,才有辦法去愛人,我要用教育改變這個世界。」

李榮峰 尊重生命的行動教育家

記者 梁子敬 報導  2020/04/12

你對於一位教育家的印象是什麼?是文質彬彬且西裝筆挺的專業人士,還是帶著一副眼鏡散發出知性的大學教授?李榮峰,勢必會顛覆你的想像。當我匆忙地趕到相約地點時,聽見宏亮且爽朗的聲音說:「嗨,過來坐阿,不要客氣。」一位身形魁梧、霸氣十足的男性對我敞開笑容。

火山哥粗壯的手臂加上刺青,非常霸氣。(圖片來源/梁子敬攝)

創立組織的初心

李榮峰,大家都叫他「火山哥」。他是「NOE行動組織/EMT急難應變團隊」的隊長兼創辦人。NOE成立於2014年,為「Not Only Environment」的縮寫,代表這個組織所關心的議題並不只有環境,同時將生命與生態連接,並希望透過教育來改變不同世代對於生命的看法。而EMT原為緊急醫療技術員(Emergency Medical Technician)的縮寫,延伸為德文「Ende Misshandlung von Tieren」,意思是終結動物的虐待。

組織創立的使命為「改變這個世界,打造下一個社會。」火山哥說:「當初要去登記組織時,辦事員看到這句話認為是玩笑話,因此拒絕承辦。」但火山哥堅持自己的想法,親自與辦事員解釋,最終得到認可,讓組織得以創建。

火山哥幼時常常看到父親在馬路撿拾動物的屍體,當時的他不解地問父親為何這樣做,父親回答,一方面是不忍心看到動物被車輾來輾去,另一方面也希望避免有人因為閃避屍體而發生車禍。這個舉動雖然看起來只是在幫動物善終,但從根本來看,同時也是為了保護其他的用路人。父親的行動也因此在他的心裡埋下了日後投身動物救援的種子。
 

一條困難的路

火山哥用輕鬆的口吻說:「我非常願意幫助年輕人,因為年輕的時候沒有人願意幫助我。」火山哥出生於優渥的家庭,家中從事食品加工業,當時的他是小老闆,月入十多萬;但在34歲那年,他卻毅然決然投身於醫療救助。火山哥用天崩地裂形容父母親當時的心情,父親甚至禁止他回家過年,直到今日父親依然無法理解他當初的決定。

組織創立至今,經過不斷的檢討及改進,逐漸建立起一套特有的行為模式,火山哥說:「我很怕接下來有人想要模仿我們,但是卻用錯誤的方式來做。」他認為如果有人想要跟進,可以拿自己曾經失敗的經驗當借鏡,跳過沒有必要的冤枉路。
 

尊重 等同於文明的進步

在一次的救援行動當中,火山哥帶著團隊全副武裝地前往深山,一名老婦人從旁經過便問他們在做什麼,火山哥表示他們是受人之託來救狗的,沒想到老婦人卻說:「都有人在吃狗了,你們怎麼那麼閒還在救狗。」這顯示出生命不平等的觀念在一些老人家的思想中已經根深蒂固了。

在早期社會當中,狗常常只是家中用來看門的,部分人家甚至對家中的狗不見或是被抓走不以為意,認為路邊再撿一隻就行。但這樣的意識隨著時代一直在改變,人類開始重視非人類的生命的同時,也代表文明往前了一大步。NOE行動組織的登記類別是歸類為教育類別,火山哥說:「我總說我們在改變世界,因為我們在教育下一代如何尊重生命。」

全副武裝的火山哥。(圖片來源/臉書

從根本解決問題

對於流浪動物,火山哥抱有與其他動保組織不同的想法。在一次參加「零安樂死」的會議中,他在台上說:「我們首要做的事是提升所有收容所員工的福利。」此話引起台下譁然,甚至有人認為他牛頭不對馬嘴。但他認為,零安樂死造成收容所窘迫,收容所的員工等於是頂著莫須有的罪名被加重工作量。這些員工為約聘人員,並不享有公務員的福利,在這樣如此艱困的條件下,可能很難有心的對待動物並思考如何改善收容所的環境。

雖然適逢動物保護法修法,在倡導「零安樂死」以及「TNVR(誘捕、絕育、注射疫苗、回置)」的情況下,使得收容量大增,外面流浪狗減少。但這並不會因此改變討厭狗的人對狗的印象,「他們就是討厭這些狗,希望明天不要再看到狗就好,並不會管狗的死活。」他認為零安樂及TNVR並沒有因此解決流浪動物的問題,同時也提到流浪動物的存在是因為人類棄養所造成的,因此他希望透過教育的方式,改變大眾對於流浪動物的觀念。

前陣子外籍移工食用貓狗的議題引發相當大的爭議。火山哥說他在處理案件時,對外籍移工是沒有仇恨感的,他認為就只是因為文化差異所以才導致這件事的發生。然而媒體報導時,會將外籍移工塑造成惡人的形象,新聞出來後通常都會因此引來一陣咒罵。「『死外勞』、『放火燒他們全家』,這些言論真的很常見,我覺得我至今遇到最可怕的不是當事人也不是任何案件,而是不理性的旁觀者。」火山哥提到,移工食用貓狗這件事在台灣確實是違法的,但真的要理性看待。這些恣意且情緒化的咒罵,對事件本身毫無幫助。教導人們對於生命以及不同文化的尊重,才是解決問題根源的方法。
 

行動的意義 專業的重要

當問到火山哥在救援時是否有讓他特別難過的事時,他說:「沒有,在救動物之前,我救的是人。我是專業的EMT,我不只會做氣切插管,做刀傷、槍傷以及大面積燒燙傷的急救處置,我還會接生。可以說看過各種大風大浪。」火山哥表示,專業的醫療人員在實行救護時,不應該帶有過多的情緒。「我從來不會在救援現場,抱著任何動物掉一滴眼淚。」

曾經有媒體在拍攝火山哥救援時說:「你救狗怎麼都沒有放感情?」當時火山哥就反問:「請問有哪一個部分需要放感情?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依照標準程序,在從災難現場中救出後做緊急處置,放到運輸籠中,並安全的送到醫院。」最重要的是整個過程的確時,他們只會對傷病患做專業的心理支持,而電影裡的英雄情景及私人的情感在現實情況中都是沒有意義的。
 

散播理念的種子

火山哥在某一次處理案件時遇到了一位警察,警察對他說:「火山哥,我國中時聽過你的演講,對我影響非常大,想不到現在竟然能遇到你。」他覺得很感動,這代表他以前所散播的種子,已經在一些人的心中成長茁壯了,這也是他繼續堅持下去的動力。

過去的他在救援行動中凡事親力親為,現在,他改變了過程中的一些方式。在訪問中,火山哥接起電話,耐心的教導遠端的委託人如何誘導自己的貓脫離危機。這樣不僅可以減輕自己的辛苦,同時還能讓委託人學到危機處理的方式。除此之外,他也持續在各大機關演講,希望能透過改變人心來改變世界。

到國小演講,傳播教育理念。(圖片來源/臉書

訪問要結束前,火山哥用幽默但正經的口吻對我說:「我現在的工作,是照顧善良的人與動物,並對付壞人。你要記得保持一顆善良的心,不然等到你哪天變成壞人,我火山哥就會來對付你了。」

要改變世界,最重要的就是透過教育改變下一代的思維。火山哥不教國語也不教數學,他教的是「尊重生命」。唯有尊重生命,才知道如何去愛。當大家知道如何去愛時,這個世界才能夠和諧發展。

關鍵字:李火山、Noe行動組織、動物保護、EMT、生命教育

縮圖來源:梁子敬攝

記者 梁子敬
汽機車愛好者,每天吃飽睡睡飽吃。
編輯 王乃安
嚴肅又大喇喇的女子。 會散發莫名的威嚴感令人難以親近。 最親民的時候是迷妹上身的時刻~
記者 梁子敬
編輯 王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