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期

台灣嘻哈崛起 下一步呢?

【台灣有嘻哈】專題

自從《中國有嘻哈》過後,嘻哈音樂儼然成為主流音樂中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在第30屆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頒發給Leo王的瞬間,也宣告了台灣嘻哈正式崛起。然而,在這看似一片光明的前景背後,台灣嘻哈究竟有什麼隱藏的問題存在呢?

台灣嘻哈崛起 下一步呢?

記者 李育陞 報導  2020/05/31

從九零年代的L.A. Boyz開始,到千禧年後的參劈、熱狗、大支等嘻哈前輩在台灣開闢疆土,近年可以說是嘻哈音樂在台灣開花結果之時。嘻哈類型的音樂開始攻佔排行榜,無數的嘻哈新血相繼加入產業內揮灑天賦跟熱情,甚至在2019年的金曲獎,來自台灣本土嘻哈大廠顏社的Leo王,舉起了屬於最佳男歌手的獎盃,正式宣布台灣嘻哈音樂的崛起。

Leo王獲得第30屆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圖片來源/臉書

台灣嘻哈簡史

要提到台灣嘻哈崛起,必須先從台灣嘻哈的歷史開始說起,1991年L.A. Boyz成立,在五燈獎節目上第一次向大眾展現嘻哈的模樣。因為他們的迅速走紅,嘻哈文化可說是席捲了台灣的次文化圈。在當時,台北的東區跟西門町到處可見穿著鮮豔,搭配垮褲板鞋的年輕人。雖然L.A. Boyz在1997年解散,卻替台灣的嘻哈產業埋下了一顆種子。

2000年,台灣的嘻哈團體如野草般迅速滋生,可說是台灣嘻哈的中古時期。傳說中的MasterU嘻哈討論版誕生,而嘻哈學院派的搖籃台大嘻研社也在當時被創立。而在那個年代,夜店開始在台灣盛行,也讓這些嘻哈音樂人及團體有了表演的舞台。在今天我們所提到的嘻哈大前輩,如熱狗、頑童、大支等,多半是這個時期初試啼聲。

然而那個年代,網路開始崛起,音樂產業受到了一波強力的衝擊。隨著替熱狗發片的魔岩唱片在2002年正式解散,其餘主流大廠也紛紛因為資源、經驗等限制,開始對投資嘻哈音樂轉趨保守,導致嘻哈音樂人的作品難以曝光於主流的市場中,快速地進入了發展的黑暗期。

雖說產業限制了嘻哈音樂的發展,然而現在說來樂迷都耳熟能詳的嘻哈廠牌們,幾乎都是在當時建立的。2003年大支建立了人人有功練,2004年黃靜波與歌手張震嶽共同創立本色音樂,2005年迪拉胖創立顏社。在那最黑暗、最艱困的時期,依然有熱愛嘻哈音樂的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在非主流的地下音樂界努力的發著光。

大支成立人人有功練,成員眾多,為嘻哈南霸天。(圖片來源/臉書

2005年中,一個名為《Street Voice》網站上線了。少了實體舞台與主流平台發揮的嘻哈音樂人們彷彿找到了出口,一股腦的把硬碟中的壓箱底通通上傳到這個網站上。頓時,《Street Voice》上彷彿迎來戰國時代,每個饒舌歌手都為了爭奪排名第一而瘋狂上傳自己的音樂作品。而正是在那個時候,強勢霸佔嘻哈饒舌排行冠軍近一整年的蛋堡,真正的被當時的嘻哈迷們看見。

2009年到2013年,可以說是舊世代厚積薄發,新生世代初露鋒芒的時代。2009年,蛋堡靠著《Winter Sweet》專輯獲得金曲獎最佳新人提名;2012年,大支睽違九年的第二張專輯《人》更被提名了金曲獎的最佳專輯。靠著金曲獎的大舞台,嘻哈音樂逐漸被主流音樂的大眾所注意。而2013年,第一次的Diss:RBL(回合制的饒舌對戰比賽)比賽於台北新生高架橋下舉辦,來自台大嘻哈研究社的熊仔與BR橫空出世。如今在樂壇上有名的嘻哈中生代們,便是從那時開始出現,而嘻哈音樂逐漸不再只屬於次文化,越來越能被主流市場所接受。

2016跟2017年是影響台灣嘻哈音樂非常重要的兩年。在2016年,第27屆金曲獎頒獎典禮上,頑童與玖壹壹出現在表演者列表,在最主流的樂壇盛事中為大眾展現嘻哈的魅力。而熊仔的《無限》專輯更是入圍了當屆的最佳國語專輯,是繼熱狗與大支之後,第三個受到主流音樂大獎肯定的嘻哈音樂人。

而在2017年,第一屆的《中國有嘻哈》節目播出,大經費的製作與充滿話題性的節目效果,瞬間在台灣颳起了一陣嘻哈旋風。一夕之間,嘻哈突然成為了最主流的曲風,YouTube上的發燒影片全都是節目片段,網路上也充斥著跟節目內容相關的梗,原屬於T.G.M.F廠牌的B.C.W更因為參加比賽而被環球音樂相中,簽下了簽約金高達8位數字的合約。

2017年後新生代如雨後春筍般一個個出現,嘻哈表演專場也一場場的開,嘻哈音樂開始有了巨大的商業價值。運動鞋大廠NIKE更為慶祝旗下經典鞋款Air Force發表35周年,特別邀請多位台灣嘻哈音樂人合作〈走到飛〉單曲。自此嘻哈音樂強硬地打入了主流音樂市場,成為了樂壇中不可忽視的一股強大力量。
 

台灣嘻哈目前的問題?

雖說嘻哈在近年來終於得到了應有的重視與地位,然而實際上卻依然存在著許多的問題。

首先,嘻哈打入主流音樂,但除了所謂的商業型嘻哈歌手(如頑童、熱狗、高爾宣等),大多數的嘻哈音樂都還困在自己的小圈圈中,甚至被困在地下音樂中。這個狀況跟饒舌的本質有很大的關係,由於饒舌注重的是詞的編排以及律動,因此在音樂性上就經常會有所犧牲,所以說除非副歌寫得非常抓耳,通常還是難以被主流市場所接受。而商業型歌手會為了市場做出調整,比如說將鼓點及Bass做的比較不那麼重,旋律性會有所增加,以及在歌曲的主題會更迎合市場喜好,例如愛情與派對等。在這個狀況下,資金的多寡分配變的非常懸殊,那些被嘻哈樂迷稱為「不real」的商業性作品占去了大多數的資源,而使的更為純正的嘻哈音樂難以發揮。

2017年兄弟本色於小巨蛋開唱,門票快速完售。圖中由左至右依序為Eso、小春、熱狗、大淵、張震嶽。(圖片來源/臉書

再來要提到的是網路,他可以說是一把雙面刃。網路平台如《Street Voice》與YouTube的普及,使嘻哈音樂人能有非常方便的管道讓大眾看見他們的作品,而年輕的新血也能藉由網路上的眾多資源,非常容易的獲得踏入業界所需要的知識。但是,過多的新人出現,使得所謂饒舌歌手如過江之鯽,反而分散掉了聽眾的注意力,剛加入產業的新血不像以往一般,只要在嘻哈比賽中獲得好表現就能輕易被聽眾所記住。另外,由於網路的發達,把樂迷的胃口慣壞了,他們開始追求更為精緻的內容,要足夠完整的作品才能夠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因此新踏入此行業的饒舌歌手們需要花費更多的力氣,不斷丟出高品質的作品才能得到關注。

然而在還未獲取一定的關注度,使得自己有機會被音樂廠牌簽約前,有許多饒舌歌手只能藉著零星的表演或打工來賺取生活費,而要做出令現代聽眾滿意的音樂作品又需要耗費許多金錢與精力。因此可以說追夢的門檻變得比以前簡單許多,但要成功卻又無比困難。
 

嘻哈崛起 然後呢?

台灣嘻哈的前景依然看漲,有許多充滿天賦的音樂人在這個產業內不斷打拼。然而在網路發達的如今,話題性以及流量的重要性已經不亞於作品內容是否優質,行銷成為了饒舌歌手們的新課題。

要做出足夠的市場區隔,走自己的路線,發展出獨特但又能被市場接受的風格,是如今的嘻哈音樂人需要去考慮的。他們沒辦法再只討好一部份的樂迷,而是需要在傳遞創作理念的同時,思考讓更多的人去接受自己的作品。

關鍵字:嘻哈、台灣音樂、饒舌、嘻哈崛起、金曲獎

縮圖來源:臉書

記者 李育陞
他是個習慣遲到的小孩他只是遲到
編輯 王冠云
只想出去走走、曬曬太陽
記者 李育陞
編輯 王冠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