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期

巫術與臺北都會交錯 北投女巫

想像一下,哈利波特騎著掃把飛過臺北101大樓上空、飛龍棲息在淡水河旁歇息、發光的精靈在大安森林公園跳著舞……如果今天魔法故事的舞台發生在臺北,擁有巫術的人其實隱身在與我們擦身而過的人流中,那會是個怎樣的故事呢?由臺灣漫畫家簡士頡所創作的《北投女巫》,把我們熟悉的文化色彩融合女巫,創作出充滿本土味的女巫傳說,將巫術帶進忙碌的都會之中。

巫術與臺北都會交錯 北投女巫

記者 施宇蓁 文  2020/10/18

筆觸鮮明、色彩黯淡且雜揉奇幻與本土元素,這部以臺灣本土文化為取材的線上漫畫,作者簡士頡以巴賽族語Ki-pataw(女巫)的音譯命名的「北投」(Pataw),加入更多具體的想像和設定。故事主軸環繞在八位女巫,和與其對立的獵巫團體──白團之間的糾葛與抗衡。

故事從植物女巫力量衰退,在城市中被殺死開始,呈現女巫們與白團的對立,以悲劇女巫與白團長官秘密戀愛為主軸推動劇情,同時呈現女巫團隨性自我的風格,以及白團獵巫計畫的執行。其中將許多真實臺灣社會議題的元素,融入劇情之中。例如:藝術創作的價值低落、山林開發案的抗爭、財團的強勢和迂腐等等,逼真的背景設定就像在描寫我們身旁,一段隱於都市中不為人知的女巫傳說。
 

巫術與都會交錯的臺灣漫畫

劇情雖是常見的兩勢力抗衡,但細膩的人性寫照和充滿臺灣本土味的台詞讓內容不落俗套,再搭配作者選用臺北都會地點為場景,如:圓山飯店、捷運車廂和廟宇等,使《北投女巫》在同樣是派系對抗類別的作品中獨樹一幟。另外,八位女巫所擁有的法術設定也是這部漫畫之所以特別的原因,分別為魅惑魔法、轉嫁悲劇、預知能力、操縱恐懼、光、動物、植物,以及重生力量,與常見的隱形、時間暫停等魔法不同。角色皆為作者以身旁友人作為角色原型參考,使角色更為寫實。每位女巫的風格迥異且個性鮮明,為故事增添不少趣味。

《北投女巫》中風格各異的八位女巫。(圖片來源/北投女巫附錄
 

壓抑為主旨的人物塑造

平時是上班族、咖啡廳老闆娘、議員助理或花店小姐的女巫們,為了保持低調而不常使用巫術,對於白團的威脅也是能忍則忍,不願起正面衝突。在《北投女巫》中,「壓抑」是在塑造角色時相當重要的元素,不管是作為主角的女巫們,還是獵巫的獵人,都在自己與現實的對抗中找到解答,隨著劇情一點一滴的推進,揭露每個人複雜且細膩的情感和想法,展露真實的人性寫照。

「放棄自由是換不來和平的,那只是我逃避的藉口、忍讓也只是助長他們的剝削而已。」—和諧與秩序女巫李幸娟。

身為女巫團的領導者,李幸娟在劇情前段展現消極抵抗白團的態度,認為低調才能換來安穩,使女巫們從不大膽使用巫術來對抗企圖奪取她們力量的白團。但是隨著女巫一個個遭到殺害,幸娟一直秉持著和諧與秩序的信念逐漸動搖,在失去姊妹感到痛心的同時,卻仍難以決定是否要和白團正面對決。
在最後一役來臨前,悲劇女巫張家瑜揭示她們最終都會死在北投的預言。「所以今晚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張家瑜望著團團包圍的白團軍人,對其他女巫說道。面對前所未有的危險,女巫們才終於展現所擁有的強大力量與之進行對抗,只是為時已晚,隨著弱點一一被掌握利用,女巫們一個個倒下。看著姊妹的逝去,幸娟的憤怒衝破一直以來的壓抑,對著想談判取得自己力量的白團首領大吼:「你們奪走了我的土地、我的文化、我的姊妹,現在甚至要我當你們的奴隸?這一切本來就是屬於我們的!」這份憤怒讓她取回重生之力,在火焰的舞蹈中復活了死去的姊妹們。

幸娟突破壓抑發揮真正力量的模樣。(圖片來源/北投女巫36話

「因為你很聰明,在尋找女巫這件事情上特別有天賦。」
「誰叫他們都把女巫當怪物,她們明明就很普通。」—年幼的方知洐回答。

故事之初提到白團獵殺女巫的原因,是因為女巫很奇怪、不正常,讓人觀感不佳。但什麼是正常呢?在這樣的疑惑下,作者塑造了女巫獵人方知洐這個角色。從小在白團長大的他,接受獵巫為目的教育,並因其能力出眾而成為白團中的佼佼者,也是推動整個獵巫計畫的主謀。但有趣的是,方知洐並非是一般用優秀的能力讓同儕信服且成熟穩重的領導者角色,反之,他話語嗆辣、姿態高傲,對於上級的腐敗嗤之以鼻。故事初期,他突出的能力被同儕看不順眼,也因為陰柔的氣質和不同於其他軍人的精緻外表,被嘲笑「不正常」、「娘娘腔」。在方知洐與其他軍人的互動中,能看出作者對他的刻劃相對深刻,有著更為豐富的情緒表達,為後續帶出他內心想法做鋪陳。

坐在化妝檯前,褪去戰術背心,穿上馬甲塗上紅唇搔首弄姿,對於方知洐內心的描述,作者投下了一顆震撼彈。就像對於現實的脫逃,透過穿上類似女巫的裝束,表示自己對擁有力量、自由自在的女巫們的嚮往。這一方化妝台讓方知洐能短暫擁有自由,像是他身為自己而非白團軍人的舞台。

內在模樣和外表相當反差的方知洐。(圖片來源/施宇蓁 製)資料來源:北投女巫第七話第二十一話

「我想問,要怎麼樣才能加入你們?我不想殺女巫啊。」—方知洐。

在故事的最後,作者揭露整個獵巫計畫,其實是方知洐協助失去力量的恐懼女巫胡紅湄找回力量的交易,目的是為了讓恐懼女巫幫助他成為女巫的一員,逃離白團的壓迫與掌握。

作者刻畫出面對困難但仍勇於解決的不同角色,向讀者呈現人性時而脆弱、時而堅強的迷人模樣。李幸娟衝破自我限制,躑躅成長的姿態,是在壓抑中逆向綻放的美麗;而方知洐為了逃出既有環境的壓迫,用自身擁有的力量努力改變現況,最終宿願得償。面對世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與態度,然而有時為了回應社會期待,我們常壓抑自我的追求,去屈就與迎合社會,但回過頭來才發現,自己已不是我們認同的模樣。作者細膩誠懇的描寫,讓讀者在閱讀故事的同時感到共鳴且獲得體悟。
 

未完待續的臺灣故事

將奇幻元素帶進現代臺灣,除了更吸睛有趣,作者在劇情中融入社會議題的手法,也刺激了讀者對當今台灣社會議題的思考。筆下的八位女巫,各自投射出的價值觀與生命樣態,都真實的像是我們身旁的人們,甚至是自己。在我心中,《北投女巫》畫下的不只是神祕獨特的女巫傳說,還有作者想呈現的,在他眼中的臺灣社會,以及每個存在於這個社會上的人們。我相信《北投女巫》中的每一句台詞、每一個角色、每一個劇情安排,都能與身為現代臺灣人的讀者產生連結和共鳴,讓這部女巫傳說不僅僅呈現於圖畫中,還活在每個臺灣讀者心裡,與讀者交織成一段段未完待續的台灣故事。

關鍵字:臺灣漫畫、女巫、北投、臺北、奇幻

縮圖來源:北投女巫插圖附錄

記者 施宇蓁
喜歡畫畫喜歡想東想西
編輯 周家立
世界是一片荒原, 但我仍找尋著淨土。
記者 施宇蓁
編輯 周家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