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期

用影像與自己和當代對話 游珈瑄

2020台北電影節唯一以短片入圍最佳女主角的游珈瑄,對人事物有著細膩的觀察,並轉化成表演和寫故事的養分。

用影像與自己和當代對話 游珈瑄

記者 周家立 報導  2020/11/29

一頭清爽的及肩短髮,清秀乾淨的臉蛋上交雜著大學將畢業的稚嫩和已踏入社會的穩重,被黑框眼鏡蓋住的雙眼靈動的閃爍著,她走上前來露出親切的笑容:「妳好,我是珈瑄。」今年,游珈瑄以自導自演的畢業製作短片《家庭式》,一舉入圍2020台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最佳新演員以及最佳短片三項大獎。

故事講述亞云與阿嬤同住在與他人分租的家庭式房屋中,為了湊到畢業旅行的錢,亞云會在客廳後面阿嬤所開設的地下賭場幫忙客人還有鄰居跑腿買東西,但辛苦賺來的錢卻不斷被阿嬤拿去當賭局的資本。亞云面對如此不友善的環境,仍努力達成心中所嚮往的目標,以重獲人生的主宰權。

從過去出發 短片《家庭式》

《家庭式》中有許多元素出自於游珈瑄小時候的生活經驗,家庭式房屋便是其中一項。游珈瑄回憶道,以前和媽媽、姐姐曾經在家庭式房屋住過一段時間,除了隔壁是媽媽的同事外,其他都是陌生人。如此特殊的生活環境,讓她體認到沒有血緣關係的人,同住一個屋簷下,平時鄰居互相關心,假日聚在一起吃飯,久而久之就會產生一家人的感覺。因此當時在構想故事時,便想將家庭式房屋中很神奇的情感連結和家庭結構拿出來跟觀眾談。

《家庭式》中常出現的打麻將場景。(圖片來源/游珈瑄提供)

影片一開頭是鏡頭跟著亞云從房間往下走到客廳,當她一把客廳通往廚房的門打開時,映入眼簾的是一桌桌坐滿四人的麻將桌,不分男女老少,皆聚在一起打麻將。亞云穿梭於各牌桌,幫忙收拾垃圾、送食物等,畫面外時不時傳來「胡」、「吃」等吆喝聲。

這般場景是珈瑄國中所親身經歷的場面,那時阿嬤跟朋友住在一起,珈瑄看到門後煙霧瀰漫的房間,好幾張麻將桌上的人,其中還有正在餵奶的媽媽,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曾有機會搬去跟阿嬤一起住,但她想在那樣的環境下生活,大概人生會變得很複雜,因此回絕這項提議。而《家庭式》便是珈瑄對於當時住進去之後的想像,並將其發展成情節,讓這部短片成為半真半想像的劇情片。

正是因為特殊的童年經驗,積累成劇本創作的養分。「我想要說一個跟台灣社會有關係的故事,那是我的個人取向,應該跟當代對話。」珈瑄堅定地說著,提早準備畢業製作的她,從一開始散落的素材,慢慢組織成完整的劇本,歷經無數次的修改,直到拍攝期將近才定版,前後共耗時一年。儘管過程中遇到不少瓶頸,仍一步一步完善角色和劇情,成就這部貼近台灣社會的動人作品。

游珈瑄所飾演的亞云手中拿著幫別人跑腿賺來的錢。(圖片來源/游珈瑄提供)

找到人生疑問的解答 認識電影

「我從小就很喜歡問為什麼,對世界有很多好奇,而且會想要自己去找出答案。」珈瑄語氣輕快地為自己下了註解,她認為事情絕對不會只有一個定義或是看法,根據不同的人、不同的狀況都會產生各異的結果,「假設走在路上看到一個爺爺走路一直東看西看,我就會開始想他到底在找什麼。」

然而,好奇過後所產生的疑問卻不見得都能獲得解答,許多事情也很難跟其他人討論。正當苦無出口之際,珈瑄高二時找到人生的知音——電影,透過電影她感受到自己被理解,無論是劇情的設計,還是角色的一個動作或台詞,內心孤僻、自我的那塊總能在觀影過程中一一找到解答。對珈瑄來說,電影是能療癒人的一種媒材,因此萌生想要拍片的想法,希望利用影像敘事與人心進行對話。

因為喜歡電影,珈瑄將台北藝術大學(以下稱北藝大)電影創作學系作為升學目標,學測時念書最大的動力便是晚上能回家做作品集,為了增加考取機會,她除了申請繁星,也去參加獨立招生考試,「我真的很想念北藝。」回顧學測時期的珈瑄,輕輕地笑了出來。

選擇念電影的她,也曾擔心出社會後找不到工作,但珈瑄認為其實找工作本來就很辛苦,而辛苦也是必要的。若有選擇權,還是要選自己有熱情的,為一個喜歡的東西奮鬥,「辛苦,也比較滿足。」

咖啡廳內,游珈瑄對鏡頭露出靦腆的微笑。(圖片來源/周家立攝)

對人的觀察 發現世界運行的方式

「只有故事才可以進到人的心裡面,如果只有對答,聽了可能就忘了。」形容自己做事、反應超慢的珈瑄,發現近年來大眾多半追求快速的解答,而不是理解,但很多事情在表面之下有著更深層的涵義,必須投入時間去了解。人也是如此,在生命旅途中不斷碰到的阻礙,原因絕對不只是阻礙本身,還關乎背後「人」的成長過程。無論是聽身邊親友講述自己的故事,還是在教會中觀察不同年紀的教友,珈瑄漸漸地找到理解這個世界的方式。

高中時,她開始思考青少年和兒童的事情,尤其是參加教會,看著裡面的大人或是國高中生,有時候會覺得兩者十分相似,珈瑄發現「或許大人在成長階段有些需求沒有被滿足或是被解決的話,就會帶著一樣的問題、一樣的疑問到現在的年紀。」

青少年階段可能會遇到如何在朋友都說要的環境下說出不要,或是自己跟別人想做的事情不一樣等自我懷疑和認同的問題,而這些若是沒有立即面對,長大之後其實更難解決。另外她也提到台灣的教育制度讓我們害怕說出錯的答案,所以隨著年紀增長,就越來越不敢舉手,怕一說錯就是笨,從國小到大學都是如此。我們可能不太敢說出自己的夢想,擔心自己可能做不到,也怕不符合大眾對於「好」的標準,許多因素讓我們產生自我懷疑,而忽略每個人與生俱來的特點和才能。
 

心懷電影 朝表演和創作前行

「我定義我自己。」訪談時,能從珈瑄的字裡行間感受到她十分清楚自己的目標,並有堅強的心面對接連不斷的困難。正如同《家庭式》中的亞云一樣,面對目標,無論前方有多少阻礙,仍勇往直前,將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上。

而對於未來,珈瑄表示接下來仍會朝著表演之路前進,同時也進行創作。在每次的實作中,總會發現自己仍有許多不足,因此期待將不同的經驗轉換成再次學習的機會。另外,珈瑄也希望自己能夠成為一位具有包容心、在宏觀思想下保持謙卑態度的電影工作者,如同她在電影這條路上遇過的許多令人敬佩的人。因此,她想呼籲大家更加關注電影,網路上有許多電影工作者的研究、經驗分享和討論,值得每個人一讀,共同欣賞電影的世界。

關鍵字:2020台北電影節、電影、《家庭式》、演員、編劇

縮圖來源:游珈瑄提供

記者 周家立
世界是一片荒原, 但我仍找尋著淨土。
編輯 胡書瑜
喀報,你是個成熟的網站了,該學會自己寫文章囉。
記者 周家立
編輯 胡書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