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期

成全別人的美 性別多元教育

「性別平等教育」是消弭台灣對性別歧視很重要的一環,雖然社會仍對這此有許多不解與疑慮,但性別平等教育是教導新一代學生包容多元族群的重要課題。

成全別人的美 性別多元教育

記者 蕭珺文 報導  2020/12/13

「何謂『成人之美』?原意是指成全別人的好事,而我們將其引申為『理解並尊重他人的認同』。」──台灣同志遊行的官方網站
台灣同志遊行今年已經邁入了第18年,這次主題採用「成人之美」,慶祝台灣同志經歷的種種成長與蛻變。從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成立、第一屆的同志遊行,再到2019的同性婚姻合法,同志看似在抗爭中獲得了勝利。即使台灣在性多樣社群(LGBTIQA+)的權益保障上有躍進式的改善,然而台灣的同志在諸多方面仍無法獲得普遍大眾的理解與尊重,這也正是為什麼性別多元教育在近年來應受到重視的原因。

即便在新冠狀病毒疫情下,2020台灣同志大遊行仍有許多人參與。(圖片來源/蕭珺文攝)

性別多元教育為何重要?

今年是葉永鋕逝世的20周年。當年因為他的悲劇,促使台灣政府與社會大眾開始重視多元性別教育,並在2004年通過《性別平等教育法》。然而現今的台灣社會,仍出現許多對性多樣社群的歧視性言論與不平等待遇,如:媒體大肆拿藝人的性傾向作文章、公眾人物的失言以及多起校園霸凌事件。根據勵馨社會福利基金會的統計,12歲以上性多樣社群的人當中,有42%的人經歷過性別暴力的對待。可見,台灣社會對同志依然存在著許多偏見與不解,是需要透過教育改變的地方。

性別多元教育之重要性,在於教導新一代的年輕人認識並尊重多元性別、消除因不同性別所受到的霸凌與歧視,並且提供性多樣社群更多認識自己的資源。當前許多家長因為自身性別教育的知識不足,常無法為孩子進行解答,倘若學校無法施以性與性傾向等相關的正確觀念,學生很可能因好奇心使然而自我摸索。在資訊發達的社會下,難保孩子可能會透過如電影、娛樂節目、色情網站等管道接觸,對於孩子的觀念會有嚴重扭曲的危險。

不只學生需要接受性別多元教育,成年人也需要相關的輔導,尤其是身為教育工作者的教師更需要完備的相關知識。根據性別平等教育法的規定,國中小學應將性別平等教育加入一般課程,也要求學校每學期實施至少4小時的相關輔導或活動。在此現況下,若教師本身觀念不正確,很可能會誤導學生。如:解釋國文課文中傳統的男、女社會角色;或在公民課中,介紹性別氣質、性別認同等,都需要相對客觀且充足的性別知識。

教育部於2019年3月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第13條修正草案預告說明的懶人包。(圖片來源/教育部

反對聲浪

於2018年公投第15案為:「是否同意性別平等教育中涵蓋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在內?」未通過,可見台灣大多數民眾對此依舊存有戒心。在推廣性別平權的努力下,社會仍然存在著試圖阻攔的反對勢力。像是大力反對同性婚姻的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簡稱護家盟)以及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的彩虹媽媽教材。這些團體表面上提倡「維護一男一女家庭組成」、「守貞」,背後其實隱含著種種宗教理由與傳統家庭價值觀。

從事多年同志倡議工作,並經營Youtube頻道《肉彈甜心》的馬力提到,當前最大的阻礙,在於反對方散佈的假新聞已經嚴重影響到大眾對同志的觀感。他們透過假新聞的散佈,製造家長對性別多元教育的恐懼。護家盟、愛家團體在2018年公投前大肆宣導:反對同性婚姻、反對在學生教育中融入同志教育。種種具攻擊性的謠言影響家長,也進一步衝擊教學機構。許多學校為了避免爭議便取消邀請性別平權講師、或在性別教育課程中只挑選較無爭議的議題討論(如性侵害防治),常刻意避免談及多元性別與同志。

近年來較著名的案件,為國小教師劉育豪的性別平等教育課程遭受家長協會檢舉,疑似教導孩子猥褻內容。即使在劉育豪已與家長獲得充分認可,也同意公共電視台進入班級拍攝,仍被有心人士斷章取義的檢舉,甚至是憑空捏造如教授「肛交」的假訊息。這些負面消息藉由不肖團體的散播,容易勾起了許多家長對性別教育的恐慌。

台灣的家長在孩子學習「性」與認識多元性別上是相對保守,主要原因為家長自身沒有接觸過相關教育。勵馨基金會桃園分事務所性別倡議專員莊蕙綺提到,《性別平等教育法》2004年才通過,所以長輩們的求學經歷當中,並無齊全的性別教育,許多觀念也是後期才漸漸為大眾所知。因此家長對性知識的迷惑,讓他們對於當代同志所倡導的觀念有許多不解與恐懼,便會質疑學校所教的內容是否適合自己的孩子。

 

未來期望與改變

曾擔任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的張明旭表示,雖然目前《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5條規定不管是教職員工或教育行政主管人員,都得在職前教育中納入性別平等教育之內容。但師資培訓所要求研習課程內容不一,未必能保證老師們先具備足夠的性平知識,才踏入教學環境。希望政府未來能融入更多有關同志教育的內容。

馬力也提到,許多對性別多元教育友善的教師,會與同事一同舉行讀書會或自主社團,利用課餘時間研究性別教育。他說道:「其實很多老師非常願意接納新的觀念,或與其他教師交流、共同學習。」

《國王與國王》繪本封面。故事中王子為了繼承王位,需與公主結婚,但他卻愛上了公主的哥哥。(圖片來源/亞馬遜

多元教育家長協會性平小組召集人尉遲秀表示,雖然目前政府針對性別平等教育的各項方針皆在正確的方向上,但在中小學的教育環境中,還是可以看到主管階層在執行的決心以及內容都是不夠的。像是前一陣子一本介紹同性戀的兒童繪本《國王與國王》,本來是教育部贈送改各學校的課外書,卻被多數校長退還,而新北市市立圖書館也是在貼上師長陪同閱讀的警語後才重新上架。這樣消極的處理方式,或許是擔心家長們的反彈,校方以消極的處理方式面對性平議題。然而學校是教育的第一陣線,若校方無法積極做出改革,性平教育的成效將會大幅受限,惡意與歧視也更可能趁虛而入。

關鍵字:台灣同志大遊行、性別平等教育、LGBTQ、同志、性別多元

縮圖來源:蕭珺文攝

記者 蕭珺文
I cry.
編輯 黃新畬
serina,1999,心嚮星光,眼裡有詩。
記者 蕭珺文
編輯 黃新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