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期

Who Watches the 《Watchmen》?

囧> 怎麼沒有心情故事這個欄位...

Who Watches the 《Watchmen》?

記者 余建良 報導  2009/03/15

Watchmen中譯為守護者,從二次大戰起即有一批蒙面英雄存在。Watchmen世界設定豐富且龐大,這是Watchmen廣受漫迷喜好,且被認為難以改編的原因之一 。(圖片來源/官方網站)

「如果午夜象徵人類滅亡的話,這段距離只剩下五分鐘了。」

故事的背景是在八零年代,美國與俄羅斯之間的對立關係緊急,從雙方在阿富汗的軍事擴張及權力角力即可感受端倪。全國的人民關注黑白電視上人物的談吐,因為他們深信新聞節目上吐露的任何一字都是塊拼圖─令他們驚呼的拼圖、即將拼出全貌的拼圖、一張全貌可能是廢墟以及蕈狀雲的拼圖。任憑再樂觀、甚至再遲緩的人也會意識到現今的處境:美國人生活在核子戰爭爆發的恐懼之中。就在這樣的氛圍之下,一件都會兇殺案發生了,這件與世界大戰相較不足掛齒的兇殺案,卻「喀」的一聲,嵌入了時代運行的巨輪之中,喀答喀答地。

漫畫創造電影新視野

近來好萊塢已經掀起一股漫畫改編為電影的熱潮,並在市場上獲得許多的好評以及熱烈回響,諸如近來的票房電影:蝙蝠俠、蜘蛛人、鋼鐵人、變形金剛…等等。改編電影必須面臨極大的挑戰,必須在原創以及改編之間取得微妙的平衡,以在漫畫的原有粉絲以及一般觀眾之間取得的雅俗共賞的空間。在以往的改編電影當中,為了取悅一般電影觀眾而犧牲漫畫原有設定、劇情的創作不在少數,除了讓漫畫粉絲大怨大嘆「盡失原味」之外,這些對原著而言罄竹難書的罪條,也讓許多漫畫家對於改編電影一途保持觀望。

守護者(watchmen)的作者Alan Moore即是立場先明,不願意與好萊塢電影有任何牽扯的一位,但這位才華洋溢且多產的作

Watchmen漫畫封面。(圖片來源/漫畫官方網站)

者卻因為作品廣為好評並深受粉絲喜愛,屢次被好萊塢片商相中,諸如「天降奇兵」、「V怪客」以及最近上映的「守護者」。「守」劇是一部架構龐大的作品,原著內時間篇幅自二次世界大戰至越戰、美俄冷戰、價值觀、正義、人性混雜而糾纏,這樣一部豐富的作品著實令漫畫粉絲引頸期盼。要如何將這部篇幅鉅大、被美漫迷稱為「史上無法改編成電影的漫畫」精簡,直到成為適合電影的篇幅長度,著實考驗著劇組以及導演的創作能力,導演Zack Snyder與編劇David Hayter(X戰警2的編劇)在複雜的劇情之中仍能生動地演繹片中各個角色的可能,故事也必須在劇中六人強烈且鮮明的互動之下才有完整詮釋的可能。姑且不論《守護者》的票房如何,在劇組的用心及巧思之下,以及導演Zack Snyder強而有力的視覺特效能力處理後,《守護者》正如導演的前作《300壯士:斯巴達的逆襲》一般,已經取得原著粉絲深深地認同,並給予讚賞。

悲傷的正義 和平的代價

為了直接切入片中重點,也就是八零年代美俄冷戰事件,電影在開頭便以類似幻燈片的方式,一張、一張地描述自初代蒙面英雄團體Minutemen成立至今發生的事情。導演Zack Snyder特別以泛黃的色彩處理這些照片,並挾以鏡頭的遠近處理,又或者將事件以緩慢而接近靜止等方式述說著。這些原著內大書特書的劇情,被導演以靜態幻燈片的方式逐一呈現,雖然陳述時間短且畫面有限,但在導演巧妙構思的畫面及特殊運鏡方式之下,令觀眾嘆為觀止,並在短時間內感受到蒙面英雄的興起與殞落,隨著局勢變化,
這批人不得不退居幕後。

「Who watches the watchmen?」當這個世界不再需要超級英雄的時候,這些蒙面英雄淪落為過街老鼠,爆動的警察們舉起噴漆噴下這麼一句話,同時也述諸了他們對蒙面英雄們的不滿。昔日與蒙面英雄攜手為伍的夥伴們,今日卻淪落為催淚瓦斯、鎮暴水柱下的驅逐對象,於是最終國會大槌敲下,尼克森法條宣布了:禁止蒙面英雄的存在。於是昔日世界大戰的英雄、越戰的英雄、人民心目中的英雄、象徵美國夢的英雄,走下了閃光燈的舞台,脫下面具走進人群之中,反諷地說:「這就是美國夢啊。」也有人選擇繼續戴著面具成為通緝犯,並且偏執地認為唯有面具實踐正義。

電影當中最令人感到衝擊的畫面之一,走出電影院之後,與你一幕之緣的這句話將伴隨你整晚。(圖片來源/官方網站)
到底正義是什麼?蒙面羅沙選擇「永不退縮」並以他自己的方式捍衛正義,有人說他只是個偏執狂,當我們看待他的所作所為,我們將會發現僅只「偏執狂」三字並不能形容蒙面羅沙,你會更願意替他加上「私刑犯」這樣的稱呼。當其他蒙面英雄選擇卸下面具的同時,他不相信正義可以藉由公權力擴張,嫖妓、竊倒、販毒…等等,他不屑與之為伍、不屑裝做若無其事地活著,這令他感到作嘔。

智謀者與曼哈頓博士則選擇將正義放大到世界,試圖解決美俄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並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發生。夜鴞選擇了退休的生活,把飛行船、夜視鏡給鎖在地底下,身材走樣地過著他的平民生活。笑匠則飛出了高樓大廈的玻璃,躺在大馬路上靜靜地失去體溫、靜靜地流淌著鮮血。回顧笑匠的一生,你會發現這名稱簡直諷刺,這個充滿罪衍的人不配稱為英雄,但他的死亡並非意外,而是計謀的刻意安排。察覺其中有異的羅沙調查,才意外發現自己也是計謀的一部分…一個如何阻止核戰爆發、維持世界和平的大謊言。

這個沉重的謊言,是用人類性命堆疊而出的。這不是羅沙心目中的正義,也不是昔日蒙面英雄心目中的理想結局,但是他們深刻了解戳破謊言只會讓這些人平白犧牲,世界終將面臨大戰。在多數人同意妥協的時候,羅沙仍舊堅持「永不退縮」,這不是他信仰的正義。羅沙絕對不會是我們能接受的角色,做為一個反社會人物,羅沙太多時候的作為令人反感,但直到最後時刻,羅沙才告訴大家:我們沒有什麼不同。片尾歌舞昇平、美俄雙方握手的和平畫面,再看到夜鴞、智謀者佯裝無事繼續生活的畫面,才令你想到和平謊言的代價,不僅是人命,羅沙、笑匠,也是心靈無比沉重的負擔。

記者 余建良
  我是個愛唱反調的人,就是不喜歡像別人說的那樣 就算被唱衰也會全力以赴,用行動叫人閉嘴 鬥志高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但是身陷在MSN和BBS的時候,就無三小路用了(多半時間如此) 神經有點大條,應該說多半時間是不喜歡用大腦,其實心思細膩 基本上就是個需要鬥志,不然就懶散起來的人!
記者 余建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