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期

《自由大道》 為人權而奮戰

是影評~會先提到故事大綱 從中討論電影的表現手法 與個人自我評論

《自由大道》 為人權而奮戰

吳佳玲 文  2009/03/15

「假如子彈穿過我的頭,讓它也穿破每一扇閣的櫃門。」哈維米克如是說。

美國,一個標榜以「自由、人權」立國而聞名於世的國家,在80年代之前,真實的社會情形並非如此。在1970年代,美國人權運動蓬勃發展,特別是同性戀與少數族群,備受當時美國社會的質疑與歧視,也在此時適逢其會,憤而群起捍衛自己的人權。電影中男主角─哈維米克就是在那個社會壓迫的時代所崛起的同志英雄,他為了讓同性戀與少數族群能得到更多、更平等的對待,他不惜犧牲一切,獻身投入政治運動當中,並勇於面對外界不友善的歧視與批評,毫不畏懼死亡威脅。最終,他用強勁的生命力爭取到自由、平等,卻也因此犧牲生命,然而他的精神卻已深入人心永不抹滅,這些同性戀者與少數族群因他的努力從而能保障自我,而美國人權也因他而名實相符,成為真正以「自由、人權」立國的國家。

圖為《自由大道》海報圖。(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犧牲生命只為捍衛自由

電影以哈維米克錄下遺言敘述他捍衛人權的過程為主軸,並輔以時間順序法連貫而成。男主角哈維米克是一位公開的同性戀者,在他40歲生日之際,遇見了他一生的摯愛史考特,他們兩個一拍即合,隨即陷入熱戀。諷刺的是,以「自由、人權為第一」著稱立國的美國,在那年代,同性戀者與少數族群卻備受外界歧視,這些族群一直被社會與論壓抑著。

原本生活單調平凡的哈維米克告訴史考特說:「40歲了,我還未完成一件讓自己感到自豪的事。」史考特回答說:「我認為你該換個新環境、接觸新朋友。」兩人便離開紐約,來到了舊金山─全球最著名的同性戀聚落。

來到舊金山的兩人,在卡斯特羅街經營一家照相館,開始新的生活。兩人不顧外界的歧視,將戀情公諸於世。面對外界不友善的回應,哈維米克運用高超的人際手腕,以他自己為首將卡斯特羅街同志的力量結合起來,漸漸地影響當地的民生生活。然而,外界的歧視與戒備卻也隨著同志力量的結合而開始有了更強硬的反擊。面對當地警察隨意濫捕同性戀者、同性戀者被惡意襲擊等危害人權的事件層出不窮,身為同志首領的哈維米克於是在1972年決定挺身而出加入政壇,宣布參選參議員。

接連幾次高票落選,史考特對於哈維米克投身政治相當不諒解,為了爭取自由,他捨棄摯愛選擇投身政治,終於,順利當選了舊金山的參議員。哈維米克開始著手規劃少數族群的人權保障,其中一項就是反對廢除第六號法案─保護同性戀工作和權益。在他不斷與敵手對抗的過程當中,他無懼外界頻頻釋出的惡意與傷害,依舊朝著自己理想前進,卻因為前議員丹‧懷特對他的誤解及怨恨,最終被其所殺害。雖然哈維米克的死亡並沒有直接為同性戀者帶來更多的保障,但是因為他奮戰不懈的精神,使得許多人開始正視少數族群的問題,他英雄式的一生也為美國人權史上寫下傳奇的一頁。

兩人無懼外界歧視眼光,在大街上忘我親吻。(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無懼迫害 勇於面對

勇於面對黑函的哈維米克,決議上台發表同志人權演說。(圖片來源/開眼電影網)
哈維米克一生當中,從未做出足以改變全世界或造福全人類的重大改革,但是在那個民風封閉的年代,他卻能勇於公開自己的性向,並極力捍衛自己最基本的人權,帶領少數族群對抗主流無理的控訴,其莫大的勇氣卻足以令人深感敬佩。特別在電影其中一段,哈維米克在競選過程當中,他收到外界的恐嚇字畫──用骯髒的圖文威嚇哈維米克要置他於死地,面對於此,他將字畫貼在冰箱上,並笑著對史考特說:「假如你把它收起來放抽屜,只會更擔心害怕,把它貼在這,每天看到,就沒什麼好怕了。」面對生命受極大威脅,卻能如此一笑置之的哈維米克並非完全不懼怕,而是不能怕,他可以不在乎生死,也不管輸贏,重要的是他在乎自己是否已盡責,是否能夠對得住心中的自我。

在哈維米克決定投入政壇之時,早已預知自己將因爭議性的身份走上死亡之途,在夜深人靜獨自面對自我時,哈維米克必定是感到恐懼以及擔憂,但同時身為領袖的他,卻要表現出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即使在最親密愛人面前也絕不表現對於死亡的怯懦。哈維米克當然可以選擇當一個小人物,平凡地與摯愛相親相愛共度一生,何樂而不為呢?因為在哈維米克心中,卻是有著更長遠、更遠大的抱負,因為他要讓所有的少數民族能共享這份屬於每人應有的幸福。在每一段成功的革命當中,必定會有人犧牲奉獻,而哈維米克正是那位帶領人民真誠面對自我、爭取基本權利的表率。

如今社會風氣更為自由開放,相較哈維米克之下的我們是何其幸運,大家可以自由訴諸心聲,無須懼怕迫害。人皆生而平等,只要是人類都有自我權利,他人絕無理由隨意迫害個人,而處於弱勢者,絕不能只是一而再地沉默,必須要在主流當中適時的表達自我,身為人類就應該捍衛自己最基本的權利。

反觀現今社會當中,許多人面臨險惡卻不敢正視,寧可選擇脫逃抑或是放棄,差異點為何?惟「信念」而已,哈維米克堅持自己的信念,所以無懼生死,在二十一世紀的現在,社會風氣自由開放,相較哈維米克,我們是何其幸運,可以自由地將心聲訴諸於世,無須懼怕迫害,但我們對信念的堅持卻早已失去。

精湛演出 深植人心

在電影當中,首次擔任男同性戀者的西恩潘,更是在在的演活了男同性戀者。在西恩潘身上,我們看到了男同性戀者陽剛的勇敢表現,展現出堅決不阿的豪氣,而在陰柔的部分,他則表現出心思細膩,宛若女人靦腆行為,西恩潘在陰與陽之間表現恰如其分,其在肢體表達、外顯行為,甚至是一個眼神、一個笑容,西恩潘皆能表現如此適宜,其傑出精湛的演技讓他在今年奧斯卡獎中問鼎最佳男主角,實為實至名歸!一部好電影不會是一部獨角戲,主角精湛的演技也需要其他演員的一同配合,演員們突破心防,表現出男、男同性之間親密戀情,情慾糾葛、至死不渝的情感表現,更是讓觀眾嘆為觀止!

在劇情表現方面,穿插了當時的紀錄片、新聞畫面與歷史照片,不論是場景的原味重現、鏡頭的表現手法、真實的影片內容,皆可看出導演極力鋪成重現當時現狀,從而讓觀眾套入劇中角色,以便更能深刻了解到80年代美國人權運動風起雲湧之盛況,體會到那個年代少數族群所受到的不平等歧視與對待。特別說到電影穿插的歷史新聞中,許多保守派人士的發言,在今日如此開放的社會當中聽來相當刺耳,但在當時,少數族群的聲音幾乎被忽略,少數族群沒有自我掌控權,只能被主流所控制,甚至被當作低賤的生物一般,身為人類卻毫無人類應有之權利,觀者無一不為之震驚。這些歷史畫面被剪輯出來的用意,不僅是強調當時人權迫害的可怕外,更是要提醒今日大眾也需謹言慎行,以免日後檢視,徒留貽笑大方。

記者 吳佳玲
我是吳佳玲 大家都叫我小五 最喜歡發呆做白日夢 有時候會幻想東幻想西 常常幻想自己有一天可以成為在藍天飛翔的鳥 期待,可以自由 對於想追求的東西 我會勇敢去追求 追求屬於我的,幸福 不喜歡寫作 卻喜歡信手捻筆一畫 畫出嬉笑怒罵 畫出自我感受  也畫出這個大千世界 但是希望藉著我樸拙的文字 可以讓大家認識我  
記者 吳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