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期

殺身祭奠,以魂易魂——緝魂

《緝魂》是根據中國作家江波所著之科幻小說《移魂有術》改編的一部驚悚犯罪片,由《紅衣小女孩》億萬票房導演程偉豪執導,並在今年(2021)1月29日於全台各大電影院上映。

殺身祭奠,以魂易魂——緝魂

記者 薛復蓉 文  2021/03/21

《緝魂》全片從集團總裁王世聰之死展開,負責偵辦此案的檢察官梁文超與他的刑警妻子阿爆,在調查過程中卻意外揭開深藏豪門背後的駭人秘密。立誓為母報仇的遺孤王天佑,與其信奉巫術最終自縊的母親唐素貞、個性深沉的現任妻子李燕、與死者合作多年的事業夥伴萬宇凡,四人之間糾纏不清的情感隨著辦案過程一步步浮出水面。 

 

宗教開場 科學收尾

「殺身祭奠,以魂易魂,娑婆迷魂,往生淨土。」——王天佑

案發當晚,王家獨子王天佑闖進總裁王世聰的房內,手拿金剛杵與顛茄薰香,口中喃喃著陰陽法則的巫術咒語,對著癌末的王世聰施咒。全身符咒與經文刺青的王天佑及其生母唐素貞所信奉的古老巫教,一幕幕都為電影奠定了靈異、東方神鬼的開場走向。

長期遭受丈夫冷落的唐素貞母子,一個將對王世聰的怨恨以宗教形式發洩,並試圖以自縊施予他最惡毒的詛咒,另一則視其生父為害死母親的兇手,立誓要殺王世聰為母報仇。鏡頭此時聚焦於古代巫術、邪教與靈異現象,整體氛圍營造十分詭譎,更瀰漫著濃厚的宗教色彩,引導觀眾一步步往超自然力量的方向去臆想。

王天佑在王世聰房門刻上巫術中陰陽法則的圖形。(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然而隨著調查進行,集團執行長萬宇凡與唐素貞生前致力研究的「RNA神經元計畫」浮出檯面,進而改變了劇情的走向。「RNA神經元計畫」研究將人腦中的RNA粉末植入另一大腦中,達到靈魂覆蓋並取代原大腦的效果,此項設定為電影增添了十足的科技與未來感,更與前半段多著墨於神鬼巫術的調性形成了強烈對比。

「RNA神經元計畫」與人倫議題所產生之相關爭議報導。(圖片來源/IMDb

在片中導演將「玄學」與「科學」,兩者被普遍認為相互牴觸的元素巧妙融為一體,開頭的巫教殺人表面看似為誤導觀眾的障眼法,實則安插了許多為真相鋪陳的暗喻。多次從唐素貞母子口中所提及之其巫術宗旨——「殺身祭奠,以魂易魂。」即與後來被揭發的「移魂計畫」核心不謀而合,以及唐素貞遺物中的古書所述:「陰陽失序,必受制裁。」都提前暗示了王世聰性別認同錯亂及其與萬宇凡不可告人的親密關係。

在《緝魂》的故事架構中,同時存在著超自然的玄幻成份與理性的科學根據,相互對立卻又密不可分。疑似中邪的靈異現象爾後被手術後癲癇的副作用推翻,以及王氏集團面臨崩塌危機,隱約中似乎又覆蓋著因果與命運的影子,就彷彿逃不開唐素貞死前下的詛咒般,註定走向毀滅。

唐素貞生前告誡王天佑要持續信奉陰陽法則並詛咒王世聰,不可忘記母子倆之間的信仰。(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靈魂可以被複製嗎?

在《緝魂》的背景設定下,人的靈魂是以「RNA」的形式所留存下來,然而在靈魂被以科學角度量化後,是否還保有其獨一無二的特性?又或者説這種被量化的粉末狀化學物質,真的能代表一個人的靈魂嗎?

王世聰與萬宇凡利用「RNA神經元計畫」進行「移魂計畫」,先是李燕,未來再是李燕的胎兒。如此王世聰便可世世代代由「自己」掌握集團大權,達到永生的概念。然而轉移至李燕體內的王世聰,還是原本的王世聰嗎?

體內一直住著女人的王世聰在第一次於李燕體內甦醒時,真切地感受到了身為一個女人的滿足感。桃紅色的鮮豔指甲油、完整的妝容與一套套的蕾絲服飾,無一處不顯見王世聰初為女人的雀躍與不自然的過度裝扮。對於李燕體內的王世聰來說,此次移魂無非是一次重生,然而對主導手術的王世聰本體來說,卻像是給自己判了死刑,最終命喪分身刀下。

「我跟他在一起二十年了,我不知道是移魂沒有成功而讓我不認識現在的世聰,還是我從來就沒真正認識過我這個身邊的伴侶。」——萬宇凡

轉移到李燕體內的王世聰對著鏡子欣賞,並試著習慣全新的女性身體。(圖片來源/IMDb

在這個科技愈發先進的時代,人類不斷追求科學量化的極致,人腦亦是其中最常被拿來討論的項目之一。有一說法為:想像電腦追蹤、複製了一個人的性格與生活習慣後,跑出一段程式碼,並視其為此人的意識型態,如此可否達到近似靈魂複製的效果?若以《緝魂》來看,換了身體便換了心態的王世聰,即說明了靈魂與身體之間緊密的連結,即使科技進步到可單獨取出「意識」放入他人體內,誕生的新生命體也絕非原本同一人。因此在身、心、靈三體合一的狀態下,每個人獨特的靈魂才是最珍貴且無法取代的。

萬宇凡面對變身後的王世聰感到陌生且疏離。(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為了愛,你可以做到什麼地步?

《緝魂》以科學夾雜玄學的脈絡推演情節,然而在整體灰暗冷調的畫面中,我們卻不難看見「情」一字以各種形式牽絆著每個人物,在角色之間串起拉扯著彼此的情感肌理,而正是這份基於愛、恨、情所衍生出的「執念」在背後推動著整個故事線,並同時完美地解釋了科學與玄學兩個並行的端緒。

在癌末的梁文超發現他的妻子阿爆為了幫他取得免費的試驗手術,竟不惜幫犯人作偽證,憤怒地質問她時,阿爆淚訴:「為了你跟孩子,我什麼原則都可以沒有!」面對愛人死期將至,阿爆做出違背自身道德卻又是最符合人性的選擇,就如同電影中所說,死的人可以一走了之,活下來的卻要獨自承受一輩子的痛苦。

「那不過是活著的人對死去的人的一種執念罷了。」——梁文超
「你知道嗎?你說的執念,對很多人來說是很需要的。」——阿爆

基於情感的同理上,《緝魂》中兩位癌末患者與其伴侶們所採取的作為雖迥然不同,卻都是為了自己放不下的「執念」而掙扎著。在梁文超聽完萬宇凡的口白後,問了他:「為了他做到這個地步,值得嗎?」,萬宇凡回應:「我也問過你老婆一樣的話。」隨之鏡頭一轉,在先前阿爆找萬宇凡以偽證換取梁文超的手術時,萬宇凡也過問她這個問題,阿爆當時回答:「換作是阿超,他也會為我做一樣的事。」果然,最終三人皆因為愛,而拋棄了原則,就連最公正不阿的梁文超也不例外。

全片就如同片頭黑幕所述:「生老病死,愛別離,怨長久,求不得,放不下。」藉佛教娑婆世界中的「人生八苦」,精準道出《緝魂》核心價值。故事以懸疑犯罪為基底,卻將片中王世聰、萬宇凡、梁文超、阿爆甚至是唐素貞母子,每個人物身上的情感因子展現得淋漓盡致,在倫理道德與情感的拉扯間,讓觀眾深入角色內心,感受最有溫度且真實的人性。

梁文超與阿爆之間的感情戲令人動容。(圖片來源/IMDb

關鍵字:緝魂、驚悚片、犯罪、人性、靈魂複製

縮圖來源:IMDb

記者 薛復蓉
戴著失焦的眼鏡,書寫心中最真實的人事物
編輯 白茹伊
多久沒爬格子QQ
記者 薛復蓉
編輯 白茹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