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期

梅竹誰在鬧 網路攻訐戰

梅竹賽後,體育場上的戰爭延伸至學生慣用的言論天地─網路

梅竹誰在鬧 網路攻訐戰

記者 邵奕儒 報導  2009/03/15

梅竹賽期間部分清大及交大學生相互於對方學校BBS(網路電子佈告欄)上發表嘲諷文章,對兩校的BBS使用者來說,「亂版」是「無聊」且「沒品」的舉動,甚至有同學利用IP位址查出並公布發文者真實資料,揚言告知對方系主任此事,在所有人將此行為視作惡行時,發文同學對自己的行為做出不一樣的解釋。

針對梅竹賽期間於清大BBS上發言帳號為kenyon128029的黃學惇說:「梅竹賽期間能精神上挺交大打擊對手信心我在所不惜阿!」(攝影/邵奕儒)


場上到場外 另闢梅竹新戰場

緊張刺激的梅竹三天賽事落幕,比賽期間清華與交通兩校不只在運動場上激烈競爭,兩校學生的對立關係也攀升至沸點一觸即發,在兩校各自擁有的BBS站,所屬立場及陣營更是涇渭分明。

生活圈幾乎交疊的清交兩校學生,若沒有拿出學生證平時實在難以辨別彼此,但在梅竹期間,學生各自穿起象徵清大的紫色與交大的紅色T-shirt,化身為狂熱的加油團應援母校,壁壘分明的楚河漢界在兩校最多人討論校園事務的BBS看板上更以兩極化方式呈現。

過去交大學生最常駐足討論校園事務的「NCTU_Talk」版與清大學生的「NTHU_Talk」版共存於無名小站BBS上,但在無名小站BBS關站之後,兩校各自遷移至交大資工BS2站與清大資工楓橋驛站,建立並強化與各自BBS站的根屬關係。

對清大學生而言「楓橋驛站」是清大人的專屬地盤,但梅竹賽期名為kenyon128029的交大學生竟然數次轉錄及發表嘲弄清華的文章至楓橋驛站nthu看板上,文章內容直稱清華學生為青蛙,並諷刺男籃賽清大選手因名單寫錯字而無法出賽一事,這幾篇文章在交大BS2站nctu看板上,交大學生皆給予正面的「推文」評價,但在清大則全是負面的「噓文」評價。

在噓文中清大BBS使用者LiCat表示:「真沒品」,而kendle則認為這些文章是:「亂版廢文」,面對清大學生的怒罵,交大資工大三使用kenyon128029帳號發文的黃學惇卻自豪的說:「我就是想激怒他們,又不違法,我做這些事對得起我自己。」

「我一開始就沒差,」當問到在BBS因文章被給過多予負面評價而被「噓爆」時的心情,黃學惇笑一笑:「我表達我的立場,因為梅竹賽兩邊壁壘分明,才會對立的這麼嚴重,噓文的人也只是表達他的立場,我想大多數的人也都沒有真的動怒或認真。」黃學惇認為網路平台上的發言讓他比較敢暢所欲言,而清華學生罵得這麼兇也是因為隔著網路媒介,以至使用者的言論及情緒較平時誇張。

相同的,在交大學生慣用的「BS2」上也有幾篇清大學生的嘲諷文章,如出一轍地也是以「噓爆」作收。在兩校對立的氛圍下交大學生sa411022便批評發文者:「腦殘?」,另外一名學生kihik更在版上寫著:「敗爛青蛙來亂,拖出去煮湯啦!」的文句,當交大學生得知七連霸夢碎時,對於前來交大BBS站「鬧版」者的不滿更是到達頂點。

 清大確定獲得梅竹總錦標後ppo12345、myvino、IwantGold、mydream1023……等幾位清大學生分別在交大BBS站上發文,文中不乏「說好的七連霸呢?」、「裁判、球員不都你們的人?怎麼還會打輸?」之類挖苦交大字句,部分交大學生不甘受辱便由清大學生宿舍的固定IP位址找出發文者的真實資料,並公布在BBS看板上。

公布資料的rogerwilly稱前來交大BBS發文的清大學生為「清大之恥」,交大學生lotus4567更蒐集幾名清大學生所發的「鬧版」文章,揚言將章寄給這些學生的系主任,不過也有交大學生認為此舉不妥,smallyellow便說:「大家睡個覺醒來再想想要不要寄吧…格局放大一點。」yuhshang也勸阻道:「吵夠了沒阿…多點掌聲不是很好嗎?輸了就輸了。」

梅竹兩校對立 宛若台灣當前翻版

「我們既然都敢發文了就不意外會有這種後果」事後清大學生在交大板上發表聲明,其中提到:「我承認是一時衝動一時興起才對交大同學言語攻擊,我敢做敢當沒什麼好說的。」並呼籲交大學生不要將此事波及系所以及他人,但交大學生依然認為「鬧版」行為不當,對此行為的價值判斷在攻訐清大學生的過程中成為定調,甚至出現:「樹大有枯枝,人多有白癡」的論述批判同校kenyon128029在清大「亂版」的行為。

但是kenyon128029黃學惇卻表示:「我覺得交大那些罵我的人沒有付出熱情真正融入梅竹的氣氛,梅竹賽期間能精神上挺交大打擊對手信心我在所不惜阿。」同時他也以清大學生的角度說明:「我能理解他們的心情,七年後的勝利對他們有很大的意義,來這邊show off也是有道理的啦。」

希望了解清大「亂版」學生對自己所作所為的真實看法,但手機、MSN、BBS等聯絡方式都無法取得聯繫,間接詢問其中一名學生,卻遭拒訪,似乎透露著清大學生對此事回歸平靜並且不願多談的想法。

兩種立場所形成非黑即白的對立局勢宛如現況台灣社會的縮影,清交的二元對立宛如藍綠的對峙,當每個人的情緒在尋求根屬的過程中被強化,民粹情感使人們依循感性行動,眼中容不下任何一顆非我族類的沙,雖然梅竹賽已經過去,但是我們也該慶幸,清交兩校有人有勇氣展現自己的言論自由,雖然被「噓爆」,但這也展現了噓文者表達意見的權利。

一直以來梅竹賽使清華與交通兩校存在著台灣其他大學所不曾想像的特殊情誼,為比賽兩校攜手合作籌備賽事如同好友;為比賽兩校相互較勁針鋒相對如同寇讎。此外,網路上的言語攻防戰也讓兩校學生在賽事及賽程的討論之外,一方面凝聚了兩校學生一致向外的愛校情感,另一方面開闢言論自由在特定氛圍中應被尊重、限制還是保護的問題中進行思考。
記者 邵奕儒
凡是自然捲的都是好人 用原爆固定來對付那些會問你究竟我和工作哪個重要的女人 如果太投入在數羊,到最後經長反而睡不著   吳佳玲一直是急速王太超過了
記者 邵奕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