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期

袒胸露背就是引人犯罪?

隨著國內知名女星鄭家純性騷擾事件爆發,女性議題又再度被大眾所討論。本文將帶你認識「蕩婦羞辱」以及進一步了解「性化」究竟是什麼意思。

袒胸露背就是引人犯罪?

記者 徐曼妮 報導  2021/04/11

「長這麼醜怎麼會被強暴啊?」、「穿這麼少被性騷擾活該,引人犯罪!」這些不堪的蕩婦羞辱(slutshaming)充斥在網路上或是日常對話之中。蕩婦羞辱指因為自己與性相關之言行或其本身性慾,感到恥辱的行為,通常是發生在女性身上。她們被認為背離了傳統的性別期望,或者被視為不自然、違反教規、不道德的。一直以來的傳統價值枷鎖以及社會結構,導致生理女性長期喪失自主對自身身體的詮釋權。元智大學資訊傳播學系的女同學洪珮瑄認為衣著、身體,甚至是思想都不是他人可以干涉的,大家對自己的身體都有自主權,即便今天換作是男性也不能被隨意對待。
 

蕩婦羞辱無處不在

電玩遊戲實況主徐諾曼表示,蕩婦羞辱不僅在社會新聞中常常出現,在電玩實況的行業中也屢見不鮮。聊天室或是社群媒體的留言區,時常出現十分不堪的蕩婦羞辱。然而當面對不論言語或是肢體的侵犯行為,人們卻往往只能選擇壓抑個人感受,以免引起更多的汙辱與謾罵,這樣也才能符合大眾對女性三從四德的期待。父權社會下設定的女性,必須保守的形象意識也隱藏在其中。2021年初,女性藝人鄭家純提出在尾牙晚會被男性藝人翁立友性騷擾的事件,掀起國內一波輿論熱議,這個事件彷彿一面照妖鏡,清楚照映出台灣社會大眾在面對相關性別議題時的真實面目。

在發言之前都應謹慎思考,不該落入蕩婦羞辱的圈套之中。(圖片來源/The Lincon Tab

關於性化、被性化以及物化

關於性化(Sexuality)與被性化(Being sexualized)以及物化有許多不同的解釋與歧異。網路自媒體工作者,同時也是女性主義者的陳彥妤認為,物化的解釋以及定義分岐很大,也早已經被妖魔化。物化本該是個中性(neutral)、不帶任何褒貶意味的詞彙,以資本主義來說,物化是生存的必要條件,我們物化自身的身體勞力來工作、教授利用專業知識、人們用自身的專長換取薪水。這跟我們所認知的「物化女性」似乎不太一樣,眾人在意的部分更偏向性化,也可說是性客體化。女性或是女體時常被平面、二維地視為一個性器,其中蘊含的人性常被忽略或否定,也就是女性的身體被認為存在的「唯一」功用是用性來取悅他人,淪為純粹的慾望幻想對象。

從90年代以來,社會上許多的新媒體社群文化以及年輕女性,漸漸鼓勵女性進行自我性化(self-sexualize)自己的身體或是身體形象。這些流行趨勢認為女性在性化自身身體方面的探索及自信,是這世代理想的陰性氣質表現。然而這些自我性化的女性,在她們的日常生活以及社群媒體上,卻經常受到蕩婦羞辱,女性裸露的身體,以及她們對於性的慾望與自信,往往被認為是需要受限制的。這些充滿批判性的監督眼光,時時監控著她們的身體與對性的渴望,許多現代的女性社群媒體使用者,需要應對這兩個相互衝突的面向,她們一方面會受到各種羞辱以及不合理的管制,另一方面又被鼓勵性化自己的身體,勇敢表達自信與對性的渴望。對此,國立陽明交通大學電機學系的男性同學邱良弼認為,女性敢露、穿得性感是對自身身材有自信的展現。
 

網路世代的性別認知與自我認知

現代女性被性化的趨勢漸長,以《滾石(Rolling Stone)雜誌為例,此雜誌四十多年來出版超過千幅封面圖像,發現在1960年代,出現在封面的性化圖像男女比例為一成男性與四成女性;相較於2000年代,男女比例出現了較大的差異,有兩成男性以及八成女性出現在性化的圖片中。更讓人憂心的是,隨著網路的興起,傳播速度快速以及資訊取得方便,年輕人越來越可以輕易地接觸到帶有性意味的圖像。隱藏在其背後的問題是,青少年有沒有辦法正確地識讀該圖像,以及擁有正確的性觀念與知識。2010年一份刊登在《英國衛報(The Guardian)中關於色情產業的英國研究顯示,有三分之一的青少年表示他們首次看到色情圖像就是在網路上。在現今的網路世代中,許多人都因為身處在持續強調外觀的環境而深受其害,變得自卑、認為自己不夠完美,尤其是女性。

公平與平等的漫畫示意圖。追求平等永遠是社會的目標,公平與平等的概念十分抽象,導致難以確切落實。(圖片來源/Mental Floss

矯枉過正成了女權自助餐?

女權自助餐,大部分的情況下可以被解釋為「使用女性平權的論述,只取用對自己有益的部分,而不負責相應之義務。」但這就像前面所說的任何一種歧視一樣,不僅限於性別歧視,常常是伴隨著主觀感受的,也就是說,加害者很難發現或甚至無法得知對方已經受到歧視或是侵害。

知名MOBA遊戲《英雄聯盟》的開發商Riot擁有2500多名員工,其中約80%為男性員工。而在2018年9月Riot公司被外媒Kotaku爆出公司內部存在嚴重的性別歧視,其中包括了性騷擾同工不同酬以及天花板效應阻礙女性職員升遷,這些種種待遇激起Riot的女性職員的不滿,因此她們決定一狀告上法院。為了平息風波,Riot提供一千萬美元,與曾經以及現任的公司女員工達成和解,並允諾整改公司風氣,為女性員工創造公平的工作環境。Riot也對外承認公司內部確實存在性別歧視的情況,該公司的23位高層中僅有2位女性,且公司員工大部分為男性,經常會出現男員工對女性身材品頭論足的情形,甚至會在女性員工不樂意的情況下,向對方發送下體照進行性騷擾。

為了爭取平等、安全的就業環境,站出來維護自身利益,進而對公司提出抗議無可厚非。然而,女性員工們在接受一千萬的和解賠償後,聽說還可以索賠更多,便與女性員工的律師團隊聯合加州公平就業與住房部(Department of Fair Employment and Housing,DFEH)推翻先前一千萬美元的和解協議,轉而獅子大開口,索要四億美元的天價賠償金。這樣充滿爭議的行為,不免讓國外的網友調侃自己也想被歧視。不由得讓人省思這樣的行為是否是濫用自身的權益,失去了原先的本質。
 

女性也會性化女性?

英雄聯盟中的英雄索娜,因為較豐滿的上圍被激進的女權團體批判賣弄性感。(圖片來源/英雄聯盟官方網站

不僅男性會性化女性,女性也會如此。許多激進的女權團體也認為《英雄聯盟》中的許多女性角色有太多不必要的性感,這樣的設定被認為是為了服務男性,例如女性角色領口開太低、皮膚露出的部份太多等等。而事實上,這只是角色形象刻劃需要,並非刻意賣弄性感。有趣的是,有些女權主義者故意會穿得比較少,來表示女人有和男人一樣同樣少穿衣服的權利,另一批女權主義者卻狠狠批評那些女性,認為他們是故意討好男人,導致自相矛盾的局面。而這些女權團體們不僅性化了這些女性角色也同時在對她們進行著蕩婦羞辱,因為她們認為袒胸露背,或是身材豐滿的女性就是引人犯罪。不要忽視了這些女性的自由意志,或是英雄角色背後的設定,女性或男性自我性化並非有罪,而是需要更多了解。

關鍵字:性化、網路世代、性別、社群媒體、女權自助餐

縮圖來源:Unsplash

記者 徐曼妮
所謂歷史就是從無數的假設之中所帶來的,一件殘酷的現實。
編輯 邱怡婕
2021充實嗎?不曉得。
記者 徐曼妮
編輯 邱怡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