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期

自治自覺 原住民當自強

談論原住民族在台灣最好的生存之道就是擁有自主權

自治自覺 原住民當自強

記者 葉曉昀 文  2009/03/15

《自治是原住民族的唯一活路》一書封面。(圖源/博客來網路書局)

從七O年代起,各種社會運動蓬勃發展,近幾年原住民族群議題更是浮出檯面,日益受人重視。本書作者布興˙大立從一個原住民族人、原住民牧師和原住民社會運動者的角度對原住民現狀進行分析,盼望原住民族在台灣的自主權利能有所進展。

原住民自身意識的重要性

原住民,顧名思義就是最先居住於這塊土地的人們,但是過去受外來族群遷入的影響,自身的文化和各種生活習慣不停遭受衝擊,傳統因為新文化的侵略而瀕臨消失。就此現象作者指出,過去新移民的漢族掌握統治權,各種對原住民的政策表面雖然對原住民族呈現善意,但中心思想仍不乏顯示出欲掌握領導權力的想法。這種態度對於原住民族來說,等同將他們的地位邊陲化,又或是漸進同化。

近年政府雖然又陸續提出多項政策,對原住民議題更加關注,但是作者認為最根本的改善方式是原住民族人的自身覺醒。身為原住民必須要有原住民意識,必須認同自己的文化,了解本身文化的內部價值,除了語言、祭典儀式等外在表象,其內在更要認同、了解這些傳統背後的意義和價值。最重要的是,站出來關心。

近期,越來越多人重視原住民各群語言消失的議題。由於強勢語言影響下,母語快速流失,許多部落年輕一輩的族群,不使用母語為生活語言,多數時間以國語溝通。而沒有了語言,等於是沒有了文化,其實也顯示出新一代的族群,漸漸遺失對自身傳統文化的認同感。此現象讓原住民族正視傳統價值所面臨的危機,和文化必須保留意義。

部落,是原住民族生命教育的基礎

提到如何保留這些傳統,作者提到了部落的影響力。「部落,是原住民族生命教育的基礎。」家庭教育為所有教育的基礎,部落則凝聚了原住民家庭的向心力,同時塑造原住民的身分認同。在部落中沒有現代教育那樣有系統或是文字化教學,而是以機會教育來傳授,是以生活經驗來影響部落居民,無形中豎立起族人間的凝聚力。現代化的教育裡,原住民的部落基礎教育被漠視,以強勢漢人主體的歷史為主流,失去部落的精神教育,即失去了原住民意識。所以作者憂心沒有一套屬於原住民的教育機制,會讓原住民找不到自己。於是他提出,族人應該有權利以自身的部落教育方式來生活,也一一列舉部落生活型態在外來勢力入侵之前是平衡且祥和的,同時也有屬於原住民自己發展出來的一套模式。原住民部落特有的價值體系是原住民族的生命力,必須讓它永續發展。

原住民需要擁有自主性和自決權

原住民與大自然有一套合諧的相處模式,在新移民未入侵之前其生活型態維持平衡的關係。當新移民來台之後,掌握政權,帶來新的政策和規定,原住民原有的生活系統遭受破壞,面對外來者的影響,產生了許多問題。作者以司馬庫斯櫸木事件為例,三名青年因將路邊的枯木搬回部落而遭判刑,原本部落的傳統生活遭受現行法律的衝擊。對原住民來說,就地取材是自古以來的生活方式,此事件不但應該無罪,更應該被尊重才是。但如今,原先生活的土地主權不在部落人身上,族人沒有權利用傳統方式生活,必須遵守所謂「國家」共同的規範。

作者表示原住民之所以會有這樣的遭遇,在於統治者從來不站在台灣原住民的立場,來制定原住民政策。不考慮原住民族主觀意願的需求,衝突就會持續發生,不能解決根本問題。早期原住民和大自然平衡共存著,後來的移民為了經濟發展,大肆開發各種資然資源,又到近期開始重視環境保育,雖然規劃國家公園、生態環境保留區等建設本意屬良善,但是未詳加考慮原住民自古以來的傳統生活型態,對原住民族並不公平。

從司馬庫斯事件所呈現出來的部落人權價值觀,是部落人與自然長年累積下來的人權思維,對部落人來說這是他們理所當然擁有的權利,而就法律層面來說,違反法律就是需要受罰。作者認為原住民族人才最熟悉自己的生活狀態,也才能最站在原住民的立場行事,所以原住民擁有自主權利,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本書探討各種不同面相,前前後後的論述串成一條線──自治是台灣原住民族的唯一活路。這裡所說的活路是指,原住民族能保留自己的文化和習慣的生活,在面對強勢文化的侵略下,能以「原住民」的方式解決新挑戰。作者呼籲原住民正視與自己息息相關的問題,因為最根本的改善方式就是原住民族思想的自身崛起,只有擁有認同原住民文化和原住民意識,才能替原住民發聲。而作者就基於在非原住民族引領的政權下,許多人對於原住民文化相對較不了解,又期望本族人能自身覺醒,擁有改善現況的堅定態度,綜合兩項大原因,歸結出「自治」這項終極的解決之道。

記者 葉曉昀
我想 自我介紹 總是說不出什麼真實的自我   可以說我喜歡電影 因為可以幻想進入劇情裡體驗多種人生 可以說我喜歡旅遊 因為世界這麼大 我想看更多和我周圍不一樣的事物 可以說我喜歡聊天 因為總是可以從別人口中得到些什麼   可以告訴大家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 但也都只是當下屬於我的一小部份 思想隨時在變 有時其實也不懂自己   一直認為自己不是一個能獨自表達所有感覺的人 偏偏電子報就像是寫作文一樣 只能我告訴你 沒辦法即時的你來我往對話著 不能一邊溝通一邊報導 對我是始終是挑戰 我說了喜歡聊天喜歡對話 要了解我還是來跟我對話吧
記者 葉曉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