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期

學會面對死亡與道別 李慎羽

李慎羽在國中時面對爺爺的離去,促使她高中至大學期間都在奔向殯葬業的道路上,僅僅26歲的她卻有著看破紅塵的心理。

學會面對死亡與道別 李慎羽

記者 楊世莉 報導  2021/05/02

李慎羽(以下簡稱小羽)國中時爺爺突然去世,當時家人請了台灣最大規模的殯葬公司:龍嚴,那時十幾歲的她帶著懵懂的好奇心,看到爺爺睡著般地躺著,而禮儀師在和沒有呼吸的爺爺講話,還對沒有心跳的爺爺進行遺體洗身、穿衣和入殮。讓小羽感到最新奇的是,禮儀師將爺爺放在大浴缸裡,為爺爺做遺體水療與擦精油按摩的場景,至今仍深深景烙印在小羽腦海中,她思考著為什麼禮儀師要為沒有知覺的往生者進行奇妙的儀式,這些儀式對她來說並不是「恐懼」而是「很酷」,也正是這樣的心態,讓性格大膽且活潑的小羽有了未來成為禮儀師的夢。

高職邁向夢想的階梯

經過爺爺的喪禮後,小羽似乎找到了人生方向。在國中面臨將來要選擇高中或高職時,小羽堅定地選擇了高職的美容美髮科,她說高職沒有殯葬業相關的專業,只能選擇最相似的美容美髮科,利用高中三年的時間了解基本的美容知識,熟悉人體與化妝品之間的關係,先學會如何為別人化妝,掌控化妝的技巧與精髓。經過三年高職的洗禮,小羽順利考取美容美髮相關證照,為高職三年劃下完美的句點。

正所謂「勿忘初心,方得始終。」跨過高職三年的階梯後,小羽並沒有轉行或放棄的念頭,禮儀師如磁鐵般的吸引力,將她帶入人生的下一個階段。小羽大學時申請到玄奘大學就讀生命禮儀系,剛進入大學就到新竹縣竹東鎮的葬儀社實習,從最基層開始做起,例如:淨身(為往生者更衣化妝)、告別式招待、告別式禮生(引導家屬完成整個告別式流程)、佈置會場和顧禮壇法會,這些都是實習時做的基本工作。

工作結束赴約訪談的李慎羽。 (圖片來源/楊世莉攝)

透過大學四年在課本上與實作中的學習,小羽22歲大學畢業後順利取得禮儀師丙級證照,但乙級技術士證照才是禮儀師的最高程度。話雖如此,用7年時間在殯葬業磨練的小羽,豐富的經驗使她可以獨立完成接案後的所有流程,無論是跟家屬協談或是大體縫補化妝,小羽已擁有了乙級技術士的專業。心中有目標的人,靈魂就不是在流浪,再回頭望向走過的路,真的會覺得辛苦也是值得的。

比起遺體更可怕的是人性

殯儀館是距離死亡最接近的地方,同時也能看盡人生的醜態,從事殯葬業的這些年,小羽會接到以不同形式來到這裡的往生者,家屬的情緒反應能最直接地呈現出與往生者之間的情感關係。小羽曾見到意外身亡的往生者,有見過自行選擇結束生命的年輕人,也有長年癱瘓或抗癌的老年人,甚至還有窮到只剩下錢的有錢人。當我問起小羽有沒有遇過讓她感到恐懼的往生者,她眉頭一皺地回答:「其實往生者並不可怕,最不忍直視的往往是人性。」

當接到意外身亡的案子時,小羽感到憐憫與可惜,這樣的遭遇並不是他們願意發生的,家屬也需要更多的時間去接受親人突然離開的事實。2016年男高中生為情跳軌自殺事件,當下趕往現場時往生者的遺體嚴重變形,頭顱在現場消失,所幸回到殯儀館解剖時,看到縮進體內的頭顱。有時小羽接到類似的自殺案件,對他們的自殺動機都感到甚是嘆惜,怎麼捨得讓留下來的人承受這份痛苦。在這裡經歷太多的離別後,小羽也慢慢領悟了生命的脆弱與且行且珍惜的含義。

小羽認真服務每一位往生者的背影。 (圖片來源/李慎羽提供)

小羽曾經接到一起最令她心痛的案子,家屬並不是為了往生者的離開感到難過,而是為了遺產起紛爭。這是一個有錢的獨居老人的案子,老人的太太很早去世,小孩有在國外定居也有同在台灣但沒有生活在一起的,老人家中裝了監視器監控他的行動,卻無人發現他在清晨時意外倒頭栽摔倒,長時間沒得到救援的老人最後因窒息而死,當他的小孩發現時已經失去生命跡象。小羽趕到現場後,看到老人的鼻子整個翻起的畫面,然而家屬看到小羽的第一句話卻是:「小姐請問有看到我爸爸的印章嗎?」一直到告別式當天,只有一部分的小孩為老人送行,小羽當下覺得老人十分可憐,窮盡一生到最後只有金錢被惦記,也為人性感到羞恥與心酸。

當遇到家境清寒的往生者,小羽往往不忍心收下家屬接體、洗穿及化妝的費用,有時還會為往生者家屬尋找贊助單位,或是免費為往生者服務,家屬無奈地哭著道謝。小羽表示:「雖然這是我的職業、我的飯碗,但也躲不過內心的憐惜與心酸,以尊重的心態為往生者服務,只希望每一位往生者安息,讓他們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能體面地離開,完整的去到另一個空間,這是我們的使命,盡我所能為社會貢獻。」

「學會道謝、道別、道愛。」——李慎羽
 

殯葬業少有人知的秘密

提到殯葬業工作者,大家通常會聯想到大體洗穿、火化等工作內容,其實這些都不是禮儀師畏懼的事情,禮儀師的擔憂是如果不小心帶有傷口的手進行工作,就要特別謹慎地處理有傷口的遺體,否則禮儀師的傷口意外碰到屍血(往生者的血),就有可能得敗血症而死,唯一能保住性命的解決方法,是把沾到屍血的部分切除,這是常人體會不到的恐懼。

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禮儀師,踏入殯葬業的初期要看個人八字與殯葬業合不合,因為剛從事時會出現一些身體反應,譬如:渾身不舒服、冒冷汗、嘔吐等狀況。小羽剛從事殯葬業時,也曾連續幾年每晚都被惡夢嚇醒,清晨的衣服被冷汗浸透,縱使如此她也沒有想要放棄,不斷安慰自己那只是一場夢而已,也正是這樣的身體反應,使禮儀師的淘汰率相當高。

小羽透露各個行業都有淡季與旺季,殯葬業也不例外,基本上每年夏季屬於殯葬業淡季,接近春節前的11、12月則是旺季,從事殯葬業的人們,遇到淡季偶爾有些擔憂,畢竟這是維持生活的經濟來源,但並非是希望有人過世,只是這樣的想法的確是事實。

禮儀師不僅僅只是縫補化妝。(圖片來源/李慎羽提供)

訪談的最後,透過小羽的眼睛看到些許遺憾,她說:「禮儀師是我的一技之長,但我也不確定未來是否會繼續做下去。」禮儀師是一生的技能,同時也是熱忱的工作,最初的夢想直到如今的實踐,在這裡學會面對死亡與道別,領悟人活著的意義。但畢竟一年四季、一天24小時待命的工作機制,長期下來會讓人失去生活品質,逐漸發現僅有極少的時間可以照顧家人,也會因為忙碌而多次拒絕的社交,以及無法給予伴侶的陪伴,久而久之這些聲音都會變成工作的困擾,何況未來結婚生子後,除非夫妻兩人都是同個行業的人才能互相理解,否則也很難取得平衡。

關鍵字:殯葬業、禮儀師、面對死亡、愛與珍惜

縮圖來源:李慎羽提供

記者 楊世莉
編輯 邱靖雯
希望您有看完文章
記者 楊世莉
編輯 邱靖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