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期

帶著博士流浪 臉書作家李律鋒

2021年初,社群平台Clubhouse在台灣病毒式傳播,眾多主題房間百花齊放,他溫暖且富有學識的口吻,吸引眾多名人來到他的房間駐足聆聽,他在Facebook上針對時事議題的討論,引起眾人共鳴,有幾千幾萬人願意按讚分享。然而在一段段被講述的故事背後,卻是一位求職失敗、不斷於各所大學流浪的土博士。他是李律鋒,筆名李律,一位作家。

帶著博士流浪 臉書作家李律鋒

記者 陳嶸 報導  2021/05/16

2020年底,時報文化出版社發行了李律的第一本新書《顯示更多》,這是一本集結了李律臉書文章的書,內容包羅萬象,涵蓋時事評論、文本心得、生命經驗,「但更多時候我只是在寫我怎麼看這個世界。」李律這麼說。在受憂鬱症所苦的日子裡,臉書發文成了他與世界對話的窗口。每篇長達五、六千字的文章,彷彿是要逼退那些早已習慣快速獲得資訊的讀者,和所有社群媒體逆行,但每每長文一發出,反倒吸引眾多讀者前來留言,就像是眾人一起開會討論。「我想讓看我文章的人重新體會到一件事,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值得你耐心去期待與完成的。」李律在新書裡的自序這樣寫道。本文將帶你一同深入了解——「流浪博士」李律蛻變成作家前獨特的生命經歷。

李律在社群媒體Clubhouse上講述老台北的歷史記憶。(圖片來源/KOLRadar

不知道要什麼 於是一直逃跑

每個大人,都曾經當過小孩,李律也是如此。高中畢業後,他想選個可以玩的科系,便一頭栽進國立政治大學廣告學系,四年的時光被打工、電台、拍片和社團給填滿,「廣告系其實沒怎麼需要唸書。」原以為大學生活是在玩樂中學習,但沒想到被諸多事務纏身,一轉眼便要畢業當兵,在那個年代,當兵要花掉他兩年的時光。「我不是那種遠大志向的人,我考研究所純粹就是不想當兵。」李律透過考研究所跟留級,一方面逃避象徵社會化的兵役,一方面修習自己喜歡的課,西洋哲學、都市規劃和人類學都是在這時期開始探索,但是這些學養似乎都賺不到錢,於是李律便一路考取廣告所碩士、新聞所博士。外人來看,他是個熱血的傳播人,但對他來說,這段求學路反而像是在面對人生的徬徨,迫於無奈而做出的逃亡。
 

躋身學術殿堂 擠不進教職窄門

「我一進到博士班,就不確定自己能不能畢業了。」李律說,他跳進火坑後才知道,博士有多難畢業,修學分、資格考、論文發表、資格審,這些試驗都通過後才能成為博士候選人,開始寫博士論文。李律在撰寫論文途中,甚至還去考了公務員資格,這是他為自己博士班可能畢不了業所找的後路。「論文卡關很大的問題是,因為我真的不想寫傳播研究論文。」李律坦言,在讀博士班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對傳播研究沒興趣,所以畢業論文便囊括了眾多之前喜歡的學門,不過由於各領域的理論根基不夠紮實,論文被指導教授一次次打槍,最後十年修業期限將到,退無可退,只好換了指導教授,這才躋身博士之列。拿到博士,李律以為是自己學界之路的開始,然而卻是掉入了另一個火坑。

李律在2015年拿到博士學位,往後五年求職卻在各所公私立大學間處處碰壁,「台灣高教教職是供給遠遠大於需求的,博士一年一年的畢業,但我們沒有那麼多教授退休。」李律說十幾年前就有這種情形,很多博士要不選擇轉行,要不選擇西進中國教書,但等到李律畢業之際,就連中國教職市場都已經飽和了。一個台灣公立大學開出的助理教授職缺,平均會有六十個博士投履歷應徵,面臨這僧多粥少的情況,甄選最後就淪為一場大型才藝競賽,會英文教學、會帶科技部計畫、會與業界合作、有國外留學經歷的才有機會被錄取。「甚至有國立大學校長向各個學系下不成文命令,土博士的履歷直接抽掉,目的也是校長要安插自己的人馬。」在這樣畸形的求職環境下,李律從沒進過專任教授職缺的面試,於是他只能轉向約聘制的兼任教師。

李律臉書貼文《流浪博士》一篇受到網友們熱烈迴響。(圖片來源/截圖自Facebook

「你既不受到歡迎,也沒有被拒絕,而是成為華廈旁的違章建築,做一些比我們優秀的人都不大想做的工作。」赫伯.柴爾德瑞斯(Herb Childress)在《兼任下流》中這樣形容兼任教師。李律靠著各種研究計畫維生,雖然拿著比一般大學新鮮人起薪還優渥的薪水,但是往往只能工作半年、一年,隨著計畫結束,又頓時陷入失業處境。「我想當老師,但坦白說現在的環境,你教書教得好不好大學根本不在乎,它要的是你很會產出論文,但我真的不喜歡寫論文,我到現在還是不懂,大學端是不是根本不在乎老師會不會教書、受不受學生喜愛。」受不了台灣高教的學閥惡鬥與產學的青黃不接,李律想起自己曾經考取並保留的公務員資格,便離開學界,往公務員職涯逃去。
 

無處可逃 被失敗逮個正著

「我的人生充斥著這種笑話。」李律在等待兩個月後,來到臺北榮民總醫院當一位負責大圖輸出的公務員,大圖輸出是印刷類的工作,跟原先申請的影視製作單位相關性很低,不過這次他已沒有選擇的權利,只能接受職缺,不然就要放棄公務員生涯。他在榮總過了兩年多沒有靈魂的打卡生活,那時候是他憂鬱症第二次復發。「我每天都在問自己,我到底在幹嘛,我為什麼都沒有做自己想做的事。」這個時候可說是李律的人生低谷,不僅事業不順,甚至接連遭遇了父親的離世與女友的離開。年輕時的他擁有淵博的學識、才華與閱歷,但這些成功彷彿是詛咒一般,驀然回首,自己已經是一位邁入不惑之年的大叔。

李律動過輕生的念頭,他曾經站在大樓頂端,曾經閉上眼睛橫跨馬路,但他始終沒有跳下的勇氣,也沒有被命運給帶走。人生毀滅的他開始反思,「人生為何會落到這個處境?好像是因為自己都在逃,我不是因為很想做這件事而選擇去做,而是討厭其他事情,不得已才做了選擇。」在憂鬱症的影響下,李律開始與過去的自己對話,最後他也得到了解答。

知名Podcast節目《百靈果News》邀請李律上節目訪談。(圖片來源/截圖自YouTube

直面失敗 反而「顯示更多」

「我很怕死,也很怕窮,既然天不從人願(輕生),那我就去挑戰看看。」李律找到解方,他毅然決然辭去公務員的工作,打算靠自己喜歡的文字為生。逃避人生的選擇只會在原地打轉,一定要勇敢探究自己想做什麼,李律在這個人生階段,反而做出了一個很正面的結論。過往的學識素養無法帶給他穩定的收入,但這不代表它們憑空消失,原先只是使用臉書發文來排解壓力的他,透過文字與眾多讀者產生共鳴,如願只做自己喜歡的事,出了新書,成為一名作家。

《顯示更多》書衣海報。(圖片來源/Facebook

對於未來,李律坦言自己沒有什麼規劃,從辭職公務員後到現在整整一年,他意外自己竟能夠維持收支平衡,並且生活變得快樂許多,「我都隨時做好準備,明天走了我也沒有遺憾。」李律笑道。用四十年來反覆驗證人生的答案,李律想問讀者,此刻的生活是你真心喜歡的嗎?如果不是的話,那或許你該大膽冒險一次,「顯示更多」人生。

關鍵字:顯示更多、流浪博士、兼任教師、土博士、作家、李律

縮圖來源:李律提供

記者 陳嶸
我喜歡看見眼神裡的火光。
編輯 劉智誠
喀報打喀報
記者 陳嶸
編輯 劉智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