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期

聆聽自我的《心靈之歌》

...

聆聽自我的《心靈之歌》

記者 黃湘茹 文  2009/03/22

長久生活於都市叢林的競爭壓力下,多數人最終往往安於周而復始的日子,卻同時對生活感到茫然失措,或許僅為求保住一份工作,而在與老闆的爭辯中漸漸妥協,殊不知自己已經活在妥協的人生慢慢流失自我。《心靈之歌》的導演吳宏翔,一面讓主角透過在山林中找尋自我心中的真實聲音,也一面讓觀眾看見他所喜愛的原住民文化以及原住民自然、樂天的生活方式。

世界上有這麼多人,每天都有不同的交談、傾聽,但是有誰能聽到自己心裡的聲音呢?圖片來源

 通過部落生活 尋找真實自己

故事一開始即將主角李桐哲(邱凱偉飾)從都市抽離,在工作的需要下,李桐哲心中即便有再多的不情願,也必須遵從經理(林美秀飾)的指示來到了台灣中部深山的布農族部落。由於工作需花費兩、三天,李桐哲住進了當地牧師的家中,也因此與當地的布農族小孩Quisuel彼此有了交集,更在當地認識了Quisuel老師的余祖慧(張鈞甯飾),以及祖慧的哥哥Wuma(小馬飾),彼此成為知心朋友。

原先心不甘情不願來到部落中的李桐哲為電台DJ,一邊找尋可收錄的聲音,卻在不知不覺中深深受部落的吸引,留在部落長達一個月之久,在公司經理大發雷霆之下,李桐哲才被帶回台北。回到台北生活,讓李桐哲突然驚覺,在山中生活時那段日子的他,才是最真實的自己,這念頭促使他開始為自己的未來做出決定。

《心靈之歌》的劇情發展主要在訴說著人們為求生活,卻忽略了自我心中的真實想法。劇中李桐哲說過:「世界上有這麼多人,每天都有不同的交談、傾聽,但是有誰能聽到自己心裡的聲音呢?」每個人為了基本生存,在不斷地競爭之下壓抑自我,也為了人生每個階段的選擇做出妥協,埋沒自我心中的聲音。然而在現實生活中,這卻是無可避免的事,在壓力之下總難免感到茫然和疲乏,究竟下一步該何去何從,導演吳宏翔已讓主角在片中結局表現出他心中的答案。

剖析原住民文化 導正人們的認知

導演也透過《心靈之歌》的劇情,藉此向大眾介紹原住民文化,更將長久以來一直存在的原住民議題拿至檯面上討論。不論是小米酒、教育、資源不足、人口不斷外移等這些問題,透過劇中的原住民演員們的詮釋,表現出另一種看待這些問題的角度。

布農族天籟般的八部合音。 圖片來源
主角李桐哲為電台DJ,平時到處收錄各種聲音來剪輯,此次來到部落後,終於聆聽到自我內心的聲音。圖片來源
在影片開始約五分鐘,導演即使用布農族著名的「八部合音」作為電影的片頭音樂,引導主角進入的山林為布農族部落的明顯提示,也向觀眾介紹此布農族最聞名的音樂,不需任何樂器伴奏,純粹人聲音律分部交疊而成的和諧合音。而後更拍攝了許多原住民傳統文化,讓布農族的傳統服飾、舞蹈、語言、裝飾得以在各個場景中出現。

然而除了介紹八部合音以及部落景色之美外,導演對於拍攝有所爭議的議題也毫不避諱。劇中導演即大膽讓李桐哲詢問Wuma原住民是否都喝小米酒,而Wuma的回答卻讓人感到會心一笑,他毫不猶豫的回答「是阿」,甚至誇讚李桐哲帶來的小米酒很高級。此後,李桐哲在與原住民們相處時,不論何時何地,小米酒就成了原住民社會中宴客的重要物品。如此看來,在導演的心目中,小米酒似乎只是表現原住民們樂天性格的代表物品之一,其爭議性相對縮小不少。

另外資源不足、教育以及人口外移的問題,導演採用的表現手法則是讓身為原住民的祖慧和Wuma兩人來訴說。「外面的世界這麼大,你有權利選擇更好的生活方式,你為什麼要回來這裡……我常在想,如果小時後有念過書,我現在一定在外面打拼,我才不想留在這個地方。」Wuma說。Wuma的話語代表了許多人的心聲,不論是原住民或不是,大家心中都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待在其他縣市但心中所想就是要到台北發展,到了台北心裡想的卻是到國外,因此對於原住民來說,或許離開家鄉是追求更好的發展的方法。

然而曾受過教育的祖慧卻抱持著跟哥哥相反的意見,她曾說:「大家都想去山下發展,可是我覺得只有去過的人才能真的體會,只有這邊才是我們的家,我們的根。」導演透過這兩個角色表達出自己的看法,也讓對於原住民文化不了解的人,能透過影片理解到不是原住民小孩不聰明,就如同祖慧所說:「是因為這裡的環境不好,是因為這裡的小孩沒有機會受好的教育」。藉由一個原住民知識分子的角色來剖析整個部落問題,比起站在不同族群的立場提出改進方法,此角度或許讓人較能接受也較無爭議。

 雖劇情張力弱 部落生活依讓人嚮往

整體而言,《心靈之歌》在劇情的部分稍嫌微弱,李桐哲的轉折過程以及與Quisuel之間的互動較少,反而讓人感覺Wuma才是關鍵人物。但導演在介紹原住民文化以及討論原住民議題的部分則相當周嚴,如同導演當初所設想,導正部分人對於原住民的誤認,那誤以為原住民很需要大家投注極大關注的想法。

《心靈之歌》以不同的角度敘述原住民的生活,當外界傳媒認為需要為原住民在九二一地震災後製作專題報導時,原住民在部落中卻依舊自在地過生活,時而聊天飲酒,時而歌唱。影片中主角在山中所體會的風土民情、觀看的山中美景,在導演的鏡頭下,更讓人有所嚮往。

記者 黃湘茹
我是香菇,這是我從小到大完全沒變過的綽號。   我學過鋼琴,也學過畫畫,我想把這兩樣當成一輩子的興趣, 小時候只為了追求技術而練習讓我受不了, 所以我認為只有維持「興趣」的狀態下,才有可能持久, 當然能結合我的未來就更是好。   我喜歡聽音樂也喜歡看電影,電視對我來說更是從小的良伴, 別人說電視媒體充滿了腥羶色,但我覺得現實社會才是黑暗的可怕, 雖然說常看電視不好,但是接觸電視讓我知道現在的世界是如何轉動。   因為所有的媒體, 所以我喜歡胡思亂想,喜歡幻想充滿正面訊息的世界, 我不追求一定要特立獨行,我只想做我喜歡的事情。
記者 黃湘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