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期

《送行者》 容顏何來生死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

《送行者》 容顏何來生死

記者 楊睿愷 文  2009/03/22

為往生者雕琢今生最美麗的時刻,是禮儀師的使命。即便苟延殘喘度日,甚或人生終程走得感慨扼腕、孤苦無依,但在禮儀師靜謐溫柔、莊嚴優雅地美化其容貌身型後,往生者便得以留有最後僅存的自尊與慰藉。

《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之台灣版電影海報。(圖片來源:電影官方部落格

榮獲十項日本奧斯卡獎座,又在好萊塢奪下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的《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簡稱《送行者》),堪稱是2009年題材特殊、最具話題性的日本電影。《送行者》探討近來在新聞報導曝光頻頻,卻因社會不甚了解而每每蒙上神秘面紗的禮儀師職業。全片焦點為日本男演員本木雅弘所飾演的禮儀師一角,從因失業放棄拉大提琴的演奏家,轉變為受到尊敬的禮儀師、又重返音樂懷抱的心路歷程。人生中不可朽滅、忘懷的親情與摯愛亦是全片重心,影片中處處流露的真情,溫暖觀眾心靈,使得本片佳評如潮,在台上映三周還是穩居台北票房第二名的佳績。

圖為大悟(左)與社長(右),莊嚴肅靜地為亡者哀悼。(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提琴手到禮儀師 奏出動人的生命樂章

《送行者》一開始,主角大悟被社長以利誘、半脅迫的方式,加入僅有三人的禮儀師團隊,自此展開一段探尋自我認同成長、追求夢想與歸所的遙遙旅程。其中大悟歷經不少他人對其職業的責難,以及因自己尚未明瞭身為禮儀師的真正意涵,所感到的困惑與苦惱。雖然樂團解散,大悟面臨失業、也賣掉千萬大提琴以維持生活家計;但是回到老家山形縣後,誤打誤撞接下禮儀師一職的他,卻因此對於這分陌生、令人退卻的職業,有了深刻的認知與感動。

大悟在失去大提琴的那天,以為自己是從有限的才能與音樂生活中解脫,卻不知自己需索的,其實是不為名利拉琴的平實;閒暇時隨性而至拉奏的樂曲,不需過人技巧,便能使自己與週遭的人們開懷舒心。因此自從從事禮儀師的工作後,他重拾留存在老家、幼時拉過的大提琴,以琴聲撫慰其心靈的窗口。 

圖為大悟(右)正幫往生者化妝,社長(左)在旁容貌肅穆沉靜。(圖片來源:電影官方部落格
全片主軸在於訴說大悟身為禮儀師,承擔責任讓往生者與未亡人了結心願的神聖工作,從中獲取對於禮儀師的認同感;所以電影中探究的各式各樣亡者與其家庭之間或疏離、或親密的關係,是本片最為扣人心弦之處。從劇情初始便敘述一名偏愛身著女裝的兒子自殺、父親終究認同自己孩子的故事,其後又拍攝獨居老人寂寥的離世,還有叛逆女兒與不良少年廝混、導致發生車禍悲劇等等社會家庭事件。所有亡者生前與家人未盡的情愛糾葛與恩怨情仇,在死亡、入殮的當下,已成諷刺;片中在在顯示編劇、導演對於人性五味雜陳情感的用心經營。雖然影片步調還是日本電影慣有的稍慢節奏,但峰迴路轉、多重故事的開展,也讓觀眾的心隨之懸念,不會感到枯燥乏味;影片結局雖容易猜測,卻不失為一部佳片,因純真樸實的感情,才是《送行者》的最大賣點。

至於其中一段故事描述面對妻子死亡的丈夫,從不滿禮儀師遲到五分鐘,到社長將妻子逝世後蠟黃枯槁的模樣,重新修復為比生前更為素淨典雅的容顏,因而淚流滿面地哭倒在妻子棺木旁,最後並感性地對社長說:「今日是我妻子最美的一天。」這句話既悲哀又惆悵,似是預警觀眾:人生在世如蜉蝣於天地、滄海之一粟,需反視自己每日都要煥發、蓬勃地生活,不負今朝。

神秘而莊重的行業 人生的因緣體會

而在經濟不景氣的時代,禮儀師一職早已成為媒體爭相報導的高薪行業,但在電影裡還是重塑了禮儀師被一般人視為沾染不潔、有著不被尊重的社會地位。除了大悟的幼時摯友勸戒他找個更「正經」的工作之外,所有對於禮儀師的種種誤解,在大悟的妻子美香身上最能表露無遺。美香不但在得知丈夫的工作內容後,愧憤地責罵大悟骯髒,並馬上搬回娘家;過了數月因發現懷有孩子才又回到大悟身旁,卻還是堅持己見、認為禮儀師是會讓孩子蒙羞的職業。直到最後親眼見得在大悟的巧手形塑下,完美地走向人生終點的老婆婆、是如斯安詳恬靜;才逐漸對大悟的工作釋懷,並勇於同他人說出丈夫的職業。

然此部電影還是再次證明,男性終究是身為肩負顛覆傳統、勇敢追尋夢想的堅忍角色。相反地,對於女性的描繪,不是如同大悟母親甘心守活寡、並還是深愛著負心棄家的丈夫,就是大悟的女同事拋家棄子的行徑,亦或描摹像美香這樣看似「無知」的妻子。除了熱愛澡堂工作、被家人積極勸說引退也不屈服的老婆婆之外,女性在此種鮮少編導觸碰的禮儀師題材之下,還是扮演著傳統、應被改正教化的角色。至於大悟的父親雖然亦是拋棄妻小、帶著外遇對象遠走高飛,但是電影最終還是予他一個平反的機會,從他緊握兒子大悟小時候交付給他的石頭、直至孤零零終老,可以顯見即便父親離家,還是思念牽掛著兒子的失落心情。雖然此部分著重於親情感人至深的鋪敘,但丈夫對妻子三十餘年的漠然、不聞不問,在這瞬間全因他流露關心兒子、卻相見不了的遺憾,而變成可以被原諒、同情的可憐老人。由此可見,《送行者》還是再現了社會刻板印象中尊男卑女的意識型態。

圖為大悟(右)與美香(左)結局相視而笑,兩人決心相首偕老、孕育下一代的感人場景。(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不過在電影裡,大悟始終都是被動告知美香諸如貸款購買千萬大提琴、以及從事禮儀師行業等事情,對於妻子並無展現信任與誠實的態度;而美香看似歡欣鼓舞、其實並非情願接受丈夫失業回鄉的實情,亦是她對於大悟的不當隱忍。這些在夫妻相處間實為非善意的欺瞞、矯飾,都是或恐燃發婚姻觸礁的引爆點。但劇終時兩人因為孩子的來臨,對於婚姻、彼此,似乎有更深一層的相知相惜,也象徵生命的脈脈承襲。

「禮儀師」為亡者與親屬鋪排一道放下人世間所有塵埃的橋樑。無論人生是順遂、是顛簸,最後一程走得漂亮,無須喟嘆。

記者 楊睿愷
    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就讓白潔的鍵盤任性妄為地保留訴說權利,其餘一概緘默。 因我深信,當躍然電子紙、沒所謂無禁忌的冰冷文字,輕叩耳窩時,會拂燃起溫潤氤氳。 若霧濛了,請告訴我。      
記者 楊睿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