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期

電影改編與原創 如何拿捏

美漫改編電影 顆顆 歹勢,原本想要寫影評 但是做完功課之後...發現稿子發在文化現象比較適合 造成編輯台不便之處 在此致歉 Q"Q

電影改編與原創 如何拿捏

記者 余建良 報導  2009/03/29

得知自己喜愛的漫畫即將躍上大螢幕,將改編成電影上映的那刻,何嘗不是令人欣喜的事情?但是對於Allan Moore的忠實粉絲來說,可以看到Allan Moore的創作翻拍成電影卻總是令他們內心交雜。Allan Moore作品中的精細設定與細膩的敘事方式,往往令讀者感到醉心並且沉溺其中。但有趣的是,對於電影片商而言,在進行劇本改編的同時,這些令讀者視作經典、拍案叫絕的創作反倒淪落為編劇的夢魘,似乎如何把漫畫改編成電影,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漫畫數年、數月的連載,或者在原著與改編之間取得平衡,永遠困擾著電影的編劇人員,也困擾著深愛原作,但是對改編電影充滿期待、猶豫的讀者。

《V怪客》電影講述的是V怪客企圖推翻21世紀的英國極權政府的事蹟,但是修改原著內相當多的設定,而造成劇情許多不合理的紕漏,雖然電影廣受好評,但原著魅力不在。 圖片來源:電影網站


改編電影常使原著迷失望


Allan Moore對好萊塢的立場一向相當明顯,在許多改編自Allan Moore創作的電影裡面,諸如來自地獄(From Hell)與天降奇兵(League of Extraordinary Gentlemen, The ) 、V怪客(V for vendetta),或者近期的守護者(watchman)當中,Allan Moore的名字從不曾出現在工作人員的名單裡頭,儘管對於原著身分的他,只需要列名就可以獲得報酬、分紅,但是Allan Moore仍然選擇與好萊塢電影切割,他不看電影、不看改編後的劇本,他認為電影不能夠忠實地演繹原著,甚至可能影響觀眾對於原著的觀感。所以就不難想像當初《V怪客》的製片Joel Silver表示Allan Moore對這次V怪客的改編劇本相當滿意的時候,Allan Moore的忠實讀者是多麼的滿心期待了,畢竟一向難搞的Allan Moore竟然親口認同這部電影,這對忠實讀者而言會是何等的震撼啊(但事後證明Allan Moore並未讚賞V怪客的改編劇本,而是片商的謊言!)走出電影院之後,希望電影能夠忠於原著的讀者們還是失望了,但是相對於他們的失望,卻有另外有一群走出電影院的人們,深深讚賞《V怪客》而對於電影及原著之間的差異毫不知情。

不過《V怪客》並不是第一部令Allan Moore的粉絲感到失望的改編電影,在更早之前《來自地獄》以及《天降奇兵》就已經讓充滿期待的讀者體驗電影與原著完全兩然的心碎經驗。對於忠實粉絲來說,這些電影是名符其實的「改編」電影,但是對於許多的電影觀眾而言,電影版本比起原著似乎更為人所知。相對於西方世界的耳熟能詳,其他地方的觀眾們對於Allan Moore的了解普遍有限,台灣也不例外,多數人僅能夠透過改編電影了解Allan Moore的作品,於是在對於原著了解有限的狀況之下,像是改編電影等同於原著這樣的認知並不少見,但其實兩者之間存在著不小的差異。以耳熟能詳的《哈利波特》而言,許多人能夠提出原著以及改編電影的差異所在,對熟知《哈利波特》觀眾而言,原著以及改編電影,分別是獨立的兩者,不能混同而論,但是對於Allan Moore的作品就很難以受到相同的對待。諷刺的是,《V怪客》在網路上面的一片好評,網友們筆下著墨的滿是電影劇情,看在原著的讀者眼中,這樣的討論熱潮是矛盾的。能夠見到《V怪客》票房開紅、受人青睞,對熱愛《V怪客》的讀者們固然值得欣喜,但另一方面,原著的忠實讀者又很清楚:他們討論的並不是真正的《V怪客》,而僅只是修改過度的電影版本。


小說、漫畫、電影表現手法的差異性

不論是小說還是漫畫,這兩者被改編作為電影頻率是最高的。與電影比較起來,三者在敘事方式存有根本性差異。在電影的世界裡,只要編劇處理得當,觀眾不但能更深入劇情,而且不會感到困擾。但是相對小說、漫畫而言,同樣敘述一件事情,能夠採用的敘事角度、元素卻相當有限,又由於電影本身特殊的時空邏輯,編劇處理劇情的方式具有相當的彈性空間,同樣的事件可以採巨觀或者微觀,又或者兩者並用。《V怪客》中,編劇便利用電影的時空邏輯,營造出漫畫之中難以營造的緊張感。在劇中主角V入侵電視台,並透過電視台播放個人革命理念,電影透過幾個家庭看到V自製影片的電視畫面,顯示出每個家庭的微妙變化。在電影裡面只需要短時間的幾個畫面,便告訴觀眾劇情的局勢變化。換作小說、漫畫而言,要達到同樣的塑造情勢改變的氣氛,就必須透過不同的方式,以小說而言,可能需要更多文字堆疊。對於一個作者而言,不論是文字創作者或者影像創作者,創作的媒介:影像、文字,必然影響創作的思維以及創作的樣貌。因此,才有小說家難以成為好的編劇這麼一說,因為小說家走的是文字思惟,而編劇卻是以影像說故事。就這樣的觀點而言,「改編」對於希望能夠忠於原味的讀者而言,似乎是電影編劇的必要之惡,但是「改編成電影的敘事方式」與「改編原著的設定」兩者又不能一同討論了,前者是必要之惡,而後者則一直是改編電影被忠實讀者評鑑好壞的關鍵。

不知道有多少觀眾在內心吶喊:孫悟空不是洋人!並且難以接受電影裡面改編後的設定,但是電影還是這樣拍出來了,而且在亞洲地區以外還有不錯的票房,放在忠實讀者心中,真是酸甜滋味難以形容。

照片來源:電影網站

電影史上不乏有良好的改編電影,但更多的是好壞評價兩極的改編電影,似乎對於電影廠商來說,改編電影的客群永遠分成兩塊:沒看過原著的觀眾、有看過原著的觀眾,而兩者永遠難以取得平衡,為了票房就註定會有部分觀眾的利益被犧牲掉。令我們好奇的是,究竟如何才能算是良好的改編電影呢?這個問題似乎只能留給忠實讀者自己去回答,但是即便不具備忠實讀者的身分,觀眾們仍然具備自行評價改編電影好壞的資格。舉近日的電影而言,《七龍珠: 全新進化》就是一部不言可喻,觀眾們可以自行評價做為改編電影。而我認為這就是改編電影的原罪,必須要承負起忠實讀者對於原著的期待,而達到這些期待,完全只是改編電影必須達到的最基本條件而已。以《七龍珠: 全新進化》為例,對於忠實讀者而言,忠於原著的原則其實相當明顯-僅只不脫離「尊重原著」而已。

記者 余建良
  我是個愛唱反調的人,就是不喜歡像別人說的那樣 就算被唱衰也會全力以赴,用行動叫人閉嘴 鬥志高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但是身陷在MSN和BBS的時候,就無三小路用了(多半時間如此) 神經有點大條,應該說多半時間是不喜歡用大腦,其實心思細膩 基本上就是個需要鬥志,不然就懶散起來的人!
記者 余建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