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期

青春。搖滾。《海洋熱》

每年七月,全台大大小小的樂團為了站上福隆海邊的大舞台,無不卯足全力奮戰,希望有一天能站上夢幻般的演唱會大舞台,對著台下萬人聽眾表演。導演陳龍男於2003年拍攝長達二小時的記錄片《海洋熱》,記載2003年第四屆貢寮海洋音樂祭的選拔實錄,記錄五個入圍樂團的青春搖滾追夢之旅。

青春。搖滾。《海洋熱》

記者 楊純芳 報導  2009/03/29

每年七月,全台大大小小的樂團為了站上福隆海邊的大舞台,無不卯足全力奮戰,以期待能站上夢幻般的演唱會大舞台,對著台下萬人聽眾表演。導演陳龍男於2003年拍攝長達二小時的記錄片《海洋熱》,記載2003年第四屆貢寮海洋音樂祭的選拔實錄,記錄五個入圍樂團的青春搖滾追夢之旅。

樂團們無不揮灑青春汗水,盡一切努力,只為站上這夢想舞台。 圖片來源:奇摩圖片

 

 

真實捕捉 青春搖滾夢

對大多數人來說,貢寮海洋音樂祭是一個輕鬆、悠閒的戶外音樂活動,可以在福隆海水浴場享受沙灘、熱浪、豔陽天,再配上冰涼的啤酒、熱血的搖滾樂以及養眼的比基尼辣妹,嘴裡還不忘吃著名聞遐邇的福隆便當。但對參賽樂團來說,那是一個炙熱難熬,更是一個難忘的夏天。透過鏡頭穿越光鮮亮麗的搖滾舞台,這條搖滾夢追尋之路上,看見勇於實現夢想的決心,以及內心的矛盾、困惑與掙扎。
 
第四屆貢寮海洋音樂祭於2003年夏天再度舉行,為期三天的音樂活動中,最受大家矚目的就是第二天獨立海洋音樂大賞的樂團比賽。片中以Hot Pink、 不正仔(Stone)、 Sunshine Boys、圖騰(Totem)及芒果跑(Mango Runs)等五個入圍初賽的樂團為對象,於賽前近距離拍攝他們從入圍、排練、決選、上台到成績揭曉,捕捉這些玩音樂的年輕人最真實、深刻的情感表現。
 
其中,一群玩世不恭、放蕩不羈的音樂狂愛者「Sunshine Boy樂團」,以「台中腔」一曲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由於在住家練團音量過大被附近鄰居檢舉,導致每次練團都要和警察周旋,最後甚至用麥克風大聲幹譙愛抱怨噪音的鄰居,為一張張的罰單一吐怨氣。而在評審眼中整體表現整齊、女主唱張懸表現突出的Mango Runs,對於音樂有一套想法,認為每首創作都有其演唱情緒,而不是為了創作而創作。還有平均年齡只有17歲,比賽前遍尋不著鼓手的「Hotpink」,由於競賽壓力過大,導致三位小女生淚灑練團室。還有為了積極準備比賽而把工作辭掉,最後只為博君一笑籌措旅費的原住民樂團「圖騰(Totem)」。以及擁有三個vocal,用無厘頭的方式與心態玩音樂的台語嘻哈樂團「不正仔(Stone)」。
 
《海洋熱》透過鏡頭感動沒有參加過海洋音樂祭、不聽搖滾樂的人。這群人流汗、流淚、堅持夢想,只為了證明自己的音樂與存在。片中樂手們那種不加掩飾的歡笑、淚水、挫折、擁抱與感動,不是站在沙灘上,只看最終成績的樂迷們所能想像。
 
大家也許會認為,得獎團體和經紀人簽約後一舉成名,順順利利邁向康莊大道,而沒有入選的也應該在抱頭痛哭之後,擦乾眼淚再接再厲。故事應該有一個可歌可泣,開開心心,又或是壯闊結尾。 但真實世界似乎不像好萊塢電影那麼美好,得獎樂團賽後解散了,繼續練習的樂團也面臨更換成員或是爭吵;沒得獎的,開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該繼續走這條路,甚至因為沉重的經濟壓力,放棄追求夢想。

 

海洋音樂祭 帶動搖滾新熱情 

 

透過鏡頭,可以感受到03年台灣搖滾樂興盛的發展,以及民眾對其接受度。綜觀台灣今日搖滾樂的發展,各地政府不但每年舉辦搖滾音樂祭,新聞局更為了鼓勵獨立樂團發展,主動補助樂團製作音樂CD。然而回顧昔日搖滾樂的發展,從前搖滾樂不但被汙名化,更曾被政府下令禁止發行樂曲。台灣60至70年代早期是搖滾樂的封閉時期,當時的電視台不常撥放此類型音樂,唱片更是取之不易,搖滾樂大多只能從美軍電台(ICRT)收聽。早期社會不允許年輕人有太多的思想,所以樂團發展比鄰近的日本還晚。在政府與社會的壓抑之下,當時年輕人對新事物的好奇心,促使他們接近搖滾樂,這才漸漸有搖滾樂的雛形出現。由於當時政府對此現象持反對態度,認為搖滾樂是吸毒爆力及色情氾濫的音樂,會影響青少年的思想,因此搖滾樂漸漸地走入地下化。直到80年代社會思想較為開放,樂團的風氣才逐漸興起,許多樂手紛紛投入樂團, PUB也一家家開張,讓許多的樂團有表演的空間。

 
基於樂團風氣的興起與社會對搖滾樂的接受度提升,自2000年開始台北縣政府舉辦第一屆貢寮海洋音樂祭,每年七月,全國各地樂團便為貢寮海洋音樂祭為之瘋狂,一同追逐那揮灑青春汗水的搖滾夢。從兩千年的八千多人次到2008年第八屆的41萬人次,這九年來51倍驚人的人數成長,可以得知台灣人對於搖滾樂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此活動更帶動台灣創作樂團風氣的興起。
 

《海洋熱》所呈獻的就是青年們在音樂之路熱血追求與付出的執著態度,「希望有一天,你們也有機會在想做的事情上,可以有這樣一個舞台。不管表現得怎麼樣,盡其在我。」芒果跑主唱張懸於2003年海洋音樂祭決賽舞台上說道。在社會的每個角落,很多人用心血與淚水追求自己的理想,無論做甚麼事情,最重要的是過程,而不是結果。即使每個樂團各自懷著不同的心態參賽,也各有不同的際遇;唯一相同的是,每個人都默默期待,希望自己有一天能擁有像「海洋」一般數十萬的聽眾,站在那華麗的搖滾舞台上賣力演出、綻放耀眼光芒。

 

 2008海洋音樂祭,蘇打綠樂團演唱芒果跑2003年參賽歌曲「畢竟」,為此活動另起高潮。

 

記者 楊純芳
我 楊純芳 喜歡突破不可能 因為這世界上絕對沒有「不可能」這三個字 踏實的過著每一天 努力實踐自己的目標與理想 秉著感性與理性去寫下每一篇報導 希望藉由文字啟發讀者的想法 試著從另一個角度看世界 就會發現它是多麼不一樣 我時常告訴自己 敏銳的觀察力就像是藏寶圖一樣 可以帶領我找到珍貴的寶藏 這寶藏也許只是身邊不起眼的野花 但在我眼中卻是意義重大的生命力 我喜愛旅遊 旅遊讓我增廣見聞 讓我更認識自己 找到迷失的自己 我喜愛音樂 音樂帶我走入異世界 使我心靈淨化 使我沉澱 我愛自由 更愛自己
記者 楊純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