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期

Earthlings

“如果我能讓世界上每一個人看一部電影的話,我會要他們看《地球上的生靈》(Earthlings)。”~哲學家與倫理學家彼德‧辛格(Peter Singer)

Earthlings

記者 趙祿平 報導  2009/03/29

“如果我能讓世界上每一個人看一部電影的話,我會要他們看《地球上的生靈》(Earthlings)。”~哲學家與倫理學家彼德‧辛格(Peter Singer)

 只要看了,就會被震撼 — 《Earthlings 地球公民》     圖:維基百科

《地球上的生靈》(Earthlings,又譯:地球上的眾生、地球居民、聚居地球者),由Shaun Monson導演,著名演員傑昆•費尼克斯(Joaquin Phoenix)旁白,音樂奇才Moby配樂,Maggie Q則是此片的合作製片人。該片獲得過3項電影獎:2005年聖地牙哥電影節最佳紀錄片、2005年波士頓國際電影節獨立製片電影最佳內容獎、2005年藝術行動者電影節最佳紀錄片獎。本片用了5年的時間製作,於2003年在美國上映。該片全面地揭露了當今人類如何大規模地屠殺和虐待動物,包括畜牧業 (肉食、魚、蛋類和乳製品等)、服裝(皮革和皮草等)、娛樂動物(馬戲團、體育、動物園等)、伴侶動物、試驗動物等等。影片讓觀眾看到,我們所處的星球已成為了一個巨大的屠宰場,而人類已墮落到何等殘忍、無知的境地而不自覺。對於動物來說,地球如同地獄。

殘害虐殺 毫不自覺的納粹人類

  諾貝爾獎得獎者辛格(Isaac Bashevis Singer),在他最暢銷的小說《敵人,一個愛的故事》中這樣寫道:「當赫爾曼經常目睹對動物與魚類的屠殺之後,他總有這樣的想法:從人類對待其他動物 的方式來看,所有人都是納粹。」影片中,不斷播放著各式各樣人類屠殺動物的畫面,並將屠宰場的鳥瞰圖與納粹集中營的鳥瞰圖作前後播放,影射人類深惡欲絕的殘忍行為,就像納粹對待猶太人一樣得發生在動物身上。

片中一個部份是《寵物》,這些與我們最親密的夥伴在被遺棄後,即使處在發達國家,等待它們的也只能是因經費不足支付不了高昂的安樂費用,取而代之的是被關在毒氣室中集體毒死。整個過程需要持續漫長的40分鐘,才能讓它們完全咽氣,在影像資料中看不到人類該給予它們的任何溫情。一隻一隻本來在家中最受寵愛、人類賦予希望的另一種伴侶,最後一程卻是關在僅能容身的籠子裡等待,好一點的安樂死,差一點的被擠壓在一個鐵箱子裡,曝露於毒氣之中直到死亡。

佔動物屠宰最大量也最殘忍的,莫過於食用肉-牲畜屠宰。在美國,由於社會對豬肉龐大的需求量,屠宰場的數量不堪重負。以前出於對生物憐憫的“猶太式屠宰法 ”早已不復存在。而為了讓牲畜便於養殖,便讓他們生活在擁擠的環境與骯髒的衛生條件下。屠宰的過程五花八門,最常見的是最省成本的割喉放血,將動物倒吊後 以刀子割破動脈放血,血流乾後再浸燙除毛;但是許多動物在放血後仍保有意識與感覺,最後活生生被燙死的不在少數。另外還有肛門電極法,常用在毛皮供應養殖場,由動物肛門塞入電線,再讓動物嘴裡咬鐵塊後通電,通常這個動作會重複好幾次直到動物死亡。更多奇怪的虐殺方式包括毆打致死、重物敲擊頭部、踩碎頭骨、用鈍刀慢慢割下整個頭…,似乎動物的死去只是一株草被拔起一樣微不足道,如何死去得視處理者的心情而定。在中國,人們為了獲取皮毛,不將動物殺死,而活生生地把皮毛從動物身上扒取的節省成本方式也常常出現。影片中被活剝毛皮的貂渾身是血,僅存沒有拔去的眼睫毛一眨一眨。體型較小的家禽類死法則更慘,從他們活著開始割喉並直接進行線上作業,許多家禽類不是死於放血,而是死於線上作業途中的折磨。

海洋動物在這方面並沒有比陸上生物來的好些。在日本,每年有無數的海豚、鯨類被活活獵殺。日本政府對世界海洋生物保護公約公然漠視,影片裡的一句話讓人無法平靜:「知道為什麼無數的海豚會被圈在一個地方捕殺嗎?因為它們不會拋棄自己的親人、拼上性命也要救出它們。」片中有一位學童走過掙扎垂死的海豚,但是卻看也不看的經過,就像是我們面對於盤中肉一樣,就算知道肉的來源,卻連想都不願意去想,看都不願意看的略過。看完整部片子,將會知道我們每天正常需求所吃的肉食中的90%都是在虐殺中得來的。片中大多的影像是來自於歐美等發達國家,尚且用如此手虐殺動物,不敢想像的是同樣場景,在發展中的國家和第三世界又是如何上演。

 據統計每年都有近1.15億隻動物被用於活體實驗                圖:人生佛教網


科學研究 屠殺行為合理化

動物的另一大死亡來源,則是科學研究。片中播出的,是一隻被抓去當衝擊研究的狒狒,他的腦袋不停的承受相當於車禍的撞擊,一次又一次,片中狒狒無力的甩著 身子。這樣的研究將會執行在同一之狒狒身上,並執行無數次,為的是研究出撞擊扭傷後的治療。許多動物也被用在藥物實驗上、在活體解剖時沒有麻醉、腦部開洞連接電路、眼睛皮膚被注入藥物…等,至今因為科學實驗而死亡的動物無法估量,只因為貼上了科學研究這四個字就可以合法的處死動物,並在包裝上寫下「經研究顯示對人體無害」等字樣。

正如影片所言,真相被認知需要經過三個階段:一、嘲笑;二、強烈反對;三、承認。當人們開始接觸事實時,埋怨著為何要揭露人性最殘暴的畫面,為何不能視若無睹地快樂生活。殊不知這種無意識或是有意識的漠視,已經造成更多生命的恐懼與消逝。拍攝《地球公民》的目的,絕對不只是為了揭露人類的不仁,而是提醒人類,生活方式的轉變可以令自己活得更安心;寵物的主人應該為了寵物而絕育、飼養至其終老,而動物屠宰場的法規也應該定的更為人道而明確。通過立法的方式來保護動物福利,懲罰虐待動物、折磨動物與殘害動物的行為。無論是什麼種族的動物,都是生命的存在形式,都渴求舒適與自由,都厭惡痛苦與死亡。如果我們對將牛隻活活打死、豬隻活活燙死的虐待、折磨、殘害動物等行為麻木不仁、放任不管,很難說我們已經達到了很高的文明程度。

每年粗估約有10億隻動物被用於皮草製造              圖:百度

平等萬物 共生共存

這個自然界看似是殘酷的,物種相互競爭並彼此掠食。由這樣的觀點人類掠食其他動物的行為似乎是天經地義。但事實上換個角度去看,自然界所有的生命都彼此奉獻,連結為一體,彼此無法分割與分離。動物掠食出於本能,但也僅限於滿足自身需求。而人類卻將索取擴展到各個層面,忽視了回報與奉獻。一件毛皮大衣,是殺死了十隻以上的生靈換來的,上面標牌的價碼對生命來說簡直是一種玩笑。世上太多的屠宰場,每天有多少被稱之為禽、畜的生命在這種絕望中度過,在我們的想當然中前赴後繼的死去。或許我們並沒有直接參與殺戮,但是有多少人能說自己沒有間接參與屠殺。影片中使用「恩將仇報」來形容人類對自然界中動物的謀害:「我們完全依賴於他們:同伴、食物、服飾、體育和娛樂、以及醫學和科學研究,與之相反的是,我們所見到只是人類對這些非人類貢獻者的完全蔑視。」

片中不停地告訴觀眾,萬物是平等的,沒有誰可以理所當然的淩駕於誰。人是有感覺、有知覺的,動物也是。人有嗅覺、聽覺、需要安全感,動物也有這些感知,有些甚至比人類更發達。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中,我們與動物一同享有大自然,我們都是世界的公民。

 
「他們像我們一樣,也是地球的公民。像我們一樣,他們為生存而奮鬥。跟我們一樣,他們也能在困境中尋求自我安慰。像我們一樣,他們表達不同的情感。簡而言之,他們像我們一樣,是活生生的生命。 」-- Earthlings

 附記:


中文字幕影片連結 (簡)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1NTc1ODA=.html
欲一次觀賞完整版者(95分鐘)  可參考上面簡體中文連結

中文字幕影片連結 (繁)
以下為含中文字幕之youtube片段匯集  依照原本原文影片之順序排列
Part 1a 人,動物,地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dfibj57EPI  9:52
introduction
Part 1b 寵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XKC_Ufdoe8  7:49
Part1 PETS
Part 1c 食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wp6lORdcg  7:02
Part2 FOOD
Part 1d 食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MDNsXSA2rg  7:24
Cows
Pigs
Part 2a 食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2L5ulKM9SKM  9:25
Poultry
Sea food
Part 2b 捕鯨, 皮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PW7wQwkq58 10:36
Whaling
Part3 CLOTHES
Part 2c 皮草,娛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eZdI-uJgv4  9:45
Fur
Part4 Entertainment
Part 3a 馬戲團,動物園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iDV6ZmeM5A  8:14
Circuses
Zoos
Part 3b 鬥牛,科學研究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X9LjPoWhCY 10:30
Bullfighting
Part5 SCIENCE
Part 3c 總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sXrklOZ-uE 10:04
summary

記者 趙祿平
很多時候我們的定位都在隨著環境而改變 在家中我們定位是好孩子 在學校我們定位是好學生 在團體我們也各自有各自的定位 不同的時空 不同的人物 不同的氣氛 不同的環境 我們對於我們自己有著不同的定位 今天在這裡我可以是很開朗的開心果 下一個場合我或許就必須版著臉孔見人 這個團體裡我可以是領頭者 下一個團體我可以只是默默的執行者 沒有人可以永遠擔任同一種腳色 也沒有人是不可取代的 大學 一個自由的聖地 一個過於尊重妳個人意志的地方 有時候反而使許多人困住了 在這個校園的象牙塔內 今天在這裡寫下的報導 不一定能完全表達出的我想法 也不一定能得到完全的認同 而眼神交會就能懂的形容  是只存在於小說的理想交流 不過 人都是這樣不是嗎  自以為是的評論著對方 用自己認為的方式喘測對方的心理 不管對與錯 我們自己幫對方作了一套屬於我們自己的分析 然後盡情的延用這個公式 不管錯誤有多嚴重 不管有多可笑 這就是悲哀  但這也是文字的動力 我要表達出我想表達的 盡我的可能 讓你懂。      
記者 趙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