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期

帶著親情啟程 芭娜娜上路

茂伯演的

帶著親情啟程 芭娜娜上路

記者 王成宇 文  2009/04/12

 

                                                                                芭娜娜上路,圖片截自影片片段。(擷圖/王成宇)

在國片《海角七號》裡有著高人氣的茂伯林宗仁又有新作品了!看準了茂伯極具觀眾緣,導演王傳宗找來林宗仁扮演公視人生劇展《芭娜娜上路》裡的一個屏東蕉農,因為收到兒子的喜帖而決定開著鐵牛車北上參加兒子的婚禮,相較於《練習曲》,這是一部更具人情味與反思性的公路電影。 

一場婚禮 拉近父子距離

獨自坐落速食店前,眼神漫無目的地搜尋能夠求助的目標,然而這個城市快節奏的生活步調只給予冷漠的忙碌做回應,唯一陪伴自己的是那一籃籃要帶給兒子的香蕉,和那台陪著自己一路走來的忠實夥伴……故事以倒敘的手法揭開序幕,接著場景回到了屏東,一個老年的屏東蕉農阿財在一天接到了一張喜帖,打開看後才知道十五年前與自己吵架,負氣離家的兒子要結婚了。一段封閉了十五年的記憶,一個十五年沒有連絡,卻仍默默想念的兒子,村裡的大家甚至還開了大會來幫阿財決定要不要去參加婚禮。

在決定去參加婚禮後,唯一能夠載著阿財北上的貨車壞掉了,想起過去的種種,阿財手執茭杯向家裡的神明詢問去台北的可行性,卻又像是一定要擲到聖杯般的希望神明同意,最後在聖杯出現後,阿財帶著妻子最後的遺物,開始裝備自己的鐵牛車,決心靠著老夥伴的支持一路向北出發。天意抑或巧合,鄉親們才剛依依不捨地送走了阿財,隔天卻遇到了來接父親參加婚禮的大勇,在鄉親們表明阿財已經離開後,放心不下的阿勇決定立刻開始尋找父親。

開著鐵牛車緩緩的在公路上前進,阿財一路上遇到了逃家的高中生、好心救助的年輕人,語言不通卻心意相通的外國人;當然一路上的狀況是多災多難,不但妻子重要的遺物被偷走,還遇上了下雨跟車子打滑的窘境,甚至還在大雨中跟兒子的車子擦身而過;好不容易到了台北,喜帖上重要的婚宴地點卻又因為大雨而糊掉了,找不到人幫忙的阿財,無助的坐在速食店前,最後靠著奇妙的緣分,有驚無險的趕上了婚禮,完成了主婚人的任務。

農村問題 顯露無遺

一個天馬行空的故事,一段繼《練習曲》之後的奇妙公路旅程。導演王傳宗藉由《芭娜娜上路》表達了社會中果農的弱勢。王傳宗透過了阿財娓娓道出在早期,種香蕉是個賺錢的投資,甚至許多蕉農都開名車,農會或郵局的人都對蕉農們畢恭畢敬,台灣甚至還被美稱為香蕉王國;可惜後來台灣的香蕉相繼感染奇怪的傳染病,又遇上菲律賓、新加坡等種植香蕉的國家大量地傾銷自己國家的農產品,台灣的香蕉業漸漸沒落,價格甚至爆跌,蕉農們辛苦的種植香蕉,卻往往遭到不肖中盤商的剝削,以低價向蕉農們大量收購香蕉,再以高價賣給零售商以賺取價差,消費者並不覺得香蕉有特別便宜,蕉農們卻是個個苦不堪言。即使如此,阿財還是載了一整車的香蕉北上給兒子跟媳婦當結婚賀禮,對他來說,這一串串黃沉沉的彎月,是他辛苦守護的驕傲。

在劇中導演也表達了傳統農村裡的親子問題,屏東一個傳統的小農村終究留不住阿勇,十五年前阿財與大勇在無法溝通理念的情形下大吵了一架,大勇負氣之下離家往台北發展,十五年間兩人無任何連絡。透過編劇巧思安排,在遇雨的旅程中好心收留阿財一晚的年輕人,也跟自己的父親吵了一架,兩人聊天過程中阿財發現,原來這個年輕人也不願意繼承家裡的農田而負氣出走。婉拒了年輕人要載他去台北的好意,阿財喃喃道出了心聲:「我想要自己一個人去台北,算是彌補我十五年
前的錯誤。這十五年來,我們沒通電話,也沒寫信,我當作沒他這個兒子,難道他也當作沒有我這個爸爸?」語氣中透露了寂寞與懊悔。而大勇在一路尋找父親的過程,也一度因為找不著而失望地落下淚,故事簡單卻深刻地描寫傳統親子間缺乏溝通的問題;在另一方面,《芭》劇也很有默契地跟《海角七號》探討了相同的議題,也就是現代農村年輕勞力流失的問題,只可惜這個議題在劇中只有輕輕帶過,並沒有做更深一層的探討。

議題紛雜 評價兩極

《芭娜娜上路》播出後正反意見呈現兩極化。與《芭》劇相似的劇本是1999 年一部感動美國人的片子 《The Straight Story》,也是敘述主角開著農用拖曳車尋親的故事,仍有部分觀眾認為像《芭》劇這樣的故事雖有創意,但仍過於牽強,戲中也出現了許多不合理的地方,例如開著鐵牛車從屏東一路開往台北。整部片似乎要探討超過一個以上的議題,可惜並未著墨太多,仍比較著重於劇情的發展。飾演阿財的林宗仁演技仍然停留在茂伯一角身上,雖然在與大家互動方面表現生動,但在獨角戲、以及扮演一個失意父親內心戲的表現上,比較沒有那麼到位。整部戲在宣傳的手法方面亦有些爭議之處,宣傳人員在片子播映前似乎透漏太多劇情,導致看完網路上的劇照就可以大概了解結局是什麼。

即使劇情過於牽強,主角對於角色的揣摩並不如預期到位,《芭娜娜上路》仍有許多值得令人一看的理由。劇中屏東農村裡可愛村民的表現、阿財旅程中美不勝收的景色、細膩且恰到好處的配樂、以及用郵件來做成片頭的創意性、還有在劇中令人會心一笑的小笑點,讓《芭》劇仍有相當程度的可看性。相較於《練習曲》,這是一部更具人情味與反思性的公路電影。

記者 王成宇
    內心10歲   外表15歲   實際年齡卻已經是20歲的幼稚小鬼 夢想中的世界是   坐在墾丁廣大天空下    吹著海風聽著海浪聲 一客咖哩豬排飯不加辣     薰衣草奶茶半糖去冰   謝謝 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文字能夠帶給誰什麼    畢竟靈光這種東西總是 突然   口休   的一聲   就出現在腦袋   所以大部分的時間    咬文嚼字不是我的專長 缺點可謂一堆   無腦鬼   愛哭鬼   美術白痴   沒耐性不喜歡等人   不夠勇敢之類 習慣了安靜以後    很多話反而說不出口 愛不單純   世界上的人目光總是太狹隘    愛很單純    世界上的人腦袋總是太複雜 能不能有天大聲說出積壓在心底已久的故事   對我喜歡的人   對我討厭的人 而不是只能碎碎唸的說著一些靡靡之音     讓自己心煩    讓自己沉默 開始喜歡上旅行    旅行能夠讓人成長   能夠訓練我方向感   還能多出很多文字無法描述的感動 過了多年再踏上同一個地方    總會微笑想起   原來這個地方    那年夏天   我們一起來過 寫稿是會呼吸的痛   但我想我會努力撐過這學期    包括編輯台的地獄期 對自己好一點吧    很多人對我這麼說    我也對自己這麼說            
記者 王成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