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期

西方凝視下的印度意象

自二○○三年金磚四國(BRIC)的概念被提出後,作為其中一國的印度(India),嶄露頭角的態勢遂勢不可檔。文化上有著悠久歷史,加上本身的神秘色彩使得印度受到各國的矚目,早在多年前便透過各種影像媒材出現在世界媒體平台之上。而透過傳播工具的進步與思想變遷,印度發展出更多元的意象,透過他者凝視的轉述與改編,有些呈現方式雖仍帶有極大成分的文化刻板印象,卻也為印度帶來了新的思考與審視。

西方凝視下的印度意象

記者 陳怡秀 文  2009/04/05

自二○○三年金磚四國(BRIC)的概念被提出後,作為其中一國的印度(India),嶄露頭角的態勢遂勢不可擋。文化上有著悠久歷史,加上本身的神秘色彩使得印度受到各國的矚目,早在多年前便透過各種影像媒材出現在世界媒體平台之上。而透過傳播工具的進步與思想變遷,印度發展出更多元的意象,透過他者凝視的轉述與改編,有些呈現方式雖仍帶有極大成分的文化刻板印象,卻也為印度帶來了新的思考與審視。

國家地理頻道運用《超級城市──孟買》、《寶萊塢超人》、《日落寶萊塢》、《印度的打火英雄》與《印度香辣美食與節慶》五集一系列的專題,構築他者對印度的想像。(圖片來源)

從影像接觸印度的西方觀點

好萊塢在一九八四年推出《魔宮傳奇》(Indiana Jones and the Temple of Doom),此片為賣座電影印地安那瓊斯系列的第二部作品,內容描述考古學家印地安那瓊斯被捲進一宗印度邪教的孩童誘拐事件,故發展出一連串的冒險旅程。該片於當年奧斯卡與英國金像獎皆獲得最佳特效獎的殊榮,在國際知名的影評網站IMDB中也獲得了7.4的評價。然而在光彩底下,電影文本卻存在著白人至上的東方主義作祟。舉凡印度土著破爛裸露的穿著、生吃蟒蛇猴腦的飲食習慣、赤手掏心的邪教儀式等,為求娛樂效果皆未經考據,只是抱持著優越的救世主態度,一廂情願地將印度原始、野蠻化。這樣的觀察與概念,於早期電影的戲劇媒材中總有意無意地流露。

而二○○五年由美國出品的電影《情誘色香味》(又名《濃情戀人香》,The Mistress of Spices),運用印度風情的包裝,表現出迷樣而瑰麗的異國情調。劇情主要圍繞在天賦異秉的「香料使女」緹蘿身上,緹羅前來美國開設香料店,藉著特殊的天份幫助迷網的人們,但同時也需嚴守戒律,直到遇見了一個令她心動的男人,平靜的生活便開始走樣。透過人與香料大量的對話,以及「不得與他人有肌膚之親、不得存有私慾,與不得離開香料店」的種種禁忌,傳達出西方人凝視印度時總先入為主地帶入超自然神祕色彩與保守束縛的想像。

 
寶萊塢對於禁忌戀情的著墨亦不在少數,但國外電影往往能用更開放自然的態度呈現,《愛在加爾各答》即大膽不避諱地處理了情慾場面。 (圖片來源)
然而國外影像對印度的挪用與取材,並非只停留在嘲諷與醜化的「蔚為奇觀」。二○○七年時由台灣片商所策劃的城市漫遊影展中,象徵印度的電影乃由《愛在加爾各答》(Shadows of Time)代表出線,但這部電影卻是德國導演佛羅芮加倫柏格(Florian Gallenberger)的作品。有別於寶萊塢載歌載舞的熱鬧喧騰,佛羅芮運用低沉靜默的調性表達一個錯身一世的愛情故事,而為了赤裸地表達兩個各自婚嫁卻仍相愛的男女情感,不避諱地放上交織長吻與飯店偷情的場景。

這對於視接吻鏡頭為禁忌的傳統寶萊塢,勢必會被貼上「傷風敗俗」的標籤,但無可否認的是,撇除不同民族性的文化慣例,單就情緒的連貫性而言,《愛在加爾各答》的確表現得較一般寶萊塢更貼近現實,讓觀眾愈加心領神會,也使得這部「德印混血」的電影能帶領觀眾進入更深一層城市風景的仿真氛圍中。

而今年最受矚目的電影《貧民百萬富翁》(Slumdog Millionaire),雖然在劇情上線條柔和,最後也不免俗地演出一段寶萊塢傳統的載歌載舞,卻在場景上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揭露貧民窟中的真實,呈現出充滿髒汙、落後、近乎於非人地獄的底層生活,也為此受到來自印度當地不小的抨擊,認為該電影刻意醜化印度的國際形象;卻也有另一部分的人認為,雖然電影只是想像出來的產物,但透過該片在國際上的知名度越高,令更多人了解當地的狀況,就越能施加壓力,促使在上位者正視貧民窟問題。

印度現實面  鏡頭下呈現 

從被攝者到攝影者,這些小小攝影師拿起象徵權利的相機,透過赤誠不造作的影像,懷抱主動性述說自己的生活故事。(圖片來源)
不過對於印度的凝視並不僅止於劇情片的表現上,二○○四年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長片的《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Born Into Brothels: Calcutta's Red Light Kids),即用含蓄卻有力的方式,表達出印度加爾各答紅燈區中的孩子們對於現實生活的徬徨無措。導演澤娜布里斯(Zana Briski)身為攝影師,運用自己最熟悉的方式──教導他們拍照,讓受訪的孩子們以最直接的方式呈現自己複雜的生活面貌,也替紀錄片本身注入一股力道。

這群孩子生長於最複雜的環境中,透過他們的照片作品與童言童語,突顯出印度紅燈區中的貧窮問題,以及性工作者家庭為生活而不得不為的無力感。一直以來,當地與該政府不可能主動談及的議題,透過紀錄片的形式做出無言的控訴,也讓觀眾發現印度人民真實生活的殘酷無助。而紀錄片的作用即在履行告知義務──透過鏡頭的陳述,發掘一般人無法觸及的部分。

同樣的概念亦出現在國家地理頻道,即近日推出一系列名為「貧窮新富翁」的印度專題。然而這看似弔詭的名稱,除了借用《貧民百萬富翁》的人氣,實則突顯了印度本身的複雜性與矛盾性。為數五集的系列中,運用主題式手法,以交通運輸工具、寶萊塢電影文化、公職人員及飲食節慶等類別框出印度的社會文化特質。其中以寶萊塢為題的專題便有兩則,在在顯示了印度電影對當地文化、社會之影響力。

風光一時  幕後貧困依舊

系列中,《寶萊塢超人》描繪了當地替身演員的生命故事。替身演員在電影的製作中作為少不了的角色,卻無法在螢光幕前享受和明星相同的待遇和喝采,而他們之所以無法受到保障,源自於人口過剩,本著「沒有人是無法取代的」的實際想法,於是喪失了拒絕的權力。同樣的情形,其實也發生在明星身上。印度電影市場的需求量龐大,明星的產量亦多,故而造成了許多曇花一現的風光時刻。對於這些一片明星而言,從沒沒無名到一炮而紅,再從無限風光到門前車馬稀的世態炎涼,中間的差異龐大到無法想像,專題之一的《日落寶萊塢》細膩闡述了「一朝春盡紅顏老」的無限淒楚。透過一個個人生歷程,讓總是沉浸在五光十色中的觀眾,得以揭開總是完全地隱蔽在現實生活背後,影中人獨自嚥下的無奈與不安。

擁有社會責任意識的作品,往往期待在影像中履行告知義務,透過鏡頭的陳述,企圖發掘一般人無法觸及的部分,傳達意念,但接下來的後續又該如何進行,當地演員或被紀錄者的處境該如何改善,遂成為難以處理的尷尬課題。在《貧民百萬富翁》獲獎無數後,世界各地看似更加關注印度,然而在關心之餘,卻出現「貧民窟觀光團」之流的產物,使得影片本意遭受曲解,又再度淪為「觀異」,消費貧窮;而《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的其中一名主角普莉緹,也在日前被發現,諷刺的是,紀錄片的風光並未保障她的生活,反而在影片得獎的隔年便普莉緹再度步上母親的後塵,成為性工作者,榮耀歸於他者,她卻只是曇花一現。

雖然有報導指出,兩部影片的導演皆有運用片子帶來的利益來資助影中孩童學費、生活費,但在大環境底下尚存有文化、社會等變因,如何改善並非一蹴可幾,也非外國導演所能著力。金磚四國被預言為「在二○五○年將超越現在世界上大多數最富有的國家」,印度在經濟仍努力嘗試起飛,但如何解決內部問題、改善積累已久的負面形象,使他國影像不再運用高姿態的角度詮釋印度,或者無須他人提醒便主動發覺不足之處,這些皆為印度必須著力的焦點所在。

記者 陳怡秀
陳怡秀,咻咻,又或者是issue。 總希望可以一輩子停留在18歲的狀態,但事實不允許的情況下只好乖乖當個傳科系大三。 眷戀文字,卻也討厭絞盡腦汁,不定期表演何謂江郎才盡,但這學年仍努力想成為個稱職的電子報寫手。 迷戀電影成癡,除了恐怖片以外接受一切類型,尤其偏愛寶萊塢的用色大膽與瘋狂歌舞。 觀看棒球成狂,但始終搞不清楚投手投出的球路叫什麼,一到球場便進入歇斯底里狀態。 不奢望世界和平,亦不期待改變世界,最大的夢想是成為真正的文藝青年。
記者 陳怡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