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期

一八九五 戰爭與淚水止步

1111

一八九五 戰爭與淚水止步

記者 曾韋澐 文  2009/04/05

一八九五,台灣流滿鮮血的年代,是中國甲午戰爭敗亡所引發的另一場腥風血雨。期待和平接收台灣的日本,遇上了民族情操強烈、抵死反抗冀求祖國支援的台灣,一場無法避免的抗爭於是展開。這場抗爭犧牲了和平的機會,也賠上數以萬計的生命,為台灣史留下一筆充滿血腥與悲哀的記錄。
 

《一八九五》描寫台灣乙未抗戰的史詩電影,以戰火及淚水交織重現令人惋惜的年代。
圖源:一八九五官方部落格

始於無奈 被迫鎮壓

抗日悲劇由苗栗銅鑼的客家聚落為起點,此地的客家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染布耕織的生活能夠自給自足,除了抵禦土匪劫盜的攻擊外,生活平和無擾。然而清廷於甲午戰爭戰敗後簽訂的馬關條約,將台灣澎湖割讓給日本,打亂了這個村莊原有的平靜。銅鑼鄉的秀才吳湯興(溫昇豪飾)被台灣民主國封為義軍統領,與頭份武館的徐驤(吳皓昇飾)、北埔天水堂的姜紹祖(張書豪飾)一同率領各自家鄉的青壯年,為抗日行動獻力。不料台灣民主國只成立十三天便瓦解,唐景崧與丘逢甲落逃之餘還要求吳湯興繼續死守,於是這群義軍在糧食短缺之虞也面臨後方無支援的困境,要繼續與日抗戰實為困難。
 

戰爭對於能久親王來說是涅槃經裡描寫的地獄,而這樣的地獄卻要在他手中成真,他感到非常的不捨。
圖源:一八九五官方部落格
然而,在義軍為保護家園而拿起竹竿刀劍時,日本政府的立場卻僅是想和平地接收台灣。日本能久親王(日比野 玲飾)首登台灣時,便讚嘆福爾摩沙之美,期望日本櫻花能夠在此樂土綻放;而日本軍醫森鷗外(貴島 功一郎飾)在查探台灣人民時,也以「人民純樸且可愛」上報親王,動人的音樂背景之下,日本軍營裡並無侵略之氣。《一八九五》洗白了以往歷史課本裡被黑化的日軍形象,日本政府並非蠻橫暴戾,即使在義民的游擊攻勢中痛失軍力,能久親王為求和平,還是多次招降義軍,但都勸降未果,直到得知其他來台軍官全軍覆沒後,才不得已展開鎮壓。這說明了日軍從和平接受台灣到以「無差別掃蕩」的軍令對付抗日義軍與無辜人民的無奈。

英勇氣節? 匹夫之勇?

從《一八九五》裡可以得知,這場乙未的血腥戰爭其實是可以避免的。軍火強大的日軍並無發起干戈之意,但是認定將要「占領」台灣的「東洋番」是敵人之後,義勇軍們便拋家棄子地要為漢人的榮耀而戰。戰場上每死一人,伴隨痛苦而來的是更強的仇恨,需要以更大的殺戮來平息憤怒,悲劇於是不斷蔓延。從民性韌性的角度看來,英勇抗日、不輕易就範人們總是被歌頌有氣節,但是能夠有和平共處的機會,為何不把男子氣概用在保存自我文化之上?可以在被統治後試著與日本協商,即使非得要改日本姓、說日本話,若真有一份頑強的氣節,並非只能透過「在戰場上抵抗不屈」來展現。保家衛國是重要的,但在實力懸殊的狀況下,蚍蜉撼樹只是白白送死,而沒有了性命,又拿什麼談什麼家與國?
 

吳湯興之妻黃賢妹,在劇情之初即顯露不畏土匪的勇氣,為其後劇情裡展現的堅毅性格做了最佳伏筆。
圖源:一八九五官方部落格
而在以吳湯興為首的義勇軍背後,是無數在家鄉辛勤耕種以供軍糧的妻子,扛起整個氏族重心的母親們,在乙未抗日的戰爭裡,她們並不是被保護的弱小。吳湯興之妻黃賢妹(楊謹華 飾)在戰爭前曾經遭到土匪綁架,拿出刀子防衛的她顯現了剛強不服輸的個性,在操持家務方面也多有自己的主見,是個受家僕們尊敬的女主人。而戰爭展開後,她與女人們耕田,遇到收穫不足的情形時,毅然賣掉以往夫妻兩人想蓋學堂而積存的手飾財寶,換取軍糧給丈夫所帶領的義民軍,並親自帶領婦女扛著食糧前往前線支援,所做作為都顯示了她堅毅的個性。而被土匪綁架的丫環英妹(許安安飾),並不怨嘆命運弄人,凡而在土匪幫裡找到了自在的生活,並跟隨土匪大哥加入了抗日行動,拿起武器與同伴出生入死。
 
在《一八九五》裡可以看到客家女性火水兩相並存的個性,吳湯興之母操持家族大業,對自己的兒子被官府要求上戰場雖然感到無理,但並不反對兒子效國的理想,可是在支持兒子的同時也雇起養活家族的大局,不輕易把糧食全數供給軍糧,而在媳婦黃賢妹要給丈夫送糧支援時,一句「用這些糧,去把我兒子換回來吧!」足見其對兒子的不捨與關愛。同樣的,姜紹祖的母親在要把最後一個兒子送上生存渺茫的戰壕時,沒有鼓舞也沒有不捨,僅用「天水堂有我!」告知兒子不必擔心家業,展現其令人敬佩的風骨。《一八九五》雖以年代為名,戰爭為題材,但劇情刻劃戰爭裡數不盡的淚水、動人的親情實為精緻,且毫不矯情造作。
 
電影中的主旋律不斷以各種風貌回響著,同樣曲子經由不同的樂器演奏,時而輕柔溫婉、時而悲愴傷人、而在整齣以戰爭歷史為主軸劇情中,有時更是濤瀾壯闊,這似乎在訴說著相同的歷史,如果可以從新來過,以不同的角度去思考敵我的立場,《一八九五》的悲劇是可以用和平取代戰火的。委屈求生命之安全並不一定是懦弱,適時的退步是種睿智而非膽小做為,為求一世之名而斷送生命,以另一種角度來看只是逞兇鬥狠而非真英雄。而這從勝利的日本來看,「戰勝並不是件榮耀的事情,凱旋的隊伍應該以葬禮的儀式進行。」日本軍醫森鷗外在尾聲的默哀道盡了無限對生命的惋惜,也再次點明了本部片的主旨,以生離死別的情感來審視與和平擦身而過的悔恨,《一八九五》是一部令人省思的反戰電影。
 

記者 曾韋澐
鮪魚、鮪魚片、愛之味鮪魚片、鮪魚罐頭、鮪魚聰明蛋,怎叫都可以, 這位是一個看起來有點討厭不好接近,沒事就在發呆睡覺的大嬸, 但其實她沒那麼沉默,有時候還蠻吵的,吵到想要叫她閉嘴, 不過她本人倒不否認她是個大嬸,最喜歡碎碎唸碎碎唸碎碎唸...   大嬸是個平凡人,一眼看過去不會記得她的樣子, 就是個路人系的,還是有點討厭的那種路人角色。 她以前曾經青春過,小時候想當老師肖想了很久, 可是現在社會越來越多該死的死小孩她就放棄了, 也曾經想要當個家庭主婦,帶著小孩子歡樂的看卡通, 可惜新女性主義唸太多就不想結婚了... 心智年齡50歲,大嬸只想要好好的過日子, 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無憂無慮安份地過日子, 為此解決電子報對她來講是一份很大的挑戰。   大嬸很愛家,但是有太多機車的事情阻止她不能回家, 除去那些鎖著人喉嚨、壓得人喘不過氣的事情, 休息的時候,忙裡偷閒偷閒偷閒偷懶的時候, 大嬸喜歡看動畫漫畫,沒日沒夜地沉溺著, 也喜歡聽歌或著是畫畫,沒心沒肺對不起自己地消遙著, 但大嬸說:這是讓自己再苦難中依舊能堅強活下去的生存之道!(藉口) 對了大嬸最近被下了重蠱, 變本加厲地更加沒日沒夜、沒心沒肺、極其囂張地放縱著, 大嬸說那是她的幸福請不要干預,但我很擔心她... 如果你/妳是大嬸的好朋友的話, 看到她不寫作業不預習,半夜三點還不去洗澡不去不睡覺... 揍她一定要揍她把她打醒!!! 幸福也是需要等價交換的,大嬸應該會懂。  不過除此之外就真的不要干涉她吧!哇哈哈!   以上。正值青春年華二十歲卻很大嬸的少女獨白。
記者 曾韋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