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期

Tastes of Drinks

三種曾經很喜歡喝的飲料

Tastes of Drinks

記者 王成宇 文  2009/04/05

 

 

                                                  
                               What can you only drink in your memory ?   攝影/王成宇

輕啜一口就有的感動,記憶總是最沉重的行李,怎麼樣也帶不走,到底是愛上了這樣的口味,還是只是眼淚堆積而成的習慣?


純真  青草茶

一架,兩架,三架,你們曾傻傻的在廣大的天空下,互相比較著誰將劃過天際的飛機抓下來吃掉比較多,並深信只要吃掉一百架飛機,那時在心中默許下的願望就會實現。同樣熱愛著英文,在國二換了新的導師之後,你們一起成為了負責教授英文的她的寵兒,常常在老師面前為了模擬考的答案而爭論不休,卻又在考完試後哈哈大笑的把一切都拋在腦後。第一次令你感動的聖誕節卡片,是她寫的那些話,「K,這張卡片是我挑很久的,我覺得你跟其他男生不太一樣,心思比較細,我們會一直是好朋友,對吧!」

R喜歡看書,因為她你認識了痞子蔡,因為她你開始一起迷上哈利波特;R喜歡音樂,因為她送你一張CD當作生日禮物,你作夢也想不到到現在你還支持著這個亞洲女子天團,因為她彈得一手好琴,沒有音樂底子的你認識了理察克萊德門,甚至愛上了「夢中的婚禮」。交換日記是你們心中的小祕密,雖然當時在班上開始流行寫交換日記,但只有你們整整寫了三本,寫下對念書的煩躁,寫下對班上人物的八卦,寫下你們天馬行空的夢想。「我最近開始喜歡喝青草茶,淡淡青草的味道真的很好。」R有一次這麼對你說著,甚至還將自己筆名取為青草,你雖然不斷的取笑她,自己卻也開始默默喝著青草茶。

「K,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是不是喜歡R啊?」已經回答到厭煩,你們心中一直都只有真正友誼的存在。R交了男朋友,但你們的關係卻未曾改變,只是她流淚的時間變多了,你們相處的時間變少了,你開始覺得R有祕密藏著你,甚至當R為了朋友的事情受傷,而又跟男友吵架時,你不在她身旁,反而跟她鬧脾氣不理她。R開始遠離你,即使你道歉,曾經那樣熟悉的感覺,再也回不來了。

恣意的騎著單車馳騁,呼嘯而過的河堤在後,隨手一罐青草茶,不顧一切的遠離,或許R已經坦然,但你始終沒有勇氣去面對那樣的自己。你明白這一次,終於連她也離開了你,記憶裡只會剩下,曾經寫過的日記,還有早已習慣的,青草茶的味道。

 幼稚  水果茶

即使不懂規則,我仍在場邊賣力的替她加油,因為我知道在場上賣力奔跑的她,正展現她最帥氣的一面。一個漂亮的轉身切入上籃,暫時領先對手結束上半場,場邊加油的同學們紛紛上前遞水,她的眼神卻仍四處張望。「D!接住!下半場加油啊!」隨手扔出一瓶水果茶給她,而她回了一個傻笑,這是我們的默契。

D會跟我變熟算是不可思議的過程,高二下剛轉進新班級的我知道她是校女籃隊長,也常常因為去找高三的男友不在班上,雖然報告會在同一組但卻覺得她話少的恐怖,直到畢業旅行。升上高三的大家在第一次模考後快樂的出去畢旅,奇妙的是我們開始變熟,很多路我們一起走、一起探險、一起聽歌、一起傻笑。從畢旅後我們接觸變多了,D開始每天給我一張小紙條,分享著她或我的世界,或是班上的一切,才了解原來她可以很幼稚,原來她的字跡有兩種,原來當我班際球賽輸球時,只有她敢默默陪我走回教室。因為她我比較常去打籃球,因為我她開始學羽球,因為晚自習我們都開始愛上水果茶。

高三的生日收到一封家書,第一次看了眼淚就掉了下來。還記得在畢旅烤肉時我不小心燙了她一個疤,「K,如果我也在你手上給一個疤,很久以後,你會不會不忘記我?如果你要我不忘記你我想你已經成功了;小小的疤,曾經痛死我的毛,就像你,曾經走入我的世界,謝謝你,生日快樂!」班上的人總是斷言我喜歡D,但我們心裡都清楚,我們只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我突然從D的生活裡消失了。不論寫信、傳簡訊、透過同學幫忙,我在D的眼裡找不到熟悉感,只是陌生。「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失去了。」我給D的信裡寫著。「我已經,不在乎會失去什麼了。」D這麼回我。我開始反省,原來我一直被動的給予很多東西,卻忘了去真正在乎朋友的感受,只是習慣著有D的存在,卻很少在乎D心裡真正的想法。D和我講和,在我大哭過一次,搞砸了兩次考試之後,慶信我們能一如往常,我想我學到了很多,也更珍惜我們的友誼。

兩瓶水果茶,兩個幼稚的小鬼,南轅北轍的個性,打亂彼此不在乎的世界,D不經意的付出讓我學到好多,原本在不同的水平線上也可以因為努力而有了交點,雖然在畢業典禮上我還是沒有哭,但我一直想告訴D這麼一句話,如果你要我不忘記你,我想,你成功了。


熟悉   冬瓜拿鐵

難過的,不是那些忘不掉的回憶,而是總以為已淡忘,卻在一如往常的日子裡,突然闖入腦裡的畫面。

B和K是相像的,在很多地方,至少跟很多朋友比起來,K覺得B更像自己的兄弟。K像個小孩,因此雖然差了一屆,但K和B卻仍像朋友般相處。K還記得第一次見到B是他跑來房間借麻將,後來B和K因為社團的緣故漸漸變熟了,K開始覺得對B有種熟悉感,所以接觸開始慢慢變多了,即使身旁的友人總是嘲笑著他一定喜歡B之類的話,K明白那始終是種如故友般的熟悉感。

K一直喜歡夏天,但更喜歡這個跟B一起瘋過的夏天,兩個人第一次看到南部乾淨的那片海,閃閃發亮的眼睛,還有馳騁在花蓮縱谷公路上,因為想睡覺而沒戴安全帽的K,最後兩個人一起被警察攔了下來。K喜歡逛夜市,因此只要每次出去玩一定要去夜市,B喜歡冬瓜拿鐵,甜甜的冬瓜茶圍繞著濃濃的奶香,雖然偶爾會在夜市裡買到瑕疵品,但他仍甘之如飴。因為B是個稱職的嚮導,K開始嘗試去接受他討厭的那個城市,即使這個城市物價很高,天氣很爛,至少他多了一點熟悉感,至少熟悉的B在這個城市。

K喜歡海邊。第一次K聽著海哭的聲音,也聽著B的啜泣,兩個人隨著海浪聲天南地北的聊著好多好多的事情;第一次K不知道該跟B講什麼,在B受傷了很久之後;第一次K為了找到失蹤的B,像個傻子般的在他不熟悉的城市中尋找B;第一次K在B面前不再堅強,雖然K本來就是個愛哭鬼;第一次K和B一起被一個城市騙了,卻仍有滿滿的收穫。

B離開了,在K生日後一天。B離開的那天,這個城市下了雨,K一時還反應不過來,畢竟他們才剛一起旅行回來,第一次,K感到手足無措。像個可笑的孩子般,K害怕就這樣失去一個好朋友,也害怕再也遇不到難以言喻的熟悉,他開始不顧一切的向前跑,嘗試不管用盡任何方法都要把B找回來。B已經關上了他的內心,也關上了他的熟悉,或許他看不到K多麼在乎他,身旁有多少人在乎他。

K累了,變得沉默了,脆弱了,一陣風都能把他的眼淚吹下來,可是他始終相信著那份熟悉感,相信很多第一次,相信記憶裡冬瓜拿鐵的味道。他們都有路要繼續走下去,至少在下個回憶的路口,K相信,他們還能再碰頭。「再跟我去聽一次,海哭的聲音吧!」輕啜一口冬瓜拿鐵,K這麼相信著。

 

記者 王成宇
    內心10歲   外表15歲   實際年齡卻已經是20歲的幼稚小鬼 夢想中的世界是   坐在墾丁廣大天空下    吹著海風聽著海浪聲 一客咖哩豬排飯不加辣     薰衣草奶茶半糖去冰   謝謝 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文字能夠帶給誰什麼    畢竟靈光這種東西總是 突然   口休   的一聲   就出現在腦袋   所以大部分的時間    咬文嚼字不是我的專長 缺點可謂一堆   無腦鬼   愛哭鬼   美術白痴   沒耐性不喜歡等人   不夠勇敢之類 習慣了安靜以後    很多話反而說不出口 愛不單純   世界上的人目光總是太狹隘    愛很單純    世界上的人腦袋總是太複雜 能不能有天大聲說出積壓在心底已久的故事   對我喜歡的人   對我討厭的人 而不是只能碎碎唸的說著一些靡靡之音     讓自己心煩    讓自己沉默 開始喜歡上旅行    旅行能夠讓人成長   能夠訓練我方向感   還能多出很多文字無法描述的感動 過了多年再踏上同一個地方    總會微笑想起   原來這個地方    那年夏天   我們一起來過 寫稿是會呼吸的痛   但我想我會努力撐過這學期    包括編輯台的地獄期 對自己好一點吧    很多人對我這麼說    我也對自己這麼說            
記者 王成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