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期

桔醬滋味 勾起母親的味道

公視人生劇展

桔醬滋味 勾起母親的味道

記者 王成宇 文  2009/04/19

 

                                                                 細妹與榮新坐在新房子前。(圖片來源:影片截圖)

 

在竹苗山城成長的客家孩子,可能忘記山風,忘記油桐花開的情景,但絕不會忘記那一小小碟金黃色的醬汁裡,有著母親在金桔盛產季節中,親手存下來的愛。在傳統與現代交會的世代,《桔醬的滋味》藉由一位客家母親,緩緩道出現下世代人們的親子問題,也生動的表現出母親對孩子無怨無悔付出的特性。

 

以喧譁的市場當作開場,細妹有活力的在市場裡賣著東西,收攤後快樂的搭公車回家,即使在車上還不忘興奮的與司機攀談,在台北工作的兒子要回來了!轎車緩緩開進老家,細妹早已按捺不住跑出來迎接,終於見到最親愛的兒子榮新以及他的女友靜軒。細妹忙著下廚,忙著招呼客人,卻忙得不亦樂乎,下完廚後更是貼心的在廚房裡獨自進餐,避免小倆口的尷尬。

細妹得知隔天一早榮新就得趕回台北工作,於是連夜趕工做出兒子最愛的桔醬,而靜軒對於老家的一切雖總是臉掛著笑容說著好新奇,卻在住在老家的這晚透露出了對這裡的不習慣,也顯示出了與榮新之間生活文化的差異。為了榮新結婚後做準備,也為了不在親家面前丟臉,在送走榮新後細妹下了一個決定,她決定要拿出老本來在老家旁的那塊地,蓋一棟房子給兒子跟將來的媳婦。細妹開始著手尋找建築師傅,卻因為資金不足屢被拒絕,最後終於透過友人輾轉找到一位退休的建築師,但建築師卻不願意幫忙。

透過朋友的遊說,建築師了解了細妹想蓋房子的動機,因此決定接下這個工程。兩個人從挖地基、架鋼筋、灌漿砌牆全部自己來,終於比預定時間提早了二十多天完成。細妹高興的到台北探望兒子,打算給他一個驚喜,卻發現兒子因為工作關係,下個月即將要去紐西蘭,並且會和靜軒在當地完婚。努力靠著雙手蓋好的房子卻用不到了,回到老家的細妹,坐在新房子裡的樓梯上,難掩失望的啜泣了起來......

 
打破傳統 形塑新穎客家婦女

顛覆了傳統客家母親命運乖舛、哀苦悲慘的形象,導演陳以文讓細妹以樂天知足、順應時勢的形象扮演一個新視代的客家母親。在新世代價值觀的衝擊下,許多傳統的父母親開始學著改變自我因應潮流,但孩子們卻往往無法等待改變中的父母而一味的朝更新的世代邁進。與西方文化不同的地方是,東方文化對於孝順和父母親的情感是根深蒂固的觀念,因此導演在劇中特地安排了一個外籍總經理,極度不解為何榮新寧願留在台灣陪母親而不願帶著母親前往紐西蘭。即使有著濃烈東方文化,台灣卻也不免與西方國家相同逐漸邁入高齡化社會。受到過多西方文化洗禮,現代人愈來愈少去重視老年人的問題,而許多人更是在成家立業後與父母關係漸顯疏離。

傳統文化的崩離在《桔醬的滋味》裡也是值得省思的議題。劇中靜軒雖愛著榮新,努力學習有關客家人的文化,卻始終希望婚後能定居紐西蘭而非榮新楊梅的老家。這樣的情節亦反映了台灣傳統文化正漸漸流失中。從父母及長輩身上得到了傳統的文化或技藝,靠著親子關係一代代傳承下去,這樣的文化保存方式卻在現今的台灣遭受了挑戰。《桔》劇除了讓觀眾能體會母親偉大的一面,也讓人能好好省思如何在傳統與現代中尋求一個平衡點。

《桔醬的滋味》將細妹塑造成與以往傳統形象不同的客家母親,卻仍帶有為子付出、歡喜做甘願受的本質。丁也恬飾演的細妹身上有著傳統客家婦女的特質,例如不怕吃苦一磚一瓦的砌出房子;純樸且可愛的個性更使她成了劇中的靈魂人物,高興的時候會掉淚,悲傷的時候卻又堅強的將微笑掛在臉上,直到情緒崩潰。吳中天在劇中飾演榮新一角,平常無論是與母親或是女友相處起來總是略嫌呆板,但在最後一幕與母親的擁抱上情感表現的相當細膩;反觀姚采穎在劇中要飾演喜歡榮新卻無法融入客家文化的女孩,不只表現一般甚至沒有給人較強烈的印象,演出技巧可能還得多加磨練。


電影元素多元 配樂結合潮流

文化的融合是《桔》劇裡很重要的一個元素。在劇中細妹大多使用客語與人攀談,卻仍不時夾雜帶有客家腔調的國語;菜市場的朋友們多使用台語;而榮新與靜軒多使用國語,面對總經理時則使用英語。在這樣語言交雜的一部戲裡,導演處理起來卻無明顯衝突感而使觀眾仍能很快融入整部戲的情感中。在台灣這樣多元文化的社會裡,本來就不可能存在著單種語言的環境,因此導演貼近了現實生活的情況,甚至是將現實世界的縮影放進了這部劇中。

《桔》劇中使用的配樂給了這部劇很大的特色。有別於傳統客家山歌,偏流行性且輕快的客家歌曲隨著劇情播放,給人一種全新客家文化的感受;尤其是最後一場戲,當榮新站在新房子前,而媽媽緩緩來到他身後,兩人見面相擁而泣,背景樂緩緩唱出《頭哪毛的色》更襯托出母子間溫馨的親情,也顯示了這部劇帶有濃厚客家風味的特色。

與另一部公視人生劇展《艾草》相比,或許《桔醬的滋味》社會議題性並不是那麼強,探討的文化層面可能也比較單純,但《桔》劇在處理感情的部分上較為細膩,以客家婦女為主題也顯現了特色性較高,比較能帶給觀眾不一樣的感受。親情,就像桔醬的滋味,酸中帶甜,那熟悉的味道,是一輩子也無法忘記、記憶裡母親的味道。

記者 王成宇
    內心10歲   外表15歲   實際年齡卻已經是20歲的幼稚小鬼 夢想中的世界是   坐在墾丁廣大天空下    吹著海風聽著海浪聲 一客咖哩豬排飯不加辣     薰衣草奶茶半糖去冰   謝謝 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文字能夠帶給誰什麼    畢竟靈光這種東西總是 突然   口休   的一聲   就出現在腦袋   所以大部分的時間    咬文嚼字不是我的專長 缺點可謂一堆   無腦鬼   愛哭鬼   美術白痴   沒耐性不喜歡等人   不夠勇敢之類 習慣了安靜以後    很多話反而說不出口 愛不單純   世界上的人目光總是太狹隘    愛很單純    世界上的人腦袋總是太複雜 能不能有天大聲說出積壓在心底已久的故事   對我喜歡的人   對我討厭的人 而不是只能碎碎唸的說著一些靡靡之音     讓自己心煩    讓自己沉默 開始喜歡上旅行    旅行能夠讓人成長   能夠訓練我方向感   還能多出很多文字無法描述的感動 過了多年再踏上同一個地方    總會微笑想起   原來這個地方    那年夏天   我們一起來過 寫稿是會呼吸的痛   但我想我會努力撐過這學期    包括編輯台的地獄期 對自己好一點吧    很多人對我這麼說    我也對自己這麼說            
記者 王成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