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期

新舊之間 人類自己的戰爭

結果大師專訪寫不出來 這次寫作時間也留不夠多... 總編們對不起了 我能補寫多少就補寫多少

新舊之間 人類自己的戰爭

記者 余建良 報導  2009/05/03

 右側是X-men當中幾個著名的角色,在電影三部曲內出現的有(由左而右)Colossus、Beast、Cyclops、Wolverine、Storm、Archangel、Nightcrawler,至於左邊那些...則是Marvel常見的串門子 圖片來源:官方網站

 

善惡兩派是脅迫下的無奈
Mutant(變種人),新一代人類擁有舊一代人類(Human)永遠不可能擁有的超能力,在人類歷史中突然出現,世界突然處於新、舊人類交雜相處的情況。舊人類為了保障自己相形的弱勢─新人類不可知的超能力─而以「安全」作為號召,對新人類可能產生的威脅發起了一連串的運動,脅迫新人類的生存權力,針對這些舊人類不安、恐懼而發起的自衛行動,新人類分成兩派:既然新人類的出現是歷史邁進的必然,那麼適者生存,舊人類理應成為歷史,以Magneto(萬磁王)為首的一派如此,而Professor X(X教授)則認為舊人類會學習、成長,新、舊兩者終有共處的可能。

《X-men》的世界裡面,新人類因此分作兩派,但更多新人類是為舊人類莫名的敵意感到困擾的,這些敵意造成的威脅迫使他們不得不作出判斷,選擇繼續與舊人類共處、或者成為滅絕舊人類的一份子,但是面對這些選擇的孤獨、無力才是他們真正的處境,而這些為生存而被迫作出的選擇,沒有純粹的善、惡可言,每當面對舊人類的敵意,新人類所作的一切,不過只是想保留生存的權力而已。

 

主角換人 配角升格
在《X-men》第一集當中,在電影最初Wolverine(金剛狼)於酒館的鬥毆便察覺了大環境之下,舊人類對新人類的的能力感到恐懼而充滿敵意,當酒館老闆舉起散彈槍指著Wolverine腦門,竊自以為掌握情勢卻被Wolverine反掌一爪,將散彈槍砍成三截的那刻,那付驚恐的表情乍現,表現出手無寸鐵的舊人類束手無策的處境,而遑論Wolverine的能力─再生、骨爪─在Mutant當中僅只滄海一粟而已。《X-men》三部曲的序曲便以一位生性孤僻、暴躁Mutant─Wolverine─劃開序曲。

相較於漫畫以Cyclops(獨眼龍)為首的X-men組織活動所進行故事的方式,電影以Wolverine作敘事主軸,相對於Cyclops高大、理性、團隊至上並且使用光線攻擊的高貴氣息等標準形象而言,Wolverine的個性以及利用鋼爪穿刺敵人的戰鬥方式顯得有些低俗,但這一切並不影響Wolverine的超高人氣,即便在漫畫當中,Wolverine並非X-men組織當中最初的幾位,而是新增的角色,但是人氣之高,甚至出版了以Wolverine作故事主軸的《Wolverine-origin》漫畫及電影。

Wolverine可謂是X-men當中標準的反英雄人物,他的形象與個性一反傳統英雄的形象,身材矮小而體毛濃厚、一意孤行而毫無團隊可言,但卻是X-men當中最受歡迎的人物,或許正是因為Wolverine一反英雄常態,但仍執善固執,集令人又愛又恨的兩項衝突特質於一身,所以使得他如此令讀者著迷,電影則忠實的呈現Wolverine的角色特質─除了身高之外,強調視覺效果的電影仍然選擇更動人物設定,以當今的電影技術並非無法透過後製,達到改變演員身高的效果,但最終Wolverine在電影中身材高大,而非漫畫當中矮壯。

 

更多發想空間的善惡兩派
Wolverine在系列電影中雖然列為要角之一,但其實並非擔任影響故事情節的角色,更多時候是在受害者、執行者兩個身分之間的轉換,所以觀眾可以Wolverine的角度去了解《X-men》電影的故事情節發展,以大環境作故事軸線:第一部為了拯救舊人類的救援任務、第二部逃脫政府消滅Mutant的行動、第三部則是兩派Mutant的戰爭,無一者與Wolverine具有直接關聯性,而透過這樣的編劇方式,《X-men》以三個角色的切換撲成故事內容:Professor X作為X-men組織代表、Magneto作為另一激進派的代表、Wolverine則代表Professor X以下的變種人,相較透過兩個角度、或者側重其中一者的敘述方式,透過三者於故事內份量相近的敘事方式,《X-men》電影企圖營造正派、反派兩者之間並非全然相對、而亦無絕對善惡的效果,以電影第二部前往水壩拯救Professor X一情節為例,兩派人馬為了Mutant的生存因此合作,而「政府決策」雖不在三者當中,但卻是劇情走向最大的推手,劇情則主要是Mutant在政府決策下的反應。

以情節的安排、或者劇情效果而論,商業電影似乎難以跳脫善、惡兩者對立的形勢,即便《X-men》的情節特殊,善惡兩者不過保守、激進的差別,但塑造正、反兩派的差異仍然相當顯著,撇除立場部分不談,以兩派角色的外形、能力而論,Mystique(魔形女)藍色皮膚、無自己外形、倚靠模仿變身,Sabretooth(劍齒虎)嘶吼、無語言能力等形象,使得Magneto一派角色相形晦暗,尤其相較X-men一派角色操縱氣候、雷射線、念力,二元對立同時也是觀眾習以為常用以塑造角色的方式,只是以《X-men》而言,善惡若被角色本身的外形所侷限,那以這部作品特殊的環境氛圍而言,僅以二派劃分Mutant的立場這樣的做法相當可惜。

《X-men》電影的翻拍提供了我們關於Marvel漫畫更多的想像空間,畢竟與其他改編系列不同,在同一時空出現眾多角色並表明各角色之間的立場、個性,著時考驗編劇的實力,雖然《X-men》電影的角色略有修改、簡化,第三部失去前二部光彩,企圖營造兩派對立的戰役,而過度壓制角色的發揮,除了修改前二部已有的角色特性、第三部出場角色亦因此缺少發揮的可能等等缺失;前二部有掌握到〈X-men〉漫畫中的角色性格,營造電影當中兩派對立,但同時又在大環境下不得不作出選擇的無奈,而若只以表現這一部分而言,以第二部最為人稱道。改編電影勢必得背負包袱,不論是觀眾的期待,或者原著成功所給予電影版本製作的壓力,為了要將故事敘述完整,或者再次海撈一筆,改編電影拍攝續集或者再次翻拍的狀況已不是少見,改編電影品質參差也非一日兩日的事情,以第三部而論,雖然第二部早已鋪陳了拍攝第三部的伏筆,但捨棄前二集善惡兩元模糊、對立卻掙扎的內容,而跳至第三集善惡對立,終至兩派發生大戰的結局,企圖營造Mutant大戰作為第三部賣點,《X-men》電影的收尾似乎轉的太急,也轉的太大了。

記者 余建良
  我是個愛唱反調的人,就是不喜歡像別人說的那樣 就算被唱衰也會全力以赴,用行動叫人閉嘴 鬥志高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但是身陷在MSN和BBS的時候,就無三小路用了(多半時間如此) 神經有點大條,應該說多半時間是不喜歡用大腦,其實心思細膩 基本上就是個需要鬥志,不然就懶散起來的人!
記者 余建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