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期

《十歲笛娜的願望》尋找幸福

影評

《十歲笛娜的願望》尋找幸福

記者 葉曉昀 文  2009/05/10

布農族稱母親為「笛娜」。《十歲笛娜的願望》主角為一位年僅十歲的布農族小女孩-佩玲,由於家庭因素,佩玲一肩擔起母親的角色,照顧家中年幼的弟妹。劇情除了呈現孩子渴望母親的陪伴的心,也藉由發生在這幾位姐弟的故事,帶出原住民部落所面臨的各種問題。

《十歲笛娜的願望》影片中的主角佩玲。圖源/影一製作所部落格

本片以真實的布農族故事為題材改編而成,由塞德克族的馬志翔負責編劇和導演。馬志翔本身為原住民,過去為演員,近年則嘗試執導戲劇,又以原住民相關議題為主,試圖由創作中喚醒大眾對原住民的關注。

連續兩年都在金鐘獎上獲得肯定的馬志翔,仍不停以原住民為主題來創作,《十歲笛娜的願望》即為他第一部嘗試導演的短篇戲劇。劇中主角佩玲因母親外遇離家、父親酗酒過世,因此和弟弟、妹妹們投靠部落的唯一親戚大伯。大伯和伯母平時靠粗工勉強維持生繼,但仍盡力讓佩玲四姊弟擁有家庭的溫暖。隨著大伯痛風日益嚴重,家中生活越來越困頓,家中最小的弟弟里安,報名參加電視台「幸福家庭計畫」的節目。對於小朋友來說,什麼是幸福?他們最大的願望聽起來簡單,卻又令人感到辛酸。

 

城鄉貧富差距 部落孩子成弱勢

長時間在外工作的大伯和大伯母,每天早出晚歸,三餐和照顧弟妹的工作即落在大姐佩玲身上。早餐是非常稀的沖泡牛奶,午餐由學校供應,是一天最豐盛的一餐,每天吃完午餐,姐弟們就會將剩菜打包,回家當晚餐。對於正在發育中的孩子來說,這樣的食物份量根本不夠吃。影片中不只一次呈現,下課時里安跑去找佩玲:「姊姊我肚子餓了。」對照現實生活,馬志翔曾經說過:「請大家去非洲救人之前,先救山上的小孩吧,他們連營養午餐都沒得吃。」台灣貧富差距的問題存在,山上原住民需要大家的關注。

伯父、伯母平時靠粗工賺錢養家,靠勞力賺錢不但危險又辛苦,工作時日長,賺得錢卻不多。這也帶出原住民教育問題,現在越來越多原住民希望自己的小孩能讀好書,不要留在部落作工,有成就後靠智力賺錢,不要靠勞力。但還是有許多部落家庭,比較不重視孩子的教育,寧願孩子下田幫忙耕種。過去部落有自己的生活模式,以自己的生活方式也能維持平衡,但外來文化入侵之後,必須要面臨生活型態的轉變,以現今社會環境來說,要脫離較困苦的生活狀態,就必須好好念書,離開部落討生活,若守著傳統生活型態,似乎很難脫離靠勞力的生活循環。

 原住民部落中,隔代教養或是因為無力扶養小孩,而將小孩送養的情形普遍存在。一般來說,小孩多導致經濟開銷大增,於是父母離家,長時間在外地工作以掙錢因應開銷,家庭教育就交給小孩的祖父母來負責,或是無力負擔而直接將小孩送養。這些情形對孩子成長過程不免產生影響,有些孩子因此出現偏差行為,日後難以導正。另外,也有如片中情節一般,小孩受環境影響反而更成熟、懂事。父母不在身邊,除了無法給予孩子適當的教育,父母在家庭教育中的地位更是無法取代。影片中大伯雖然待他們如親生子女一般,但四姊弟心中仍然存在一個小小願望-擁有「笛娜」的陪伴。

 

簡單卻遙不可及的願望 

「啪!啪!啪!」「噢呦!又壞了啦!」每次鏡頭帶到家中情景,幾乎都是姐弟們坐在地上看電視,家中大人長時間不在家,陪伴孩子們的就是電視,也是他們的娛樂來源。也是由電視綜藝節目,讓他們起了報名參加「幸福家庭計畫」的單元。只要伯父挑戰成功,他們就能獲得價值二十萬元的家電和一個願望。佩玲姐弟們的願望,聽起來簡單,對他們卻又是那麼遙不可及。當佩玲說出願望的一瞬間,頓時可將片中各段情節串聯在一起:某天晚上佩玲出去找還沒回家的里安,回家的路上里安牽著她的手說:「妳當我的笛娜好不好?」;發現親身母親住處的佩玲,偷偷寫了一封信想投到媽媽的信箱。種種片段頓時一幕幕的湧上前,體會到孩子最單純的願望…… 。

導演馬志翔和片中三位小演員合照。圖源/影一製作所部落格

挑戰成功的一家人,當然獲得了價值二十萬的家電用品,鏡頭回到鄉間的木造房屋內,小小的房子內擠了與其他擺設不同的高級冰箱、電視等,一打開冰箱卻發現裡面都是作業簿和散亂文具,冰箱對他們來說不過是另一個大型書櫃。電視台送禮物固然好,但是也許不是他們最需要的,生活窮困吃不飽的時候,冰箱又能儲存什麼呢?

他們依然過著原本的生活,片中所呈現的問題也依然不停存在著。也許就如同導演馬志翔所期待,藉由戲劇將問題呈現出來,只要有人看了影片就能開始思考些什麼、能做些什麼那就達到目標了。

原住民不是一般愛喝酒的形象而已,當中存在的許多問題其實都環環相扣,小孩生太多,導致必須離家賺更多錢,於是,家庭教育無法兼顧,小孩依然離不開較辛苦的生活,不停一直循環下去,問題終究存在。由於漢文化的入侵,在無法不受影響的情況下,部落面臨改變,只是這些改變過程所產生的問題要如何解決,需要有人發覺和關注,以期望獲得更好的改善。

記者 葉曉昀
我想 自我介紹 總是說不出什麼真實的自我   可以說我喜歡電影 因為可以幻想進入劇情裡體驗多種人生 可以說我喜歡旅遊 因為世界這麼大 我想看更多和我周圍不一樣的事物 可以說我喜歡聊天 因為總是可以從別人口中得到些什麼   可以告訴大家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 但也都只是當下屬於我的一小部份 思想隨時在變 有時其實也不懂自己   一直認為自己不是一個能獨自表達所有感覺的人 偏偏電子報就像是寫作文一樣 只能我告訴你 沒辦法即時的你來我往對話著 不能一邊溝通一邊報導 對我是始終是挑戰 我說了喜歡聊天喜歡對話 要了解我還是來跟我對話吧
記者 葉曉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