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期

真正的人《賽德克.巴萊》

...

真正的人《賽德克.巴萊》

記者 黃湘茹 文  2009/05/17

在《海角七號》五億多的驚人票房下,打開了導演魏德聖的知名度,也將導演一直以來想拍攝《賽德克.巴萊》的夢想慢慢推向實現的終點。這原本默默無聞的故事《賽德克.巴萊》,歷時將近五年後,終於預定在今年年底開拍。

 

如果有人逼你去忘記你不該忘的東西,你應該反抗,你應該戰鬥,你不該讓自己變成被豢養的野獸,因為在沒有信仰和自由的肉體,靈魂會因困乏而死去。  圖:圖片來源

 

 

「這是我們的山唷!
這是我們的溪唷!
我們是真正的賽德克‧巴萊唷………」

 

根據《海角七號》導演魏德聖原著劇本改編而成的小說《賽德克.巴萊》,在嚴云農的文筆轉換下,景色及人物神韻描繪鉅細靡遺,在閱讀的過程中,彷彿故事一幕幕自動在腦海中成影。作者嚴云農的描繪,讓環抱原住民的山林雖幻化成文字,卻也讓人能從一個個接連的文字,感受到山林具體的美。在書中開頭即有一段文字敘述著:「由秋天管轄的微風,是一雙時而溫柔、時而粗暴的手。它輕輕拂過那片原本沉默的松林,讓它們的身子微微顫抖,抖落了零星的松針,抖落了空氣的微塵……」而嚴云農這樣的文字,卻也在敘述殘暴的歷史戰爭中,更顯得殘酷、血腥。

 

透過歷史事件 更顯民族意識重要

《賽德克.巴萊》的故事主要在陳述歷史上赫赫有名的「霧社事件」。當年日本統治台灣後,覬覦山林中豐富珍貴的資源,在一次次的武力鎮壓下,終於侵入原住民賽德克族的部落中。雖已統治整個山區,也將日本的文化引入,設置教育所、醫療所、郵局等文明設施,希望同化所有原住民。另外,更禁止賽德克族長年的GAYA (祖靈)信仰,要他們徹底忘記自己原有的文化,進而對日本產生認同感。但雖說是同化政策,實際上日本官方對於原住民卻早已存有偏見,認為原住民是未開化的一群,並直呼他們「生蕃」甚至「野蠻人」,對待族人的態度也常夾帶著鄙夷和暴行。而這些行為長年下來,卻只讓賽德克族人更加團結,力量更加強大,對日本的反抗行動更有著堅定無比的決心。

本書以著名歷史事件為背景,卻不僅僅只描述一個事件,也敘述了許多原住民傳統文化的精神和意義。對賽德克族來說,GAYA是他們生存的真理,而紋面是一種榮耀,也是死後的身分識別。賽德克族的男子必須展現自我的狩獵技巧,當成功出草獵回人頭,才具備在下巴紋上頤紋的資格;而賽德克族女子則必須精通編織的技巧,當受到部落長老的認同後,才能在兩頰刺上頰紋。當擁有出生即刺上代表「生命」的額紋,以及代表「成年」的頤紋或頰紋後,即成為賽德克‧巴萊─「真正的人」,將來死去後,才能通過彩虹橋光榮地會見祖靈。而故事即從莫那魯道十五歲的紋面儀式揭開序幕,讓人從開頭即了解年紀輕輕的莫那,生來體內即流著勇士的血液,目光極具威嚴,令人尊敬卻也令人恐懼。

日後的抗日行動,最終雖宣告失敗,但其過程卻展現出賽德克族的堅毅,而這精神不僅止於步入戰場從容就義的勇士們,賽德克族的婦女、小孩個個都有著犧牲奉獻的節操,婦女為了減少糧食的消耗,集體出走在林中上吊自殺;孩童不願苟活,也寧可戰死沙場,書中莫那也曾說:「我們賽德克人的驕傲是建立在堅固的靈魂上面,只要我們的靈魂像深山裡的神木一樣屹立不搖,即使是死亡,也只會像春天的微風一樣,讓我們舒暢!」人在擁有堅定的信仰下,面對任何事物都能產生無比的勇氣。賽德克人心中對GAYA的信仰,使他們毫不屈服於日本強勢的武力下,他們所維護的尊嚴,日後也為世人所動容。

 

魏德聖所拍攝《賽德克‧巴萊》的五分鐘試映片。    來源:影片來源

 

 面對生死 力求一線生機

《賽德克.巴萊》一書除了在敘述莫那魯道的英雄事蹟外,對於「生存」也有著深刻探討。面對生存所做出的抉擇,每個人並不是一致相同的。莫那的女兒馬紅親身面對「糜爛性炸彈」所帶來的恐懼後,一旦出現生機,即便相當微弱也握緊不放,她想拯救族人,只是選擇相反於父親和兄長達達歐的道路─投降,心中卻一直帶著愧疚,書中說到:「活下來的人並不見得比死去的人來得輕鬆……那些害怕死亡的人儘管躲避了死亡過程中的折磨,卻得在他心臟跳動的每一秒裡,接受生存這件事的凌遲,尤其是心中帶著愧疚的人,要活下去其實也要有很大的勇氣。」達達歐對於馬紅的選擇並不怨恨,因為她的選擇並沒有錯。

另外,達基斯面臨生存,也有著長時間的掙扎。他從小即接受日本教育,被取名為花岡一郎,成績相當優異,原先想當老師,卻在日本的分配下進入警局,雖然成績亮眼,位階卻始終在最底層,當一個身穿日本軍服的原住民,在日本人眼中依舊是蕃仔,在族人面前卻也得不到認同,在這兩個族群之間,達基斯始終無法往任何一邊前進。之後雖選擇幫助莫那魯道,也得到賽德克族的接納,但最終卻還是選擇身穿日本和服自殺,書中描述:「對於被自己捨棄的那一部分,人難免會產生虧欠感。一旦決定做出,那種不能再擁有某些事物的失落會瞬間加重自己對於『失去』的眷戀……」達基斯以日本皇民型態生活三十多年,要捨棄任何一方都相當為難。

這些對於生存的掙扎、抉擇,在《賽德克.巴萊》書中描述詳盡,除了莫那魯道等賽德克人的憤怒、壓抑、到爆發,對於日本方面決策的轉變也以時空交錯的方式表達出來。《賽德克.巴萊》所撰寫的歷史故事早已撼動人心,而如何將這英雄傳奇以影像重現在觀眾眼前,如今已是許多《海角七號》的愛好者對於導演魏德聖的期待了。

官方網站:賽德克‧巴萊

記者 黃湘茹
我是香菇,這是我從小到大完全沒變過的綽號。   我學過鋼琴,也學過畫畫,我想把這兩樣當成一輩子的興趣, 小時候只為了追求技術而練習讓我受不了, 所以我認為只有維持「興趣」的狀態下,才有可能持久, 當然能結合我的未來就更是好。   我喜歡聽音樂也喜歡看電影,電視對我來說更是從小的良伴, 別人說電視媒體充滿了腥羶色,但我覺得現實社會才是黑暗的可怕, 雖然說常看電視不好,但是接觸電視讓我知道現在的世界是如何轉動。   因為所有的媒體, 所以我喜歡胡思亂想,喜歡幻想充滿正面訊息的世界, 我不追求一定要特立獨行,我只想做我喜歡的事情。
記者 黃湘茹